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18, 2007

脑溢血的边缘

火气越来越大,爱心早已死掉。
要到4K班本来已经很沮丧了。刚要分考卷,就有学生说某某同学要吃面包。不是才刚休息回来吗?当然不批准,如果可以这样,我也想拿杯咖啡去喝,还可以吃个包呢。结果那个有点低能的某某就苦着一张脸,也不回答我的提问。一会儿,鸡婆又说那个某某还是要吃面包。其他学生就七嘴八舌地说某某常常都是这样的。我坚持不让她吃,她始终哭丧着脸,没说话。四周的鸡公、鸡婆们倒说了一大堆添油加酱的废话。分了考卷,某某开始流眼泪了,却始终不肯说出必须等到上课了才来吃东西的原因。我也开始发火,大声地指责她。我想血压一定飚到很高了。然后开始觉得自己像疯子。又回想外甥女所说的话:老师打我,我只痛一下而已,老师自己气到命变短短!我想我必须控制自己,以免在课室里脑溢血而死。然后尝试把声音调低调温和,结果效果出奇地好。我没有脑溢血,学生竟然也能在控制范围之内,皆大欢喜。
希望爱心可以慢慢活回来,血压也不必继续飚高。

2 comments:

  1. 好一句“老师打我,我只痛一下而已,老师自己气到命变短短”!原来小鬼们这么想的,难怪一点都不在乎被老师骂和罚。。。。

    ReplyDelete
  2. 今天也尝试不发火,学生反而有点手足无措。不过效果还是很好。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