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25, 2009

法事


看到四姑的讣告,才发觉原来大姑已经去世了,而所有的姑丈都也已不在人间。

有人叫我进行法事时不要去跟大队,因为跟了之后第二天一定要去送殡。笑话,要不要跟大队,要不要去送殡,全由本人自己决定。死人没说话、鬼神都不出声,只有你们这些仙家在鸡婆!

四姑安详地躺在棺木中,小姑跟小辈们一起戴孝,神情与行动都有点呆滞,不时忘了举步,跟她说话也没有回应。老爸身为弟弟却远远地坐着。。。

四姑的孩子、孙子个个那么高大,内外男孙全是183俱乐部的成员,我真觉得自己有点像矮人国。奸人琪表姐竟然也去戴孝,不知道是以外甥的身份还是以妯娌的身份戴的孝。看她袖子上扣着黑色的布块,大概是妯娌吧。当她的二少爷公仔指着我前后两个美女(很过分,竟然有人美成那个样子,害我一直想立刻回家去躲起来)告诉他的大嫂,那是他的堂姐的女儿后,又指着我说那是他的舅公的女儿时,我立刻失笑。对呀,我的确是他的表姨,他也可说我是他的同班同学,可是他有没有发现他的堂姐其实也是他的表姨?他的伯娘同时也是他的四姨婆?好混乱!

斋姑唱的、说的,我们全听不懂,可是阿输发现了我们头上的电子告示板,歌词一句句的显示出来。原来做法事也这么高科技了。

做完法事,大家就被叫到路口去准备焚烧纸扎祭品。他们竟然就把那些祭品放在电线下。后来我们忍不住说了,他们才连忙移开一些。因为这个仪式,我和阿输、志强竟然长到这么大了才有机会手拉手一同走,走了两圈。

纸扎品开始燃烧后,我们就回到四姑家。老爸开始念念有词:“应该让他们去烧到电线的,让他们‘中’一次才知道,那些道士做什么道士?看不到电线吗?他们那么厉害念经,叫他们念经啦,念到火烧不到电线啦!”

我连忙转身,假装不认识他。

7 comments:

  1. 向來討厭打齋的, 他們把事情弄得越複雜, 他們的工作就顯得越神秘. 所以從來別讓他們在喪禮上說這個不行, 哪個不行.

    ReplyDelete
  2. 都不知道他们在唱啥。有些,还会吃药,然后边唱边梨花带雨,还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在那里鬼叫,很恐怖。
    丧礼,就不能安详的缅怀,与静静的追忆?

    ReplyDelete
  3. Botak:
    很多人都讨厌打斋,可是家里有人去世时,又六神无主地任由人家摆布,很奇怪。

    Tamiya:
    你所说的都上演了。那斋姑鼻涕眼泪一起来,比我们还要伤心,不知在伤心什么,很无厘头。

    ReplyDelete
  4. 如果是我...我也会选择转身假装不认识~~~哈哈哈哈哈!

    ReplyDelete
  5. 现在不是个个都说信佛吗?怎还打斋?? 你老爸说的也没错啦,那些道士是该被讽刺被骂的...

    ReplyDelete
  6. 收那么多钱,不做到入戏点哪可以?哭爸哭母的,比你们丧亲还要投入呢。。。

    就是现在很多对宗教不正信的观点,和电视剧的误导咯,才变得乱七八糟的情况。。。

    ReplyDelete
  7. 老头:
    英雄所见略同。

    小庄:
    我也不赞成打斋,可是同样不赞成当人家已经在打斋的时候大声评判人家。

    Tamiya:
    原来斋姑、道士都可以归类为艺人。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