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29, 2012

活着的死人

秀凤一发现我在运动会的工作是用具管理,就跟我说:“你会做到半死,到时所有的人都回了,就剩下你一个人在收拾!”


那是她的惨痛经验。今天也变成我的惨痛经验。

惨痛的并不是工作。

用具管理只有我和宝宝两人负责。我们两人都是高大威猛、孔武有力……的反义词。

从体育馆回到学校,罗厘已经先抵达,司机正在卸货。我和大头立刻走去帮忙。罗厘上的用具全搬下来之后,我们就忙着到处运送收藏。

我们勉强看到两个五年级的童军,就把他们叫来帮忙。我看不到其他的童军,我也看不到宝宝。只有大头默默地在帮我搬运用具。

大头从天还没亮就开始帮我做工,运动会开始了就去做他自己的工作——计时,晒了一天的太阳后,运动会结束了又继续帮我做工,回到学校还要继续做苦工,做我的工作。

我们不停地搬着桌子、椅子、大阳伞、讲台……

我们是我、两个五年级的童军,和大头。叶露露看到我们在工作,她立刻走过来帮忙。

一大群下午班的老师就站在我们的旁边。她们围成一个圆圈,讨论着要坐谁的车去吃午餐。

校方在某餐馆订了座位,一点半开始,只要有十个人就可以开一桌开始吃午餐。

她们就站在我们的旁边讨论着要怎样去餐馆。

我们的面前堆满了桌子、椅子、大阳伞、支架,箱子……我们正在搬运着这些用具。

我一边搬东西,一边看着她们。她们看不到我们。她们在讨论午餐的事情。

老师的车子一辆接一辆地驶出校园。

大头搬了一件又一件的用具。我觉得很心疼。 他在做着我的工作。


终于看到副校长回来了。而我的拍档——宝宝,还有我的男童军们还在体育馆门外等巴士。他们还受困在那么远的地方,无法回来。


所有的用具终于收好了。我走到办公室去。
.
眼泪无法控制的流下来。
.
工作并不是很辛苦,辛苦的并不是工作……

24 comments:

  1. 我是pengurus peralatan!
    下面没有AJK了!一枝独秀!
    必须第一个来,最后一个走。
    找几个粉丝帮你吧!

    ReplyDelete
  2. 所以我跟老婆说,有机会就升级!
    不要搞到五六十岁还在搬用具!

    ReplyDelete
  3. 冷漠的人自私的人,这些老师又怎么教出有爱心助人之心的学生呢。。。

    ReplyDelete
  4. 蛇蛇,别怕,你不孤独。有人在别处和你一起哭,一样的心情,虽说是不同的事情。我妹妹在山卡啦地方,一个人的时候,自己哭。

    ReplyDelete
  5. 我很想很想很想抱抱妳.......我可以抱妳吗?

    ReplyDelete
  6. Jack:
    DG41在小学已经超过资格,只能升级,无法升职了。

    小庄:
    这群冷漠的人是一二三年级的老师……

    啤酒花:
    我觉得我没有哭,我在流着愤怒的眼泪。

    苦妈:
    你抱我的时候,我可以卷着你吗?

    ReplyDelete
  7. 大王蛇(哎呀还是很想叫大蛇王呀),

    有些人有些事情只看一面,不过有些很斑奶的人会客观的看两面。我一如既往的很斑奶,所以你不是一个孤独的怪胎蛇,还有怪胎猫跟你一样怪胎。

    愤怒是可以流泪的,只是不要拿恐怖的蛇尾来卷猫,不然猫会有大巴理由吃蛇的。

    ReplyDelete
  8. 对不起,我一直把升级跟升职搞乱。老了。
    再多几年你们就48,52,54咯!还是普通老师?
    我要看他们如何处理。

    ReplyDelete
  9. 我听妹妹的心事与心声。多多少少一点点点明白你的心情

    ReplyDelete
  10. 还好,你还有大头和两个五年级的童军。

    人类还是有希望的。


    * 大头很有义气哦,感动死我了~

    ReplyDelete
  11. 波波:
    我性格刚烈,无法伪装……

    Jack:
    我们乐于当普通老师,薪水津贴才是推动力。

    啤酒花: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不平等,幸好这是轮流的。

    潜水同学:
    所以很心疼~

    ReplyDelete
  12. 有这样没爱心又乱爱批评的老师,谁肯会帮你呢?

    ReplyDelete
  13. 大王蛇这样的态度, 肯定是鸡鸡眼中的刁民。

    没见到那个“玩完一个马X西X"的活动,鸡鸡方面动都不用动手, 只需要用上几千万的民脂民膏就搞定了。

    ReplyDelete
  14. 怎么人家做老师你就做劳师。。
    多练下太极拳吧,下次要么多几个劳师帮忙要么就是别人当劳师。。

    ReplyDelete
  15. 还有一个老师很可怜在烈日当空下痴痴地等巴士,无法赶回来……

    我是个刁民没错,虽然下一届应该不会再由我来负责管理用具了,可是我还是向上头提出要求,下一屆的运动会别再做出这样残酷的安排了。

    不过我忘了推荐那些【樱樱美代子】的下午班老师。

    ReplyDelete
  16. 遇到这么冷漠的同事,真的很心寒。
    或许下次可以直接开口请他们帮忙?

    ReplyDelete
  17. 还好有大头帮忙,还有两个童军。抱抱。

    ReplyDelete
  18. 还有叶露露老师帮忙,感恩……

    ReplyDelete
  19. 有没有请大头吃?(还是大头请你吃?)

    ReplyDelete
  20. Liam,
    大头这么有义气,当然是……他请我吃,感谢我给他做这么多工作^^

    ReplyDelete
  21. 外劳干苦工每月薪金才七百,想想他们,就不会这么难过了,因为你和大头是高薪苦力。其实,许多人都是自扫门前雪,所以教育才会失败。你教什么小学,我送我的孩子给你教好吗?

    ReplyDelete
  22. 大头很好人,这种朋友,认一世都没关系!我好感动!

    ReplyDelete
  23. 都说了大头实在是好人。他只是怕痛,不敢捐血而已。。。

    ReplyDelete
  24. 无名:
    工作并不辛苦……
    我的确是高薪苦力,但大头不是,他是廉价代课老师。

    萤火虫:
    我会转告他。

    jb:
    其实那天他已经准备去捐血了,不过医护人员不等他。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