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26, 2009

无耻老师

为了三十块钱,第一次出席华校教师合作社的年度会议,领教到了老师们的可怕。不管前面致辞的是社长、是临时主席还是是财政,后面的无耻老师继续旁若无人的高谈阔论。

高谈阔论,不是窃窃私语,完全当发言人不存在!

社长也好,财政也好,好像完全习以为常,心灰意冷地继续把话讲完。我和阿田第一次出现这样的会议,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无耻的老师!

这些无耻的老师把这次的会议当作一年一度的叙旧大会!

他们大可以学我们的马来老师一样,反正不会听,来签个名后去吃早餐,一个小时后回来拿三十块钱的车马费,皆大欢喜。



然后翻开2008年逝世会员的名单,看到学院同班同学的名字。


7 comments:

  1. 如果没有卅元,他们不会来的.教师也有一副咀脸的.

    ReplyDelete
  2. 一些老师习惯在学校当王,出去还以为到处都是他们的地盘,他们就像黑社会的老大。真是丢尽其他好老师(例如:你和我〕的脸。

    ReplyDelete
  3. 最讨厌这种人的
    既然来了支持了,就应该支持到底
    之前去过一个学生的讲座,是一项功课
    很多人就是来支持朋友的
    但人既然来了,良心和尊敬忘了带
    在那儿讲个不停,每个那位朋友面子
    搞得我要听也不能
    这种人,我宁愿他们不支持!!!

    ReplyDelete
  4. 这大概是经验之谈吧…

    如果站在前面的人说:“我要告诉你们,如何每个月赚一万零吉…”

    大概每个人就会注意听了。

    因为听的人大概意识到自己可能永远没有机会在前面讲(反正也没机会讲,不需要理会有没有人会听),所以在后面举行自己的演讲呱。

    ReplyDelete
  5. 读了上半篇很唏嘘

    读了最后一句更唏嘘

    你的同学,不到三十岁吧?

    ReplyDelete
  6. 安哥爵:
    真了解我们。没有那三十块钱,我们看报告书就够了,不会去出席的。

    无名踢馆氏:
    我知道你要说的是“我的脸”,不是你和我的脸。

    Jerry:
    我试过转身“嘘”吵闹的老师,他们会暂时安静几秒钟。你可以试试看,不过你可能会被扁。

    David:
    确实是如此。言说的内容乏善可陈,大家翻看报告书就可以了,所以根本无法吸引听众。听众的可恶之处是在于没有扮演好听众的角色。

    高猪:
    其实当我们知道朋友患癌,而且已经末期了,我们到底应该怎样做?

    我们全部不知如何表达关怀,然后静悄悄地,她就去世了。

    ReplyDelete
  7. 哈哈哈。。。这是华人的习俗。。。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