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29, 2007

眼睛坏了

学校举行义卖会, 无事忙。和Kit 到处游荡,最后总算找到一档红豆冰有本事让这小子停下脚步来尝一尝。当我们在吃着那只有红豆和冰的红豆冰时,Kit看到朋友,便向他招手。他的朋友走过来,Kit问他认得我吗。那人看看我,问Kit:那一年的? 神经病,老师是那一年的关你什么事?我很不爽,继续吃,不要看他。Kit跟他同一个频道,明白他的问题,回答他说:“是老师啦!”那人再看看我,又说:“哎呀,她来的时候,我早已经毕业了啦!”我总算明白他说什么了。Kit告诉他,我已经在这里教书很久了。然后又向我解释说那个人比他哥哥小一岁。我说我连Kit的哥哥也教过。那个人笑着走开,大概发现自己的眼睛坏了,要去小礼堂验眼睛了。

Saturday, October 27, 2007

美篮子与丑教师

学校将举行义卖会。有人拿了些手工篮子来让我们卖。这些以废物制成的篮子出自一位八十多岁老婆婆之手,五颜六色的,煞是好看。善心人士以每个六元收购这些篮子后,供慈善团体售卖筹经费。由于还未标价,老师们可用本钱六元买下这些篮子。大家便去挑选。
学生闻名丧胆的叶露露也拿起一两个篮子来看。秀凤告诉她每个篮子将标价十二元。叶露露说:“哎呀,这么geli,谁要买?”秀凤说外界的行情是每个十八元。叶露露又说:“给我都不敢拿出去!”一边说,还一边露出“天真”的笑容,在那半百已过的脸上!多可怕的无知。
其实叶露露真的不敢拿那些篮子出门,因为她实在配不上那些美丽的篮子。

Tuesday, October 23, 2007

废物

这个男人是废物。
他让他的妻子上半生受到极度的伤害。
他娶了小老婆,还有数不清的情妇。
那些贱女人排队来让他侮辱。
他对妻小呼呼喝喝,不把他们当人。
所有的功劳都是他的,所以的过错都是因为别人无能。
别人病了是他们活该,自己病了全村人民必须来朝拜。
他把自己捧到天上去,把自己说到天下无敌。
别人的交出的成绩都是一堆屎,
他只要闭门造车就无人可比。
他说他最有情义,
但所以的亲戚他都不放在眼里,
他不敢去银行,不敢去任何政府部门,
他说他不会说国语。
他不知道失去意识的妻子要如何带去看医生和照顾,
他在家里看电视,
他说因为他不会说国语!

Sunday, October 21, 2007

空中露营奇遇

和是非精带童军去大山脚参加空中露营,JAMBOREE。有受骗的感觉。四个小时的时间,其中两个多小时用在等候大人物来主持开幕仪式。那些大人物不知哪里大,让大家等那么久。原来他们把原本安排在晚上举行的开幕典礼换到早上来,因为大人物老眼昏花,晚上不能开车。不过现在看起来,大人物白天也一样不能开车,可能要等巴士。所以听说两个活动被取消了。我们闷到抽筋。
中学童军也去参加,所以当然就遇到天下无敌的朋友—— 一只蟑螂。一只蟑螂永远胡言乱语、口不择言。要他下个月和我们去森林公园露营,当助手。他就问那儿有没有鬼,如果有女鬼,他就要去强奸女鬼。阿弥陀佛,幸亏此人不是我们的学生!我说既然他这样讲,那么如果真的有鬼来了,就由他去应付好了。他继续胡言乱语说:” 到时你看不到我了,我正在跟那只鬼玩。Oh, my god, 他几岁了?这么幼稚。

看,蟑螂还戴着有色眼镜呢!

闭幕仪式后,发现他们竟然连徽章也没颁。我又去吵。他们只好说一定会寄过来的。而邀请函上列明的食物和饮料竟然就是早上分的那粒五角钱的面包和一瓶500毫升的水。天,十块钱的报名费就是换到这些东西?连知识也没学到!这些人是开黑店的,原来大山脚童军是开黑店的!
大人是很虚伪的。我这么讨厌是非精,竟然在巴士上和他谈到天南地北。巴士司机可能是个坐禅老人。我要订他的巴士去森林公园,他竟然要我通过阿源。问他为什么?他说大家一起赚钱比较好嘛。又说自己老了,不需要赚那么多钱。问他费用多少,他又说,你说多少就多少。我开玩笑的说了个超低价,坐禅老人又说:你认为可以不就可以啰!哗,好玄啊!我根本摸不清他的底。

