Monday, January 7, 2013

笑面虎

我昨天忽然又想起他,想起他笑着跟我说:“xx啊,你害学校损失了百多块钱啊!”

他退休了那么久,我却可能会一生都记得这句话。

我为童军做了一个三天两夜的训练营,累到像狗一样, 脚上长满了水泡,然后他跟我说:“你害学校损失了百多块钱。”

是的,我害学校损失了出租礼堂的收入。那时候礼堂还没有冷气,一晚的租金才百多块钱。我在学校办训练营,礼堂不出租,所以学校少了收入。

从此,我每次一听到他的名字,我就心里默念:仆街!这是一个甚至我们家里有人意外去世都不批准我们申请两天假的“人”。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忽然想起他,或者说,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仆街会忽然进入我的思绪里。

今天,有人告诉我,他患上了眼癌,但不要治疗,因为不愿意摘除眼球。他用余生之力发出脑电波让我们想起他吗?

我想到学校的同事。为什么心地善良的人也一样患癌受苦呢?

6 comments:

  1. 我也是不明白,所以我也不想做好人了。

    ReplyDelete
  2. 我希望妳会忽然想起我,但——————


    我不希望那是我患上癌症的时候.....呜呜呜!

    ReplyDelete
  3. 丽莲:
    其实我们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只能由别人来批判。

    走过岁月:
    就是运气,对吗?

    moot:
    我也是第一次听到。

    苦妈:
    我每天都会想起你的,不需要“忽然间”想起。

    ReplyDelete
  4. shhh。。。。。不要乱想!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