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13, 2012

无关捐血

今天是捐血日。阿田问美女蓉:“你不是要穿短裙来的吗?”


美女蓉说要捐血,穿长裤比较方便。阿田说:“你穿短裙来,我们蹲在那边看,这样我们就直接从鼻子捐血了。”

听起来好像蛮方便的。不过因为美女蓉没有穿短裙,所以今天我还是依照传统方式,躺在担架上捐血。

放学后,阿田请我和大头去看Snow White and The Huntsman。
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这么放心让这个刚刚捐了血的人驾车载他们呢?他们不是认为捐血很可怕的吗?

当然,可以看到Chirs Hemsworth ,我才捐那么区区300cc的血有什么大碍呢?


 进场前,大头说:“听说白雪公主从头到尾都是黑黑肮肮脏脏的,而且她的表情也是从头到尾都像被吸血僵尸掐着颈项一样的。”


我们真的看到一个黑黑肮肮脏脏没衣服换的白雪公主,和一个造型变化多端的恶女皇。每个人一看的白雪公主就呆一下,连怪兽看到她也变温顺了。
大头说:“连怪物都是以貌取人的!”

可以肯定,怪物是男的。或者说男的都是怪物?

其实这是一部大杂烩影片,当然有很多剧情是不合理,或者多余的。不过,花七块钱就可以欣赏到疑似好几部影片了 ,真是超值!

看着空荡荡、我们前面完全没有观众的戏院 ,阿田说:“真的是很适合来纾解压力!”

看完戏,我们就去吃东西。我的四个胃又发挥用途了。大头说:“为什么你捐了血也是没什么不一样的?”


他以为我会脸青唇白晕倒在戏院门口?旁边又不是有一个Chirs Hemsworth!

转眼就到五点半。阿田说:“快乐的时光怎么过得这么快?为什么我教补习的时候,时间过得那么慢的?”


4 comments:

  1. 哦,黑色的白雪公主。那是不是有灰姑娘的影子啊?

    ReplyDelete
  2. 戏院没有人,大王妳有没有把妳长长长长长长的身体从A排椅子摆到N排,然后拿我的龟壳当枕头来靠?这样看戏最爽了!

    ReplyDelete
  3. 时常给你老点的大头,你确定他真的真的没有捐......鼻血?

    ReplyDelete
  4. tamiya:
    很有“吸血僵尸的老婆”的feel。

    苦妈:
    我旁边有两个人,不可以给他们可能到我的真面目的。

    jb:
    我的袖子没有喷到血迹,大概他对那么肮脏的白雪公主没兴趣吧。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