Friday, October 19, 2007

黑箱作业

体会到黑箱作业是怎么一回事了。
去电脑室“打电玩”,开玩笑问师傅明天要不要陪我带学生去参加jamboree。师傅支吾以对。等其他老师离开电脑室后才说她忽然接到通知,明天要当毕业旅行团的领队。她打开旅行手册给我看。一辆巴士,四位老师,包括师傅,就她们四位常年带队老师。
回到办公室,故意问阿田有没有去旅行。她说:“秘书都没得去,哪会轮到她?”我才如梦初醒。这个课外活动的秘书就是我!这个秘书是死的,不需要存在。但上头不肯处决我,虽然已经要求了两年。
带队的老师事前也没要求带队,但上头就是要让她们带队,不肯公开让别的老师有机会。所以每一年的毕业旅行团都由同一批老师带队。
原来学校是一个黑箱子。里头的运作不是我们这等小角色所能触及的。

Thursday, October 18, 2007

谁的?谁的男朋友?

Kit 说:“你的男朋友等一下要去槟城。”一边说,一边往后面瞄去。我看不出到底哪一个才是我的男朋友。他直接指着是非精,说:“呐,那个人!”Coi !,那个人是他自己的男朋友。
那是个大家互相推辞,不肯承认的“朋友”。
原来是非精约他下午一起到槟城去。是非精要去买大衣。
要去购物,怎么不约女朋友,反而约小朋友?
问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这个人不是说今年要结婚吗?怎么老是约人家的男朋友出去?
如果他今年结得成婚,我就得把我的头砍下来给Kit。
还有两个多月的期限。我有信心,今年我的脑袋肯定还在脖子上。

Wednesday, October 17, 2007

被揾苯

有一种被“揾苯”的感觉。
师傅说儿童节的表演节目都是同一类的,问我有没有其他节目。依照惯例,男童军都是表演话剧的。于是用半小时写好剧本,半小时选好演员,再用半小时练好话剧。今天就彩排了。
拿到节目表,才知道其实节目不是不足,而是太多了。都是舞蹈和独唱独奏。因为利益关系,有些表演就算闷死小孩子也不可以割爱。
学生胆粗粗的上了台,有点身在雾里的样子。他们的临场表现却很好,大家信心满怀地期待明天儿童节的正式表演。校长还鼓励了他们。
放学前,副校长通过播音系统报告,其中三个节目被“割爱”,包括话剧。比起舞蹈,心当然不会痛,反正只是敷衍之作。而且乐得清闲。
虽然可以乐得清闲,但被“揾苯”的感觉挥之不去。

Tuesday, October 16, 2007

耳茧是这样长出来的

第二副校长的啰嗦无人可及。
她的声音平板无高低,和机械人一样。
她的语言组织能力之差令人怀疑她是受外星语文教育的。
她的爱好是通过播音系统报告。
只要黑箱子传出她的声音,我们就得牺牲一堂课。
她会说:
“对不起,打扰一下,正在班上上课老师和同学,我这里有几项报告。。。。。 。那些学生,那些参加某某比赛的学生,那些参加某某比赛的男女学生,现在请立刻向班上的老师请准,慢慢地走到小礼堂来……”
如果要叫全班学生到某地去,她会说:
“现在大家有秩序地到走廊上排队,班长请确定班上的风扇和电灯都关上,然后慢慢的走下来……”
她以为正在上着课的老师是瞎的,看不到风扇电灯有没有关上。
她以为所有的学生都是生番,没有她的提醒就不会向老师请准。
她不知道除了正在班上上课的老师和同学被打扰之外,其实正在休息、打闹的老师和同学也一样被打扰了。
大家玩得这么开心,谁要听外星人报告?
没有人肯牺牲自己,为她办一个语言训练班。
结果所有的人都得牺牲双耳,每天让她疲劳轰炸。
外星人哪,你们什么时候才来把你们的同伴接回去?

恐怖铃声

什么时候电话铃声变得那么可怕?
任由它响不停,就是不肯去接听。
不想听到的是另一端传来的,那么诡异,那么令人沮丧的声音。
那是什么病?那么难以理解。
没完没了的折磨,大家一起受苦,何时才有尽头?
苦尽了,甘会来吗?

