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30, 2008

大姐大

这是其中一个版本:

儿童节那天,家文和“关节炎”在礼堂外相撞。关节炎的朋友听到有东西掉下来的声音,但关节炎也没查看就跑开了。后来关节炎发现手机不见了(看,明知是违禁品,偏偏要带来),大家就说是家文偷的。家文有黑底。

七嘴八舌A说:“我们问家文时,她不承认。但她用手挡住裙子不让我们看。”

七嘴八舌B说:“A打关节炎的手机时,是家文接的。”神经病,偷了手机后会接电话?

七嘴八舌A说:“我打电话去家文家里,问她是不是偷了关节炎的手机,她说是。”贼会承认自己是贼?

家文不承认,贼赃也找不到。关节炎又不来上课了,下落不明,无法联络。成了无头公案。

带手机来的人应该先打三十大板。但跳出了一个别班的KPC。此KPC吃饱太有空,不知天有多高。放学后就捉了家文去审问,刮了家文一巴掌,还恐吓家文:见一次,打一次!
班上一大群笨蛋就在四周围观。

所以今天一早,训导处就挤满了我的学生,主角、配角、咖喱菲,除了关节炎,全有份。
真有够丢脸。

4 comments:

  1. 哎哟哟,真的是伤脑筋……难怪母老虎会发作……

    ReplyDelete
  2. 看来你学生所发生的故事比“港剧”还精彩!

    ReplyDelete
  3. 长期教这样的后进生,问题一箩箩,热情都死光了。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