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17, 2013

存在的,虚拟的,快乐与悲伤……

师傅约了我们初七去槟城看戏、吃饭、逛庙会。在餐馆见了面,珠珠问:“我们看什么戏?”

师傅说看A Good Day to Die Hard。珠珠大惊失色说:“什么?新年看die heart 这样的戏?”

我们当然没有看die heart那么不吉利的戏,我们看了一部超级夸张的个人英雄打斗片,笑到东倒西歪。现实中,我们是如此的脆弱无比……

看完戏,走出来,我们在扶手梯前停下来,珠珠忽然说:“哦,原来Subway 的中文名叫做天鼎香!”
这么有文化?我们很好奇,连忙转身去看。珠珠又多看一眼,这次她说:“咦?噢——”

我们大笑一场,又继续我们的行程——庙会。

我们被水泄不通的人群卡在路上,历经千辛万苦才走到阿姐的家。大家坐在里头喝咖啡,没有勇气走出去。我们得到一个新的经验:从门缝中看庙会的人潮。

她们对今年的庙会很失望,逛了两条街就说要回了。结果我们却走到银行街那儿的“12杯”去享受了千层糕和affogato 。

回程中遇到大塞车。我小心翼翼驾着车,默默地听着阿田跟副校长两夫妇发牢骚。她的不满太多,她很不开心。

一潭水为什么会变得污浊?因为有一根喜欢搅动的棍……可是别人为什么也要一起闻风起舞呢?

本来还要多载三个人的,幸好他们一听到要去庙会就决定自己驾车逃走了。要不然车里坐满那么多闻风起舞的人……很可怕!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阿田并不喜欢跟我聊天了。

6 comments:

  1. 阿田我认识。可是,师傅和珠珠又是谁?还有,affogato又是什么东西?哎呀,我跟妳有代沟了.....我不要呀!!!

    ReplyDelete
  2. So what is the Chinese name for subway really?

    ReplyDelete
  3. 有时候“埋错堆” 是那么的痛苦的。

    更可怕的是,我发现耳塞也无法阻挡这些"聊天“。

    ReplyDelete
  4. 苦妈:
    affogato是……冰淇淋加expresso,就像蛇加乌龟一样,都是爬虫类,我们是没有代沟的!

    小庄:
    subway有中文名的咩?

    精彩的人生:
    每天都有节目,很开心。

    moot:
    我连耳塞也没有,所以专心驾车,不喜欢听的就充耳不闻。

    ReplyDelete
  5. 你的朋友,绿黑都不会分,看错隔壁去了。。。^^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