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20, 2014

血不滴子

我死心不息,星期日又跑去捐血,还成功说服航航一起捐。

这次成功过关。由于很多人,所以也没要求一定要抽左手。应该是第一次从右手抽血,结果就有点悲剧。

其实我一到那儿,阿田就告诉我,有个女学生比帅哥更可怜。帅哥虽然左右手都被扎了针,最后也成功捐了血,可是这个女学生左右手都被抽了血之后依然无法装满一包,结果那未满的血包就被丢掉!

我没想到这样可怜的事情也可能发生在我身上。我一躺下去,就从交谈中发现那个护士是打酱油的。

我的血管清晰可见(其实就是要说我很白),除了盲人,哪会有护士找不到的?可是那个打酱油的护士竟然说不知道能不能把针扎进去。

事实证明,哪有可能扎不进,她又不是瞎了。

听说我的血很快就流出来。我以为会像往常一样,很快就装满一个血包。可是,后来打酱油护士不知道为什么要矫枉过正地“乔”一下我手上的针,结果我的血就不再流出来了。

然后我的手就很痛了。

打酱油护士又东“乔乔”西“乔乔”,要让我的血继续流出来。我看不到真实情况,只听阿田一直跟我说:“停了。又停了。”

肉里扎着一枚针已经痛了,还被打酱油护士移来移去,很痛,很geli啊!

我想得到我的血包会被丢掉,心也很痛。

打酱油护士当然也不肯放弃。我问她,是不是会丢掉我的血包,她模棱两可地说还可以用的,就当作single(?)我也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她继续折磨了我很久,我的血勉强装满半包后,她终于放弃。

跟我相反的是航航。他早就完成捐血,却脸青唇白地在床上躺了很久。护士告诉他:“噢,抽太多了!”

太大的血包应该不会被丢掉吧?我想着我的血包可能会被丢掉,真的很不甘心。

阿田跟我说:“你知道为什么今天我不敢捐血吗?我的偶像没有来,所以我不敢捐。”

她的偶像,就是那个很厉害打针、很厉害抽血的男护士。

我从不认人,但经过这次教训后,我会记得,有些护士是来打酱油的。

现在手臂还一大片瘀青,很不甘心啊T.T


10 comments:

  1. mesti lu punya muka punya pasal.. face problem!

    ReplyDelete
  2. 我捐了十次血,也是有一次捐到300ml就停了。那袋血包填满是450ml的。不懂有没有被丢弃?

    ReplyDelete
    Replies
    1. 300ml应该没有被丢掉吧?女性都是捐300ml的,最多把你当作女的。

      Delete
  3. 可惜不能叫他们戴个打酱油的牌子。

    ReplyDelete
    Replies
    1. 他们之间的谈话可以听出端倪。

      Delete
  4. 我最“幸运”!十次抽血九次手臂皆瘀青!护士说我少运动,血管过小的缘故!

    ReplyDelete
    Replies
    1. 我常運動,血管很大,也是一樣瘀青。都是我自己的錯。。。

      Delete
  5. 阴公~妳那瘀青一大片的手臂现在一定很像一条茄子了!

    ReplyDelete
    Replies
    1. 现在介于青色跟紫色之间,像一条坏掉的茄子。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