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19, 2013

记忆渐远

星期六的课外活动又被我三两下子蛇过去了。可怜的男童军们。其实心里是有点惭愧的。

到底是老师自己有心无力了,还是因为时代变了,有心有力的学生越来越少,老师就变成一条蛇了?
当我还在惭愧中,双头蛇kit就说请我和阿田吃晚餐。他们两人一碰面就喜欢话当年。他们的当年是kit念幼稚园的故事。

经过学校时,我也想起当年的事。我跟kit说:“这所学校是某人曾经穿上花衣裳演妖怪的地方。”他念小学的时候,我让他表演西游记里头的妖怪。

kit一听就开始跟我翻旧账。他记得的事情比我多很多。听他旧曲重温一件一件说出来,我又想起那很久很久以前的事。

kit自嘲像个老人家,他时常回忆小学的事情。我勉强还能够记得跟他们在一起度过的时光,真要功归于他。

我跟他说:“你看,我们竟然曾经有过这么快乐的回忆。”

他可能怕我看穿他那颗老人般的心,就连忙用很虚假的语气说:“是咯,是咯,哈!”

的确是快乐的回忆,唯一的瑕疵就是出现了是非精。我已经没把是非精当一回事了,可是kit和阿田依然因各自的原因而对是非精异常厌恶。

他们两人聊呀聊的,总会聊到是非精。阿田问我:“你不会生气的吗?”

我脱口而出:“我的气……expired了!”

而且expired很久了。是非精又不是我在乎的人,哪会去记住他的恶行?阿田跟我相反,她只记得不开心的事,我只记得开心的事。所以我恐吓她,这些怨气会在她的身体里聚成肿瘤。

她说她办不到。kit竟然也说:“我跟她一样,很记仇的。”

二比一,这样我帮不了他们了。不过我可以转话题。kit又继续说着小学时的那些故事。他们每天休息时就跑到生活技能室来,也不知道是来找我,还是利用我的课室跟其他的童军们相聚,总之大家都很开心。

那是他们的童军老师还有心有力,有凝聚力的时候。

一切已经过去了。

回程中,经过那某名校。kit说:“这是我的二奶学校,因为XX小学是我的母校。”

我们当然不赞同他的歪理。他又继续想当年。最后他忘了防卫,就不自觉地说了:“我只有小学时的那三年是最开心的!”

我快点硬销我自己:“因为有我!”

他又用很虚假的语气说:“是咯!是咯!”

我继续领功劳:“因为我给你们机会让你们找到快乐!”

我提供了空间,付出了时间……
留下很多快乐的回忆。

不过一切已经过去,老师已经变成一条蛇了。

8 comments:

  1. 快点传授一下,怎么样expired掉的?

    ReplyDelete
  2. 快乐过去了,就会变成一条蛇?可是,为什么我会变成一只乌龟的?呜~

    ReplyDelete
  3. 开始话当年,意味着年纪渐长。

    ReplyDelete
  4. ccc:
    那些都不是我们在乎的人,脑袋会自动扫除他们。

    苦妈:
    你变成错误,再试一次。

    薰衣草夫人:
    对,那个喜欢话当年的人已经23高龄……

    ReplyDelete
  5. 真的老的时候是你不记得当年,无法话当年。。。

    ReplyDelete
  6. 小庄:
    那是脑退化症。。

    咦,我们说到哪里了?

    ReplyDelete
  7. 我很健忘的。当年的痛苦都忘记了,”过去的快乐“都没什么印象。
    我只记得下个让自己快乐的理由。 :-p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