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5, 2013

不知羞耻的草

有一天,有一个人走过生活技能室,看到我在浇水,就问我:“你有没有种含羞草?”

我想哈哈大笑。我们是乡下人,对含羞草只有痛恨,哪有可能会去种它?难不成她要学外国人,把含羞草当盆栽植物来种?

她说她要给学生看的,因为科学课里有教到含羞草。

我无法告诉她,家里有还是没有,因为有时候有,有时候没有。老爹没喷农药的时候,围墙外常常会冒出这些令人讨厌的植物。不过现在有人要它,大概就不会出现了。

一般上都是这样,事实上真的是这样的。围墙外果然一棵含羞草也没有。但却在庭院里发现了一棵疑似含羞草的物体。
我把它拔起来,随便种在一个花盆里。但无法相信这是含羞草,因为不管我怎样摸它、拍它、打它、掴它……它都无动于衷。

我想,或者只要我有坚强的信念,它就会变成真的含羞草。

假期过后,竟然又在生活技能室外的树下发现了另一棵一模一样的“含羞草”。我以为这样可以有交待了,虽然我始终无法想起那个向我要含羞草的人是谁,但我可以不屈不挠地问每一个科学老师,一直到我找到她,把“含羞草”交给她为止。

我走过去,要确认它是含羞草。我摸它、拍它、打它、掴它……

它一动也不动。

我得到一个结论——这个念头,不只是人类不知羞耻,连含羞草也一样不知羞耻了!

含羞草绝种了!科学老师,你们死心吧!

7 comments:

  1. 黄火焰树的样子也是这样的。。。你想怎么样?

    郊外偏僻一点的地方,都有含蓄草,甚至有比人还高的含羞草灌木。

    ReplyDelete
  2. 变了!变了!人心变了!世界也变了!

    ReplyDelete
  3. moot:
    不用到别的地方,我这里就够偏僻了,这些植物我屋外都有,但最近刚喷了农药,要等一段日子才会再出现,

    薰衣草夫人:
    所以植物也变……态了?

    ReplyDelete
  4. 妳酱暴力哦~~

    我是乌龟,如果被妳酱对待,我都不会把头缩进龟壳,我会一动也不动“刮”住妳!

    ReplyDelete
  5. 苦妈:
    我很温柔地摸它、拍它、打它、掴它……跟暴力一点也沾不上边的,你一定要相信我,看着我的眼睛!

    ReplyDelete
  6. 哦,放大后看,真的是含羞草。

    太小的有时候会“不害羞”,被碰多了,累得无法害羞。

    ReplyDelete
  7. 假含羞草-紅合歡

    有時候,是否會看到長得很像含羞草的植物呢?當你去碰到這種「假含羞草」,葉片並不會合起來,這時候才發現那植物不是含羞草。

    這種植物是美洲合歡,也叫做紅合歡,常被我們誤認為含羞草,但並不是。可是它有許多特徵跟含羞草有點小相似。

    01.相似的部分:產於南美巴西,也屬於含羞草科灌木,羽狀複葉,花冠同含羞草呈圓球形。

    02.不同之處:含羞草會閉合但紅合歡不會。它們由於實在太相似了,怪不得我們會搞混!

    ~路人甲~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