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18, 2014

烟消云散

放学后,帅哥拿着个录影机来坐在我旁边,说是在做工。过两天又是运动会了,帅哥负责录影。

每回运动会,男老师都是负责摄影,录影,裁判…用具管理这种粗重的工作就给女人做,所以我今年又管理用具了,shit! 很气愤啊!

由于心里不平衡,我命令帅哥,当天只可以录我一个人。而我就会在运动会那天穿到像彩雀一样,化浓妆,配细跟高跟鞋在体育馆里满场飞。

帅哥很淡定,只是说:“当作你的个人专辑?”

今天终于看到那个录影机,我问帅哥:“你选了没有?你要录我穿晚装、运动装,还是泳装?”

帅哥选晚装。晚装必须配高跟鞋,这样他可以录下我在体育馆跌到脸青鼻腫的证据。

既然帅哥选了晚装,这样我就要动手做晚装了。垃圾袋做晚装。帅哥一听到我要用垃圾袋做晚装,先噗一声笑出来,然后就问我用什么颜色的。

我说黑色,他说:“你不用蓝色的了?”

啊?

我不喜欢蓝色垃圾袋做的晚装,就跟他说要用布缝也可以。我还提醒他,我是真的会缝衣服的。

他回答我:“我知道,以前我的衣服也是你缝的。”

啊?

他说:“你给我们我们演三国演义。我演皇帝,你缝蓝色的衣服给我穿。”

啊?为什么皇帝的衣服是蓝色的?

帅哥说:“你写的,黄布都被黄巾贼偷掉了,所以皇帝只好穿蓝色的衣服。”

啊?我曾经这么有创意吗?

训练话剧表演的那几年真是一段痛并快乐着的日子。

我有点伤感地告诉帅哥,写剧本,编话剧是我很喜欢很喜欢的事情。但一切已经过去了。三国演义应该是男童军的最后一场话剧。

帅哥说是。他好像比我更清楚“当年”的事情。那些可能是他童年的快乐回忆,但过去的快乐悲伤我都希望彻底忘记。

而且,现在我转行了,从此被定型为运动会的苦工—管理用具。或许在高层眼中,我高大威猛,孔武有力,并且是身手敏捷的童軍教练。

学校没男人了。


8 comments:

  1. 做么说到很惨的样子? 运动会罢了嘛!! ^^

    ReplyDelete
    Replies
    1. 当中的惨痛,心灵上受到的伤害,只要亲身经历过才会明白。
      请参阅旧http://shanzhaidawang.blogspot.com/2012_06_01_archive.html

      Delete
  2. 大王请息怒。

    想必大王是个真正的王者, 不但在蛇的世界称王, 在人类(还是不是人?)的世界里也被赋予重任。

    男老师在这个人类(还是不是人?)的世界已经是少数动物, 我们一定要好好保护他们, 不让他们在我们的世界灭种。

    小女子
    菊姿

    ReplyDelete
    Replies
    1. 所以帅哥录影的时候我会为他撑伞,保护他不被阳光晒熔。

      Delete
  3. 用具管理嘛, 趁机会出阿公数,说你要4 架推车,5 架推土机,还有左右保镳两个, 一架手提电脑做管理用。 哇咔咔咔咔。

    ReplyDelete
    Replies
    1. 不是这一回事。所有的用具都已经有了,我们负责搬上罗里,载去体育馆,到了体育馆再搬到赛场。运动会过后再搬上罗里,到了学校又从罗里搬下来,整理,收藏…

      这些粗重的工作都是我们这些“高大威猛”的女老师和小朋友做的!

      Delete
  4. 我好想过两天去妳的学校帮妳搬东西,可是....可是那一天我刚好要回乡陪肥佬哄肥佬开心给肥佬解相思愁,所以帮不到妳。哇(大哭)~~

    ReplyDelete
    Replies
    1. 沒閞系,我找到助手了,你去風流快活吧!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