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13, 2013

明知道是交通阻塞很严重的时间,我还是在5:50离开医院,阿嫣预测我会在八点到家。

说她是衰人,竟然这样诅咒我。她错了,我也错了。我在九点半到家。

终于尝到受困在槟城大桥上好几个小时动弹不得的滋味了。明明已经看到威省的陆地了,却无法抵达。不知为何地,就这样一直停在桥上,完全没有动静,从天亮等到天黑;从狂风暴雨等到雨停,大桥成了停车场,就这样好像要等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的样子。

我关了引擎,打开手机里的小说来看,心里却无法不胡思乱想——会不会真的受困四个小时?会不会明天凌晨才能回到家?那些肚子痛的人怎么办?尿急的人怎么办?

有一个年轻人真的下车往前走去了。

我不能丢下车子叫它自己开回家去,只好继续在车里看小说。心里当然是越来越烦躁。但跟受困在无法操控自如的身体里的灵魂比起来,受困在舒服的车子里,实在算不了什么。

当头脑还完全清醒,手脚身体却不受控制的时候,灵魂就被囚禁了。

我只是受困在车子里、大桥上而已……我必须冷静下来。我没那么厉害,我的冷静方式是发牢骚、发脾气,并且打电话给阿晴,吩咐她帮我把阿嫣捏到全身淤血黑青。

在大桥上parking了差不多两个小时之后,车子终于可以龟速爬行了。爬了很久很久之后,终于离开了大桥,看到了祸首。好像是树倒了,就像是把大桥的出口截断了。

我们终于逃出生天,踩足油门离开槟城大桥这个可怕的“停车场”。

心里怎么会不烦躁呢?只好安慰自己,只是受困在桥上差不多两小时而已,不是被大树击中,已经是很幸运了……

8 comments:

  1. 有那么多人陪着塞,也算不错了。换成是车子在荒山野岭抛锚,那才可怕。

    ReplyDelete
  2. 那里不塞车?不必塞到尿溢算好咯!

    ReplyDelete
  3. 就算不关桥事,我也试过在波列国的快速公路上塞过两个小时,都不懂哪里来的那么多车,那么屎的“快速公路”。

    ReplyDelete
  4. 原来大王也是 Pg lang!

    ReplyDelete
  5. 好可怜!如果我会游泳,就可以让妳坐上我的龟壳载妳回家了......

    ReplyDelete
  6. 冤枉!四个小时足够坐飞机来回东马一趟。。。

    ReplyDelete
  7. 小庄:
    我也是觉得那样比较可怕,所以也这样安慰自己。

    啤酒花:
    对,还可以东山再起^^

    薰衣草夫人:
    塞车很平常,在大桥上parking比较恐怖一点,想要弃车离去都没地方去……

    丽莲:
    哪来的这么多车,当然是拜万能国的超烂公共交通所赐。

    J Sky:
    Yalah!

    苦妈:
    这样我就要等到七月才能到家了。

    jb:
    我坐飞机去斯里兰卡才三个半小时。。。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