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20, 2009

嗑药?

上个星期去泳池吃了闭门羹,所以应该是很久没去游泳了,也很久没有写天下无敌(全名:他以为自己天下无敌),差点忘掉他了。

这个火星人永远用火星上的时间跟人家越好在地球上见面,结果地球人都变长颈鹿了。约好七点半,不见人影。阿富就说有问题要问我。我以为又是人生哲学如此深奥伟大的难题,谁知他问:“企鹅是鸟还是鱼?”

企鹅有哪一点像鱼呢?阿富说它会游泳啊。那么老师也会游泳,老师也是鱼?阿富、航航、天下无敌、恶少全会游泳,大家都是鱼?

过了很久天下无敌把摩托车当飞船冲回家。为什么会迟到呢?因为:“我看天色嘛,天都还那么亮,谁知道已经七点三十九分了。”

原来火星人是看天色猜时间的。

上了车,天下无敌就报告他的近况,说学校运动会那天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呕。然后就回头对阿富说:“我遇到你的那天咯。我遇到你之后回去学校就呕了。”

原来他呕是因为看到阿富!

一浸入泳池,我们就举行哲理大会。阿富不知道为什么会说到出家人。我想起同学说过有个基督教徒问她:“和尚对社会有什么贡献?”我也很好奇,想要知道答案,就问我们的哲学问题家阿富。阿富说:“他们吃素,对地球有贡献。”

???所以牛羊马和毛虫最有贡献?

“他们教导佛理,最后全部人都出家了,世界就和平了!”阿富要把我导入歧途了。

全部人都出家,谁向出家人布施?

平时常摆黑脸酷到要死的天下无敌好像刚吃了兴奋剂,竟然开始大发伟伦。

“出家人宣扬佛理,教导人们向善,让人们不做坏事,就是对社会的贡献blah blah blah”讲完佛教,又讲基督教,一边讲还一边装出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说:“唔,我认为。。。这个。。。那个。。。”还用水把那头像balitong一样的卷发扫到像个政客一样,配上那副很欠揍的长相,我们都快要笑歪了。

听起来又好像好像有点理由。然后天下无敌就嫌我们开会太久,自己先游走了。我们跟着他游了一趟回来,结果气喘如牛的是他。因为打篮球打到精疲力尽了。叫他再继续,他说:“喂,我是OKU吔!”

然后因为是OKU,就顺理成章地贴着池边不动,继续大发伟伦、胡言乱语,害我们白白给了三块钱的入门费没游泳,浸在水里听他乱炸,还因为笑太多而喝了不少池水。

回家途中,我跟天下无敌说我要写他,可是太多笑料了,我已经记不起来,叫他再给我一些point。他立刻一本正经的说:“唔,刚才我们讨论了宗教,只讨论了佛教跟基督教,还有回教还没有谈到。”

然后他继续很正经地语无伦次:“其实这个宗教也是很好的。因为有些人早早醒了就睡不着,有些人就睡不醒,他们就需要morning call。。。”

这时已经到了他的家,他一边打开车门,一边说:“然后我就‘被ISA捉去’。”

再补上一句:“谢谢老师。”

忘了问他,是不是嗑药了。

6 comments:

  1. 和尚/牧师给社会最大的贡献就是精神寄托。

    我们人平时活在繁忙的生活里,没有太多时间去仔细思考生命是什么。

    甚至我们做很多事情也是,没有原因的、没有理由的。一切都是因为人的生命相对于人的历史显得太短。或者说,我们见别人做什么,我们就学着做,然后或者就发展出新的知识,然后自己做。

    我们追求进步,进步又会产生许多的矛盾。其中之一就是人为自私自利,为自己所好而发动战争。

    假设全世界的人都是好人,是人的话当然会又自己喜欢的东西。心有所好,必有所恶。一旦迷失于正常的逻辑思维,便是入魔。入魔可以说是脑袋坏了,脑袋的逻辑已经超越当时的社会稳定可以接受的范围内。

    正常的人,偶尔会有不正常的思想(所以不属于佛,也不属于魔),但还不至于达到出现问题的程度。

    和尚/牧师可以是驱魔人。因为他们思考得多,对人以至众生的事比常人理解得多。可是这类修行可能相当艰巨,以至失传了,所以我们很难遇见什么得道高僧。发此愿者,有大乘渡人之心。反之就求自己的心安理得。

    比较科学又容易理解的方法,就是西方的心理学,社会学之类的了。在辅导方面有一定的作用。

    ReplyDelete
  2. 怎么游泳都要伤神啊?
    现在泳池开了吗?

    ReplyDelete
  3. 照天下无敌的说法,
    确定的是,
    所以不用被归类为鱼
    因为我不会游泳

    那。。。
    那。。。。
    你到底是猫还是鱼???
    @.@

    ReplyDelete
  4. David:
    因此驱魔人/和尚/神父/巫师。。。全都可归纳为心理学家。

    谢谢指教。

    Tamiya:
    游泳很开心,所以废话才会那么多。

    Seberang Jaya 的泳池4月15日就重开了。

    Jerry:
    是阿富说的。你不会游泳,当然不是鱼,但也不是猫,你是鸟。

    我是大王。

    ReplyDelete
  5. 也许也不能那样说,只能说我们孤陋寡闻而已。每一种事物存在,必然有它的原因,如果没有必要存在,就会消失绝迹掉。

    鱼和猫早已存在世上好几千年,如果它不该存在,应该已经绝种了才对的。

    我们如果对一些自己不了解又不需要的东西,去讨论它应该不应该存在其实是很可笑的。

    有些东西,其实也只是一种习惯而已,习惯就好。就好象如果有人去世了,不找个和尚或道士打斋念经,我们又担心他死得不好。

    ReplyDelete
  6. 企"鹅"不是"企住"的鹅吗?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