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28, 2013

可爱小天使……

我因为被学生家长冤枉,忿忿不平去向训导主任吐苦水。

她无奈地摇摇头,然后告诉我她刚刚在处理着的案件。她在礼堂里捉了三个往别人的头上放纸屑的女生。两个招认了,还有一个死口不认。

但有那么多证人,怎么可能由得她抵赖呢?最后她跟训导主任说:“你说的是纸屑在别人头上,我是用的,又不是用放的。”

训导主任纪录之后,就叫她们三人在某个时间到办公室去见她。结果那个人的女生没出现。训导主任叫其他的同学去把她叫来。丢人女生不去就是不去。她跟她们说:

“叫训导主任来见我!”

Thursday, June 27, 2013

平平的脖子

今天下雨,只好让学生到食堂去钉木凳子。食堂的小贩就走来看。

一会儿,我发现其中一个小贩阿Kee蹲下来,想要帮某个男生钉。我跟她摇摇手,告诉她说:“不可以,必须要让他们自己做。”

阿Kee站起来,不好意思地说:“他说他不会钉。”

就是因为不会,所以才要学习。怎么可以由别人来代劳呢?我看看那个男生——唉,又是这个人。

每一班都有一两个不听指示的外星人。要耍杂技吗?

我蹲下来,再次教他正确的钉钉子的方法。他就自己动手钉他的木凳子。

我站起来,跟阿Kee说:“有些小孩子是不听指示的。”

阿Kee在食堂做生意那么久了,当然也知道小孩子没想象中那么天真可爱。她摇摇头说:“有些小孩子气死人的。”

然后她走过来看了看我的脖子,跟我说:“你的颈项还平平的,好咯。”

我不明所以。她用双手比了比自己的脖子,说:“你不要生气,以免颈项肿起来。我看到很多老师的颈项都肿了。”

哈!她不知道,脖子没肿的老师可能血管会爆。



Wednesday, June 26, 2013

考车很可怕

航航去考车回来说:“原来女生去考车是这么可怕的。”

其实可怕的不是女生,而是男人。

跟他一起去考车的女生遇到猪哥考官。猪哥考官在考驾驶的途中问了她一大堆私人问题,最后问:“你可以跟我做朋友吗?”

可能已经被吓到飙冷汗的女生说:“不可以!”

猪哥考官就立刻拿起笔在打分表上打叉、打叉、打叉……

可怜的女生就得重考了。

Monday, June 24, 2013

自讨苦吃

从礼堂出来,就感觉恶心、作呕,脑门好像被人用砖块砸过了。

头并不是很痛,可是恶心的感觉很难受。

不可能有人曾经砸过我的脑门,而我却那么迟钝没察觉吧?

或许是因为我在周会的时候偷看漫画书、玩面子书,又读小说?那么好看的黑色水母漫画藏在书包里,偷偷看,又不可以大声笑出来,憋得好辛苦。

光线又不足。看完漫画又上面子书溜达,只差没看完一本小说。

最后落得这样的下场。好难受。

  

我以后不敢在周会上偷看漫画书、上网、读小说了……

我要光明正大地做这些事情!


Sunday, June 23, 2013

地上的寂寞

航航打开手机里的照片给我看。我看到他的朋友在扫我家的后厅。
我大吃一惊:“为什么你叫别人帮我们扫地?”

我以为他虐待朋友。他说这是道德教育的功课。他们装模作样拍了各种各样的照片去交差。

而这张照片还充满了感慨,他的朋友一边扫一边说:

“哥扫的不是地,哥扫的是寂寞!”

Saturday, June 22, 2013

宝石无价

清洗鱼缸,见到里头的“钻石”碎片。这些鱼儿真幸福,有从斯里兰卡乘飞机来的宝石陪衬它们。

我其实是要买钻石的,因为大头说不需要金银珠宝,只要小小纪念品就可以了。有什么纪念品比钻石更小呢?

结果去到斯里兰卡,导游说:“噢,我们这里有各种各样的宝石,但没有钻石。”

Yes!这样我就有钱买其他宝石送给自己了。
我一眼就看中它,千挑万选之后,还是决定买下它。电气石,听都没听过,但却花了75美金买了,好像被下了降头。一转身才发现有人花了1000美金买了一枚紫色的星光蓝宝石戒指。

我的电气石顿时变得又卑微又寒酸。不过没关系,我可以骗人说它是红宝石。

可是钻石呢?为什么你们有各种各样的宝石,却没有钻石?这样我要用什么来填补我夸下的海口?