Monday, October 15, 2007

拭目以待

天下无敌的小朋友忽然要建blog,要他索性把博客名称为天下无敌,他竟然有廉耻之心,懂得说不要。让我们拭目以待,看他的热度能不能超过三分钟。

小朋友来住了三天,中午送他们回家。平时在我眼中看来感情淡薄,被称为薄幸男子的天下无敌竟然说他必须整理心情一下。每次来我家,他就小了好几岁,变成小孩子。我也因为他们的到来小了好几十岁,变成闲人。原来薄幸的是我这个大人,因为最近已经不用整理心情了。或者说已经改了方式,换成等待下一次的相聚

Friday, October 12, 2007

有惊无险

忽然间宣布明天是特假,11月3号得补课,弄得学校大乱。最后一节就这样不停地广播报告,补充报告,再报告,根本上不了课。一放学立刻下大雨,交通大阻塞,乱七八糟的。答应了要买pizza 回去,只好等改完簿子,雨小了才去。
由于打包的菜单和在餐馆里吃的不一样,结果头脑短路了,不懂得如何下手。胡乱下了订单后,问要等多久,职员说14分钟。哈哈,原来如此——因为15分钟之内送上不必在下回给折扣!再多订一份,故意问是不是要再多等14分钟?答案?是。总共要等28分钟。
看小说,也不知看了多久,大包小包包好了。好像逃难一样的提着一大堆袋子走出来。下着雨,还得开雨伞。从手袋里拿出汽车钥匙,竟然就这样掉下来,往沟渠盖中央的洞口滑去。忙乱中用脚一踏,竟然踏住了一小角,悬挂着。不敢轻举妄动,幸好取回钥匙,不必钻水沟。记得下次要取出钥匙,千万别站在水沟旁。
刚要开车离开,接到天下无敌的电话,问我能不能去拿表格。结果在他们的学校里又遇到勇辉。最近常常遇到他,本来还说好共乘一辆巴士去参加Jamboree 的。但昨天已确定启程时间不同了。他一看到我,竟然作出很惋惜的表情说:“哎哟,老师,我们不能一起去了。”咦,我们非亲非故,他也不是我的学生,我们的感情什么时候已经这么好了?我想他除了是最佳辩论员外,应该也可以角逐最佳演员。

Wednesday, October 10, 2007

许愿井在哪里

今天一早心情便超差,很想逃学,想不出原因,可能是raya mood。
休息时看到秀凤放了两盒食物在我桌上,一盒是南瓜,另一盒长得很像意大利面,好像是叫豆签。吃了再打算。小辣椒问我,那是什么。我说豆签。肥婆和肉粽子也站起来看。肥婆凑过来,对着我的食物问长问短。她们两双眼睛看着我的食物,压力很大,吞不下。唉,人间哪里有净土?连吃一顿安乐早餐的地方也没有。肥婆没听清楚又追问我,那是什么面。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小辣椒连忙说她知道今天我的心情不好,要大家不要来惹我。其实我应该强调,只有肥婆不可以来惹我。
年头一听到肥婆会来当级任老师,并成为我的邻居,心里嘴里都已经很不高兴了。此人声如洪钟,一开口说话便有种君临天下的气势。本人在山寨里称王多年,哪能忍受另一个王的出现?
虽然肥是无罪的,但肥是占据空间的。如果占据的是自己的空间也是无罪的,但如果这么庞大了还要站在本人那90厘米乘50厘米的座位前和对面的人讲话,害本人连翻开簿子来批改的空间都没有了的话就绝对是有罪的。
心情实在太差了,阿泰走过来,我拉住她,跟她说我还要和她做邻居,但我不要右边的邻居,我精神衰弱,无法忍受她的吵,而且我就是王,我不要有另一个王!阿泰说肥婆当惯大姐,全世界只有她一个人结婚,全世界只有她一个人生孩子……咦,形容得真贴切。全世界只有她一个人做的事是空前绝后的,一定要在办公室大书特书,强行灌耳的!
肥婆对待学生就跟对待狗一样,呼呼喝喝。平时就炫耀自己如何的与学生要好。坐在她旁边是种虐待也是一种耻辱。她的儿子到今天十七岁了还没取名,就叫“我的阿boy”。真很丢脸,她没身份证吗,不知道自己今年贵庚?搞不好,人家以为她的阿boy 是她的孙子呢。
学校有没有许愿井?我要投钱许愿,我要肥婆变哑巴,我要肥婆变哑巴,我要肥婆变哑巴,我要肥婆变哑巴……

Tuesday, October 9, 2007

五朵玫瑰

学校里有好几位马来老师。我们谈起谁的老婆也是老师。
小辣椒说:阿米尔的老婆是。
大家一听就明白谁是阿米尔。
一会儿,小辣椒又说:五朵玫瑰的老婆也是老师。
五朵玫瑰?谁?
冰雪聪明如我辈,呆了几秒立刻收到。
五朵玫瑰,用不标准的英语发音,就是FAI ROS !

