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7, 2013

苦海轮流浮沉

这一两年,代课老师好像都是男的。不过可能地球受污染太严重了,外观上来说,是一蟹不如一蟹,真令人失望。大头已经长得很抱歉了,后来又来了个头一样大但五官却小一个码的。学生还叫他“endao eh”。

“endao eh”的合约结束后,又来了个更加抱歉的“绝对忧愁”。“绝对忧愁”刚念完大学,应该还很年轻,但外表却完全像个中年大叔,还一整天愁眉苦脸,让人无法不怀疑教书生涯简直苦不堪言。

“绝对忧愁”的合约结束前,学校又自行聘请了一位代课老师。

天,更加抱歉!我以为那么巨大的一个身躯是个中年大叔。宝宝看到他那黝黑的皮肤,说以为是地盘工人,但一探听他的底细——竟然是我们以前的一个有名的问题学生!

这位洋名“阿伯”的学生当时白白胖胖,冰雪聪明,顶心顶肺,没有一个教过他的老师会忘记他的。

现在他回来当代课老师。其实他的正职就是补习老师。我听过他在六年级的班上发脾气骂学生,看来他也被学生气到顶心顶肺。

偶尔,学校还会叫“endao eh”回来代课一两天。“endao eh”坐在“阿伯”的旁边,看起来“endao eh”就真的很endao了,至少白白净净,笑起来还很可爱。

最近“endao eh”没有回来代课了。宝宝说是他的妈妈叫他不可以来了,因为学校里有老师会“撩”他。有一次我在买carry puff的时候遇到他,我跟他说:“帅哥,你要吃carry puff吗?我请你吃。”

从此以后他看到我就很害怕。我和宝宝猜,他大概不敢再回来代课了。他不是被学生吓走,而是被老师吓走的。

今天,我看到“阿伯”无所事事,不知道他被叫来学校做什么,就问他是不是大学毕业了。其实我以为他找不到工作。

他竟然说:“我没有读大学,只读到form 6 。”

他的UPSR考全科A,但他说他马来文差,所以上了中学后听不懂课文,课业追不上,成绩越来越差,最后STPM成绩差到不能申请大学。”

我心里很惊讶。小时了了,就是说他吧?

我问他还记得我们这些老师吗,他说大部分都记得。

我半认真半开玩笑跟他说:“我们以前被你气到半死,现在轮到你回来被学生气,活该!”

他笑着点点头。

我假假地说,开补习班也是一门事业,但“小时了了”这句话一直在我心里挥之不去。

6 comments:

  1. 结果帅哥被老师吓跑了?还好我不喜欢帅哥。
    那个只读到form6的猛男ngam我。几时要介绍给我认识?

    ReplyDelete
  2. 幸好你沒把话说出来,吓走了帅哥,还要吓走阿伯?

    ReplyDelete
  3. 你不给人家就是阅读障碍?

    ReplyDelete
  4. 不过那个帅哥有趣。。。我看是男生也想撩他,因为太好玩了。

    ReplyDelete
  5. 我小时候也是很了了滴,到大的时候就是钱包空了了,脑袋也空了了。。。(小时了了,大也了了)

    ReplyDelete
  6. 苦妈:
    那个猛男一走起路来就地动山摇,你确定ngam你?

    薰衣草夫人:
    帅哥今天又出现了,可见我吓人的功力还不够强。

    moot:
    原来你有特殊癖好^^

    jb:
    我很有钱的,脑袋里也装满了稻草,因为我小时候一点也不了了。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