两天后,就有人来兜售“钻石”了。在那个山明水秀,号称世界上氧气最多的地方,有人拿了一袋的石英来兜售。

很多很多年前,马来西亚不是有人把石英误认为是钻石吗?我或者也可以用石英混过去了。

这样,我就买了两颗大大的“钻石”。
大家都是石头,比米粒大一点的电气石值75美金,像饭团那么大的石英石两颗值5马币。当然那颗一千美金的紫色星光蓝宝石也不会比寿司上的玉米粒大。

结果电气石被另一家珠宝店的职员误认为红宝石,还竖起拇指连声说了三次nice!所以我非常怀疑他们绝对有可能把电气石当作红宝石来卖。

而那么大的“钻石”乘飞机飞了两千多公里,被抛来抛去多次之后,终于变成很多颗——其中一颗裂成两半和很多碎片。

我骗大头:斯里兰卡的“钻石”就是这样的。反正大头也搞不清楚斯里兰卡到底是一个国家,还是印度的其中一个市镇。最后他选了裂成两半的石英石。

我把碎片放入鱼缸内。完好的那个一颗石英被收在玻璃橱里。一看到它,就忍不住想——长那么大有什么用?只值电气石的0.01,蓝宝石的0.001,真可怜。


Wednesday, June 19, 2013

阿泰说起她妹妹的旧家。她说:“好可怕,会有眼镜蛇的,这么大!”然后举起手臂比了比眼镜蛇竖立身体的样子。
这样看起来就像她看到的眼镜蛇是直立站着的样子。

我说我的家偶尔也有眼镜蛇,但没那么可怕,没站那么高。我用手掌比了比:“大概这么高。”
本来静静在吃早餐的宝宝忽然插嘴说:“你家的蛇哪敢站那么高?它们都知道那边已经有一条大蛇了!”

这个损友,竟然明察秋毫,发现了我的底细。

我只好承认:“是呀,那些蛇其实不是在吓我,它们是在跪拜我,在向我叩头。不过当它们看到你的时候,它们简直是头也不敢抬起来。”

宝宝说:“是呀,最大条的蛇就在这里,它们看到我根本是五体投地,悄悄地爬过去!”

难怪学校里没有站立的任何蛇类。

Friday, June 14, 2013

壁虎之谜

到陆路交通局去更新路税,走出来时,听到有个女人问:“壁虎是算有骨还是无骨的?”

我心里偷偷骂了一句:白痴!

那儿有人在摆卖杀虫药。应该是业者正在向路过的人推销这些专杀昆虫的毒药。

那个卖杀虫药的男人没像我这么暴躁。他很温和地跟那个女人说:“壁虎有骨的,它会跑掉的。”

哈!这些药毒不死壁虎是因为壁虎会跑掉,而壁虎会跑掉是因为它们有骨头?

这当然是我苦中作乐,胡乱歪曲卖药佬的言论。

那个女人却很认真。她问卖药佬:“那么,那些壁虎会跑去哪里?”

我晕!这个白痴女人!

卖药佬还是很温和。我听到他说:“它们会跑去……”

原来他真的是壁虎的代言人。

我不知道那个女人还会再问什么白痴问题,我可能会忍不住停下来送她很多白眼,可能被她打,只好快步走开。

Thursday, June 13, 2013

明知道是交通阻塞很严重的时间,我还是在5:50离开医院,阿嫣预测我会在八点到家。

说她是衰人,竟然这样诅咒我。她错了,我也错了。我在九点半到家。

终于尝到受困在槟城大桥上好几个小时动弹不得的滋味了。明明已经看到威省的陆地了,却无法抵达。不知为何地,就这样一直停在桥上,完全没有动静,从天亮等到天黑;从狂风暴雨等到雨停,大桥成了停车场,就这样好像要等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的样子。

我关了引擎,打开手机里的小说来看,心里却无法不胡思乱想——会不会真的受困四个小时?会不会明天凌晨才能回到家?那些肚子痛的人怎么办?尿急的人怎么办?

有一个年轻人真的下车往前走去了。

我不能丢下车子叫它自己开回家去,只好继续在车里看小说。心里当然是越来越烦躁。但跟受困在无法操控自如的身体里的灵魂比起来,受困在舒服的车子里,实在算不了什么。

当头脑还完全清醒,手脚身体却不受控制的时候,灵魂就被囚禁了。

我只是受困在车子里、大桥上而已……我必须冷静下来。我没那么厉害,我的冷静方式是发牢骚、发脾气,并且打电话给阿晴,吩咐她帮我把阿嫣捏到全身淤血黑青。

在大桥上parking了差不多两个小时之后,车子终于可以龟速爬行了。爬了很久很久之后,终于离开了大桥,看到了祸首。好像是树倒了,就像是把大桥的出口截断了。

我们终于逃出生天,踩足油门离开槟城大桥这个可怕的“停车场”。

心里怎么会不烦躁呢?只好安慰自己,只是受困在桥上差不多两小时而已,不是被大树击中,已经是很幸运了……

Tuesday, June 11, 2013

Cosplay

明天是星期三,也就是cosply穿制服的日子。教育局忽然硬起来,强制学生每个星期三都必须穿制服上课。厂商匆匆忙忙赶货,终于在今天把放假前订制的各种制服做好送来学校。