杀处女-----鸡

有一种鸡蛋叫做处女蛋,是一只鸡第一次产下的蛋。
阿泰是我们的鸡蛋代理商。这个星期没有处女蛋。
阿泰说处女鸡都要捉去杀了。刚要问为什么,柳枝正好走来,没头没脑地就问我们为什么在说处女。
宝宝说处女要捉去杀了。
柳枝很惊讶,为什么要杀处女?
阿泰安慰她,是杀处女鸡,不是杀处女。
我们叫她不用担心,如果处女都要捉去杀掉,这里还是会有很多人存活下来,她不会寂寞的。

Sunday, October 7, 2007

时常闯红灯,从不注意有没有警察。
今天不知怎么会在踩足油门打算冲过红灯时,还有时间左看看右望望。竟然看到路中央有个正在玩手机的交通警察。立刻刹车,然后慢慢地倒退……倒退……
那个警察继续玩手机,正眼也没瞧一瞧四方。或者我刚才冲过去他也不会发现。

人猪对话(三)

人和猪一起生活了很久,每个周末,人就额外沮丧,几乎要去寻死。
猪:我的一边脸和一边手脚麻痹。
人:这是要中风的迹象。
猪:什么是中风?
人:呃……
猪:是不是“封山”?
人:是吧。
猪:会怎样的?是不是一边不能动?
人:是。忙完了,我上网帮你找资料。
猪:我不是很老,怎么会中风?
人:年轻人也有可能中风。等我有空,我去找资料。
五分钟后……
猪:中风了是不是不能做工了?
人:我说我有空时会去找资料!我不是你们,我不敢胡乱回答我不懂的事情!
猪连忙逃走。

人从猪的手机里转移了十块钱过来。
人:噢,十块钱只能用七天,平时增值可以用十天。
还有,你被扣掉五角钱的 服务费。
猪:你的钱被扣掉三块?只剩下七块钱?

人上网找到关于预防中风的资料,念给猪听。
猪知道不可以吃高脂肪的食物。
猪也知道不可以长时间看电视。猪继续看电视。
半小时后,猪出来觅食。
猪:这个花生酱饼干,“他”有说可以吃吗?
人: ……

Friday, October 5, 2007

夸张飘移法

学生完成了木工作品,吵着说要油漆。我说漆在叶露露那儿,除非她愿意给我们用,要不然那些作品就当已完成,可以带回去了。几个无聊透顶的的男生就抢着举手说他们要去找叶露露拿漆。我让子键和吱喳公一块儿去。两人高高兴兴地跑出去了。
过了一会儿,吱喳公拿了一包装着几罐漆的袋子给我。子键坐下来问我有没有棉花。他的手脱皮流血。跌倒了。我要他先去洗干净手上的泥沙,才发现他的双手双脚都脱皮流血了。他还笑嘻嘻的。跟他搽药贴了棉花后,他们便出去了。我也出去看学生们钉木条,无意间就听到一个学生问子键:“你刚才飘移呀?”子键很得意地说是。那个学生不以为然地说不是飘移很远嘛。子键大声地说:“我飘了五百米啊!” 天,五百米,鼻子竟然还在。

