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15, 2013

悲伤的歌

找不到干净的桌子,我们只好坐在台前扩音器附近。控制音响的大叔正在唱歌,虽然普普通通,但比我自己唱的好多了。我觉得可以接受,就坐下来。我一坐下就看到台后有愁眉苦脸的女人。我猜她是歌女。

我的身体不大舒服,情绪很低落。大叔唱着悲伤的歌曲。我很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

食物送来了,我把注意力转到食物上。轮到歌女上台了。我近距离看到她那张忧愁的脸。是个中年妇女,穿着紧身的黑色短裙,向我们展示已走样的身材。我看到她那两条细细的腿,想到>million女友说过的:苹果型的女人都是很好命的。

可是这个歌女满脸愁容。好命的女人需要去卖唱吗?我觉得她很可怜。她开口唱歌了。我开始觉得我很可怜。今天应该是很开心很浪漫的情人节,我为什么要受这样的折磨?

我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不停地流下来。

是大庭广众又如何?我真的很悲伤。

不是已经把不要的东西从prangin mall停车场顶楼抛下去了吗?抛到哪里去?是街道?是粪池?或者砸到行人……我这么矮,围墙那么高,我看不到。

为什么还那么痛?

五音不全的歌女唱了好几首歌,我的眼泪流个不停。为什么我要受这样的折磨?

她唱完后,终于轮到顾客大叔们上场了。我猜那是付钱点歌给自己唱的。我可以安心吃东西了。

大叔唱歌非常好听。可是,为什么他们要唱那么悲伤的歌?我的身体那么不舒服,我的情绪那么低落,我又继续流泪……

7 comments:

  1. 我看了妳写的,我也想哭了。妳可以借肩膀给我靠一靠吗?虽然悲伤的人、情绪低落的人、身体不舒服的人不是我.......⊙﹏⊙

    ReplyDelete
  2. 苦妈:
    我的肩膀不大,而且湿透了…

    ReplyDelete
  3. 幸好我比较喜欢吃杂饭, 不用坐下来听歌。

    ReplyDelete
  4. 歌女生涯本是梦,梦醒三更叫人泪!万里雾中迷糊去, 不知何处是儿家?

    ReplyDelete
  5. moot:
    我也是要去吃杂饭的,偏偏有人要在那儿唱歌。

    一介草夫:
    愁更愁……

    ReplyDelete
  6. 新年流流,何苦让自己愁上愁?早就该站起来走掉。

    ReplyDelete
  7. 薰衣草夫人:
    有些情况无路可走……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