老师的制服一直停留在传说中的阶段。起初听说必须全体穿KRS的制服。大家很害怕,怕会被焗死。到时男童军的老师会穿着KRS的制服教导童军活动,天下一家。
但是,过了一阵子也不见有动静,后来又听说要做另一套公务员的制服,不过到最后什么都没有出炉。

来不及订购制服,或者根本不知道自己应该订购什么制服的学生只好穿……体育T-shirt?白衣蓝裤或蓝裙的学校制服反而不可以穿!

那么,每个星期三学生都穿着各种各样的制服来上课,他们课业就可以突飞猛进,品德变得异常高尚,前途一片光明,社会进步繁荣,国家有救了。

而制衣业更是欣欣向荣,厂家个个眉开眼笑,喜不胜收。

至于还没做好制服的老师呢?明天可以挖出陈年的中学校服来穿。反正教育局只是不让学生穿校服,又没说老师不可以穿校服。所以每个星期三,老师可以一起来cosply~

多好玩!
不过,也有可能会变成这样。
这是春丽作战穿的制服吧?

Monday, June 10, 2013

这样的……

当朋友们说要去印度的时候,我说:“什么?这样的国家你们也要去?我不要去,我不要看印度人!”

后来,她们转换地点,换成斯里兰卡,我糊里糊涂就答应了。妈妈说:“这样的印度人国家你也要去?”

我……我……我只好说:“那是佛教国家……”

我们去过更加落后的国家,经历过更辛苦的行程,但我们不曾遇过这样糟糕的导游和这么不诚实的旅行社。

导游是个叫做Namal的年轻人,师傅从网上读到其他游客对他赞许有加,所以就向当地的旅行社要求由这家伙来带我们。

或者队里有人说话的方式很难令人接受,第一天就得罪了这位EQ极低,超级小气的导游。他几乎不睬我们了!

第一天的景点本来是两个古城,Anuradhapura和Polonnaruwa,但是去了第一个之后,导游就说,其实两个古城是一样的,不需要再去第二个了。

但是我们已经付了两座古城的人门票,而这笔钱是不会还给我们的。

我们在第一天就做了个结论:xx人是绝对信不过的!千万不要跟xx人打交道!

我们异口同声决定,回来后一定要跟朋友们说:斯里兰卡,不去也罢!

风景美丽与否,行程辛苦或轻松都不是重点,一个烂导游就足于把游客美丽的心情弄坏,把自己国家的形象搞砸了。

我们每天早上吃了早餐后都还得等我们的烂导游起床。烂导游在巴士上也不向我们介绍或讲解各个景点的背景、故事。他都忙着讲电话。我们要发问也被他打断,甚至还教训了师傅一顿,气得师傅此次不再跟他讲话。巴士上还有一个跟车员,烂导游把他当作奴隶,除了带队,其他一切工作都由这个奴隶来做。

烂导游放我们自生自灭,结果害我们错过了观赏文化表演的时间。我们付了的钱当然也是拿不回来了。

到了观赏鲸鱼前的一晚,烂导游说:“对不起,我们明天没去看鲸鱼了,因为政府忽然宣布明天船不可以出海,因为有暴风雨。”

这一回,涵养极佳的洪小姐也按捺不住,跳起来发脾气了。观鲸是她们这一趟到斯里兰卡来的主要目的,她们万般期待,结果又被耍了。

我们已经付了的钱呢?美金30块钱,也休想取回了。

师傅和洪小姐很生气地上网查看,才发现五月开始就没有鲸鱼看了。

是的,有一种人,什么都先答应你的。明明没有鲸鱼了还是照样跟你收钱说带你去看。钱到了手之后出不了海是你自己笨蛋、倒霉!

那么这些被骗掉的$25+$25+$30怎样解决呢?我们的午餐原本是自费的,我们就要求用这些钱换成午餐,免得我们每天为午餐而烦恼。

结果,80美元原来在斯里兰卡只够吃两次午餐!

原来斯里兰卡是这么先进、消费这么高的国家!

Sunday, June 9, 2013

生日快乐

原来生日可以这样过。选最肥腻的蛋糕给妈妈吃,免得身轻如燕的妈妈被风吹走。
有人请吃美味的午餐,还有可爱的礼物收^^
下午就开车四个多小时去吊唁,然后送殡。
生与死……

Friday, June 7, 2013

斯里兰卡

强力推荐!


遇到烂导游,即使有仙境也没用了,何况是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