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12, 2012

计较

走入礼堂,看到师傅站在台上。我知道等一下耳根又不能清净了,因为我还没有把后台的涂鸦擦掉。


假期中,我把操作投影机的程序写在开关下、铁橱上以便在训练营的时候使用,不必劳烦师傅她老人家。训练营结束的时候,师傅把大头叫去“训话”,因为她知道真正操作投影机的人是他。

大头竟然出卖我,他跟师傅说:“是大王蛇老师写的,我去帮你教训他!”

他走来“教训”我之后就回家去,而礼堂也被守卫锁起来了。 师傅并没有放过筋疲力尽的我。她看到我又说:“你把那个橱弄到肮肮脏脏,写到乱七八糟,快点去把那些字擦掉。”

我只是写在一个不会有人去碰触到的小角落,何来的肮肮脏脏 、乱七八糟?果然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我说礼堂已经上锁了,不能进去,要等开学才去擦了。她还是要多说一句:“你可以叫守卫开给你啊!”

哈!活过半个世纪的人,不知道什么是阳奉阴违吗?我哪会这样虐待尽忠职守的守卫?

周会快要开始了,我做好心理准备,师傅一定已经在台上对我念念有词了。我想着等周会完毕才上台去善后。师傅忽然出现在我的面前,跟我说:“你还没有把你的字擦掉!”

我说等周会完毕,我就上去擦掉。她居然说:“我没有地方放我的bag!”

啊~后台那么大,她没有地方放她的小小袋子,因为我在铁橱的一个角落上写了几行字? 我偷笑着目送她匆匆忙忙走回台上去。


很可怜,她没有地方放bag……

周会完毕,我就走上台去。大头也跟着上去。师傅就对着大头说:“我看那些字写到这么美,就知道一定不是你写的。”


哈!既然一看就知道不是大头写的,为什么之前又要把大头叫去“训话”呢?


大头还傻傻地跟她说:“其实我的字也很美的。”


我发现铁橱上还有其他的粉末,就拿出纸巾来,和大头一人擦一个地方。师傅看到我拿出纸巾,就说:“不要用纸巾,不环保,你一定要用布来抹!”

我说抹布在班上,不要浪费时间了。师傅说:“我每次也是这样去课室拿布来抹的。”


哦?她以为我们跟她一样,周会过后不用上课?我和大头继续用纸巾大力擦,把证据全消灭掉。


当我们要走下台去的时候,师傅又叫住大头,拿了一支没有电线的麦克风给他,跟他说:“你去W电器店买一卷电线。”


哗!我一时错觉大头是她的外劳。


放学后,我们就一起去W电器店买电线。电线买不成,变成买麦克风,因为带去配电线的麦克风已经坏了。


电器店的老板娘说:“你先拿一个mic去给师傅试用,肯定要了,我才开单。”


然后她又多拿一个出来说:“不如就拿两个去,试试看哪一个比较好才拿拿另一个来还。”


我刚要拿起那两个麦克风,老板娘又改变主意了。她说:“还是拿三个去吧!”


老板忍不住说:“越拿越多了!”他大概有点心慌了。


我把三盒的麦克风拿到车上去放。大头看到其中一个标签,他说:“哗,九十多块的!”


就这样随意拿去试用……




这一天遇到的人,怎么落差这么大?

 

8 comments:

  1. 幸好你吃饭的时候没有看每一粒米, 因为每一粒的落差也很大。。。 :-p

    ReplyDelete
  2. 你肯定在学校遇到的那一个真的是人?

    ReplyDelete
  3. 猿粪啊猿粪啊猿粪啊
    还有另外一个,时运啊时运啊时运啊

    ReplyDelete
  4. 我借给妳的龟壳,妳还没有还给我!
    妳的师傅比较厉害计较,所以这个时候妳看不到我是在跟妳计较的.....妳看不到看不到看不到看不到......

    ReplyDelete
  5. moot:
    米粒不会一直来烦我,所以我还没发现它们的落差。

    游荡花旗:
    大王蛇软绵绵的,专气人,不咬人。

    Ulat:
    非一般的人。

    萤火虫:
    她的米大概煮法不一样。

    Liam:
    生活点缀啊!乐趣啊!

    苦妈:
    我已经请飞鸽送还给你了。你耐心等候嘛!

    jb:
    我的日记+流水帐。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