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28, 2016

白老鼠與蛋糕

买了一大堆做蛋糕的材料,刚好帅哥说要来,我就随口说我们一起烘焙爱心小蛋糕。帅哥不知道什么是爱心小蛋糕(其实我也不知道),他比较喜欢吃bahulu,所以就要求做bahulu。

帅哥目前暂时是闲人,所以一来到就一直问,要开始做了没有。我刚刚回到家,累到贼死,头脑有点短路,已经不能肯定bahulu的做法了,所以我们就乱乱做!
当我拿出搅拌器来装置的时候,才发现问题来了,只好胡乱装上两支不同功用的“脚”,竟然也可以用,但发出巨大的噪音,我和帅哥只好用喊话的方式来沟通。

那蛋液和糖打了很久都是黄黄的,一副发不起来的样子。我们两个差不多大厨就随随便便当做可以了,开始加入面粉。

搅着搅着,我忽然想起每次都是用自发面粉的,今天却用了普通面粉……呃……呃……到底对不对呢?我又担心了,连忙拿出自发面粉添进去,希望可以补救补救,结果材料变得很浓稠。然后……

然后我们就烘出了石头bahulu啦!

我们把责任全赖在搅拌器身上。是它没把蛋液打好,一切都是它的错。

帅哥把石头一般的bahulu从模子里取出来的方法竟然是一刀插进bahulu的肚子里,把它们勾出来。
好心横手辣的帅哥啊!

做了bahulu,我已经筋疲力尽了,头脑也依然短路。帅哥又催促我开始做小蛋糕。

爱心小蛋糕,不是要做给心爱的人吃的meh?帅哥坚持要做白老鼠。

我告诉帅哥,那个小蛋糕应该是中间还会爆浆的那种,lava cake,他说是“心太软”。

我拿出手抄秘方给帅哥看,他就开始称材料了。我又得启动那个吵死人的搅拌器。幸好这次还总算把材料打到均匀,发起来。
搅拌好所有的材料之后,我才发现,噢 no! 今天不是只试做而已吗?竟然蒙查查用完所有的材料。还要再买,我没钱了啊!唉,每次跟帅哥在一起就这样头脑短路!

帅哥又是一副诡计得逞的样子。但真正的问题来了——我没有烘小蛋糕用的cup。

我们决定用bra cup……不,我们决定用烘bahulu的模子来烘熔岩蛋糕。所以我们烘了A cup,B cup,C cup 和D cup四种size的熔岩蛋糕。

可是不管A cup还是D cup都是太小了,传说中的爆浆并没有出现,我们的熔岩蛋糕变成了巧克力bahulu。

我们决定要做大它!我终于找到了两个烘面包的模子,把剩下的材料倒进去,就让它们在烤箱里烤个够。

也不知道其实应该烘多久,总之我们不停地用刀插它们的肚子,看看有没有爆浆。

那两个熔岩蛋糕一次又一次地爆浆,害我们两人一次又一次地连忙把烤箱关好——到底爆浆是对了还是还不熟?

没有信心啊!

那两个蛋糕终于不再爆浆了。我看着干净的刀子,失望地跟帅哥说:“为什么没有爆浆了?”

帅哥不知要说什么,只会傻笑。爆浆被怀疑,不爆浆也被怀疑,身为熔岩蛋糕真难为啊!
最后,帅哥被我逼着拿了一堆石头bahulu和一个不爆浆的爆浆蛋糕回去。他说:yeah,今天满载而归!

他家附近的狗可能有难了。


4 comments:

  1. 哈哈,最近治安不太好,拿来防身也不错~

    ReplyDelete
  2. 我不喜欢吃bahulu。蛋糕还好,以前刚学做蛋糕时,我也常拿学生当白老鼠,不过他们非常乐意,因为有免费的蛋糕吃。哈哈...

    ReplyDelete
    Replies
    1. 这个帅哥不止是白老鼠,还是个好帮手,又长得秀色可餐,一起做工很开心啊^O^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