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26, 2009

自讨苦吃

和阿田一起当歌唱比赛的记分兼摄影工作。每个年级都有十多位参赛者,记分表上注明评判评了第八位参赛者后,我们就要跟他们收来记录。阿田先当四年级的评判,她看到那段注明;我没当评判,没看到,所以都等到一个年级的比赛结束后才把评判打的分数收来记录。

下半场六年级的比赛开始后,我就匆匆忙忙地去录影,记分工作就由阿田来做。第八位参赛者一下台,阿田就叫一个多嘴公去向评判老师收评分表。其实是为了节省时间,以便比赛成绩可以很快地在歌唱比赛结束后就揭晓。

比赛一完毕,阿泰就走来跟阿田说:“你不可以这样在比赛的中途把我们的记分表收去的,我们还要比较之前打的分数,这样会影响成绩的!”

阿泰的声调就是这样,听起来不是很客气。她的表情,看起来也是很不客气的。阿田立刻指着记分表上那一行字给阿泰看,还强调那是师傅交代的,而且其实每一场都必须在评了第八位参赛者后就把记分表交给记分老师。

Oh, no,原来是我害的,因为第一场和第二场我都没去收。

然后阿田就很生气,认为阿泰在指责她。阿泰走后她就对着我念念有词,说她很不爽人家这样指着她。师傅走来时,阿田又向师傅投诉。

其实宝宝也说那样半途把记分表收去,真的会影响参赛者的成绩,因为她们无法改分数了。同样的话,从宝宝口中说出来,一点杀伤力也没有,阿田完全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阿泰是我多年的“邻居”,早已习惯她的说话方式,也不放在心上了。可是不管如何地开导阿田,她的气还是难消。我想,不管她气到爆肺还是爆血管,阿泰一定完全感受不到,也不会知道自己已经得罪了朋友。

所以顶级小气的阿田根本是在自讨苦吃。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