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2, 2007

陈年疤痕

有些伤口虽然已经结疤痊愈了,但那个伤痕永远存在。如果碰到了就会再次疼痛。
今年我又和阿田一起帮学生装水弹。阿田提起上次我们也是这样,一起装水弹。我翻出更旧的帐:有一年,是非精和他们组成一个小圈子,把我挤开,半夜开开心心地一起去装水弹……那是我做的训练营,我被他们挤出来!那是很痛很痛的伤害!
阿田小声的说那时他们相信是非精所说的话。看那欲言又止的样子就知道是非精帮我编了很多故事。我永远不要知道。我会永远报这个仇。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