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14, 2007

轻?重?

莲藕又做愚蠢的事了。大家在讨论该选什么尺寸的T恤,小辣椒问了一个我很想问的问题:“为什么要做T恤?”义卖会原本就是要为学校筹款,现在还要花钱给每位老师做一件T恤,何不索性把这笔钱捐给学校?莲藕说那是因为教师联谊会拨出了一笔钱捐给义卖会所得到的回馈。她那么轻描淡写,我们如晴天霹雳。小辣椒的脸开始变色。她说,为什么没通知我们,而且我们不是已经另外捐款了吗?莲藕一副无所谓地说等一下跟大家讲。我和小辣椒一样地生气,因为我是教师联谊会的秘书!我竟然也不知道这件事。后来索性走过去莲藕那儿指责她。正如我所料,我们的财政也被蒙在鼓里。莲藕说是校长要这样做。我说她和校长两人黑箱作业,要割大家的肉去捐给学校竟然没先让大家知道。莲藕连声说她做错了。但谁不知她“勇于认错,死不改过”。
接下来新仇旧恨一起跳出来了。教师节前原本开会讨论要送给老师们毛巾或雨伞当纪念品。莲藕公开给老师们选择,弄得大家吵吵闹闹的,不知如何做抉择。结果后来纪念品却忽然变成水罐了。后来莲藕又公开让老师们选布料的颜色,大家又再吵吵闹闹。这么大的学校,这么多的老师,如何能万众一心的做出一致的选择?我劝她反正是免费赠送的东西,自己做决定,不要再公开询问了。这一回她真的私下作了决定,在大家不知情的情况下,把我们的钱捐出来!我们并不介意把钱捐给学校,我们介意的是她的擅做主张。这莲藕真的轻重不分。或者正如柳枝所说的,莲藕要捧校长的大脚,好让她的副业可以继续做下去。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