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12, 2008

大食会

课外活动竟然如期进行,真不可思议。竹筒饭当然煮不成功。
告诉学生:“我倒一杯米进入你们的竹筒,你们加同等分量的水去煮。”
智鸿问:“我们可以用手掌量吗?”
“你的手能够进入竹筒里当然可以。”

“次要”来找我,我一直请他等一下,这个等一下好像是一个小时。阿玉一直在我耳边念念有词烦死人。 念了很久她问:“我们不是应该分配食物给学生吗?食物在哪里?”我已经失去耐性了:“我就是正要走到车上去拿食物啊,你一直跟我讲话,我怎样去拿?”她才连忙走开。身边有个这样念不停的人,真的会令人抓狂。

智鸿又有新花招。他抽出巴冷刀,说很难把香蕉叶放进竹筒里,所以要把竹筒劈开。我原想看热闹,看他劈开后如何把米放进去煮。“次要”刚好走来,便请他自己去摆平他那个“不是一般人”的弟弟。

学生已看到竹筒里的水滚了就当作饭熟了,全倒出来看。那些米只好捐给大地了。

快放学了,大家还是什么都没煮出来,无所谓,老师有备而来。开了煤气炉,香肠全收来,让老师煮好了。很多学生不肯回家,因为还要玩火。结果竟然也能用柴火把鸡蛋和沙丁鱼全煮好。然后就是自由餐,自由吃,吃到吞不下为止。

期间来了个贼——一只乌鸦把放在树下的鸡蛋啄破一个洞,叼走了。真笨,开口跟我说一声嘛,我会附送它一碟沙丁鱼。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