中央卧底

踏入办公室,看到公鸡头正在对着空气笑,立刻好生羡慕,好一个优哉游哉的白领啊!再多走一步,才发现一个大肚云吞正伏在桌上睡觉。这两人的悠闲真令我们羡慕到流口水,让我又想起了白领鼻祖S 夫人。
S夫人退休后便和家人进军自由餐业,大概终于发现钱原来是必须付出劳力才可以换到的了。偶尔看到她,精神奕奕的,也不再说这儿痛那儿痛了。另一个超级大白领也在万众期待中提早退休了,连同事们为她设的欢送宴都不出席,害得同事们无法把欢送她的快乐建造在她的痛苦上。现在此超级大白领大概每天对着天花板回想当年勇吧。
走了一个可无的S夫人,来了鸡公头和小云吞。鸡公头绝对是快乐的上班族,每天把头发梳到和鸡冠一样、笑脸迎人、衣着整齐、全身香喷喷的。如果称赞他香,他就会说是天然香的。虽然很呕,但他绝对是我们的娱乐,看他那一身造型,已足够我们笑半天。至于他到底负责什么任务呢,这倒是个谜。办公室的大姐大一早已交代我们千万别把重要的文件交给公鸡头,他绝对会弄不见!到了今天,我们依然每天看到公鸡头开开心心的走来走去,但从来没见过他做任何工作。不过我想他的薪水一定是每月照领,要不然哪会有钱买发胶?
至于小云吞更不用说了。我们不但没见过她做工,甚至也没见过她走出办公室。她的桌上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她没织毛衣,也没看杂志。她的任务就是坐着发呆、发呆、 再发呆。 现在怀孕了,发呆的动作换成了睡觉。我看着睡梦中的她,继续猜测,她是不是中央派来的卧底?

Thursday, October 4, 2007

黑羊的血什么颜色

师训学院的讲师说过,我们要考学生会的东西,不是考他们不会的。我把它当作:我们不要为难学生。
五年级的统一考试水准之低,真令我们觉得羞耻。批改数学考卷,心里纳闷,怎么考得那么差。看看考题,差点以为是IQ题。
看:“农场有4688只羊,其中九分之五是白羊,其余是棕羊和黑羊,棕羊比黑羊多八只。共有几只黑羊? ”
神经病,这只是五年级的数学考题,竟然刁难到这个程度。学生可能想得出答案,却写不出算式来。叫他们的父母来作答,说不定还得交白卷呢。
这些怪人,是不是以为题目越难就表示水准越高?怎么不问:那些黑羊的血是什么颜色的?农场主人叫什么名字?难怪有个平时很乖巧的学生考试考到鬼上身,在答案纸上写满了粗话,害得我们跌破了好多副眼镜。

小朋友的文章

来看看小朋友的“有意义的一天”是如何的有意义法。
“有一天,我放学回家途中看到一位小妹妹在河边哭,原来她的玩偶掉入河里。她问我可以帮她捡回来吗。我马上拿了树枝要把玩偶捡回来,但它越漂越远。我忽然想起我家养了一只鸟,我让它自由自在的。
我马上催口哨,我家的鸟马上飞来了。我命令它飞去捡回玩偶。不久,鸟飞回来了。小妹妹向我道谢,还向我要地址,原来是要写信给我和我家的小鸟,还画了一幅道谢画。”
看,小朋友养的小鸟不但可以遥控,还会读信呢。
另一个女生选了另一道题目,必须以“……握着我的手,过了好一会儿才说:‘你真好。’”为结尾。她写了一个故事叙述一个乡下的二世祖如何在妻子的帮助下改过自新。可是不知为何那个男主角最后会从故事中跑出来握住这个女同学的手向她道谢。
至于要怎样避免交通意外呢?小朋友写着:不要一边驾车一边骂人、要做好孩子,不要跳来跳去、不要在马路上放风筝、不要玩狗,要不然它追你的时候它会比你快得多。有一个还会写,请朋友转告他们的父母亲要如何如何的注意安全,让这个批改的大人羞愧得无地自容。

Tuesday, October 2, 2007

北方在南方

虽然已经五年级了,但由于是后段班,所以还是有很多分不清东南西北的学生。
让学生学习分析天气预告图表以填空、写短文。看到一张张写满问号的脸就知道他们根本分不清东海岸、西海岸到底是什么地方。只好在黑板上画个马来半岛的图形,为了不想吐血,还先写了个大大的“西”字在左边。这下大家该知道西海岸是哪里,而且也说得出东海岸的位置了。当然,传授知识也要传全套,便指名班上的过动儿出来在黑板上写出南方的位置。立志长大后要当女生的“诚意”立刻用高八度的声音大叫:“在下面。”瞪了他一眼,要他和过动儿一块出来,由他负责标出北方。我以为这只是“一块蛋糕”这么容易的任务,“诚意”却开始面露难色。过动儿先犹豫了一下,便在地图下方写上个南字。同学们也笑着同意了。轮到“诚意”了,只见他站在黑板前,想了很久, 终于在“南”的旁边写上“北”。这下子连几分钟前还分不清东南西北的同学都笑坏了。
原来北方就在南方的旁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