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21, 2010

澳门修行记

中秋节是香港的公共假期,ccw 决定当她的侄儿们的保姆,一家团聚,不陪我们到澳门去。我决定无论如何都要黏着丽娜,不管他们要不要让我这个“半陌生人”一起去。

酒店提供免费巴士送住客到码头搭渡轮。我们决定买八点过后才回程的来回票,虽然要多付二十港元,不过看样子如果有十点过后才回来的票的话,丽娜一家可能也会选择十点过后才回来。我们的腿又要多断一次。
从香港要到澳门去,同样的一个国家,还是得出示护照,排队过关卡。出境表格就被收了。地球人真是麻烦。
上了船不久,就有职员来派入境表格。又要填写入境表格。船开了一阵子,好不容易把表格填完,一抬头就立刻晕船了。后来就抱着马桶呕了两次,以为胃已经呕出来了。
其实当时我们乘的并不是船,简直就是过山车。报告说:由于天气恶劣,船将会延迟抵达。。。我想我可能会在船还未靠岸之前就因为胃被呕出来而死掉了。

不过幸好一个小时后,我还来不及死掉,这艘过山船已经抵达澳门的码头了。离开了可怕的过山船,我开始慢慢活回来了。我们走到码头外,寻找我们要搭的赌场免费巴士。蒙查查上了车,我也不知道我们到底要去哪里,总之我下定决心要死死地黏着丽娜就对了。
我们下了巴士,走入一条小巷。
看到这个不知是什么马统的牌子,想起万能国的"马桶"。
原来丽娜要去购买著名的蛋挞。可惜因为这一天是公共假期,人家没开店。我们只好先到一旁去吃早/午餐。丽娜自己没点饭菜,只是在家人的盘里东夹一块西夹一块的。问她为什么不吃,她笑眯眯的,一副很神秘的样子。
吃饱了,我们步行到附近的广场,天开始越来越黑,还下起毛毛雨来。我们继续往里头走。这时丽娜说:“等一下有很多免费的东西吃。”

那条路越来越窄,拐了个弯,变成一条羊肠小径了。两旁都是卖饼卖肉干的商店,店外店里摆满了免费试吃的XX饼,YY肉干,任拿任吃!难怪之前丽娜不吃午餐!
我们吃了杏仁饼、鸡蛋饼、芝麻饼、花生饼、猪肉干、山猪肉干、牛肉干。。。甜的咸的辣的。我们继续走,继续吃,其实我不知要走到哪里去,可是我一定要黏着丽娜,不让她离开我的视线,要不然我就会不见。
原来美食小径的尾端就是圣保罗教堂的遗址。他们为这道庄严的教堂前壁去了一个很无厘头的名字:大三巴牌坊。害我一直以为那是个很多三八婆的地方。
既然来到了,当然要继续往上爬。
爬上牌坊后方的铁架不久,丽娜的女儿也上来了。她说:“我很怕。”当然我也很怕,不过既然有别人和我一起分担这个怕,我就觉得我的怕少了很多了。
拿出手机东照照西照照,就发现了“许愿池”。竟然有人把钱币抛在墙壁上那块突出来的砖头上,把它当成许愿池了。我的钱每一个都像牛车轮那么大,当然不会舍得拿出来许愿。
从牌坊上下来,又站在正门口胡乱拍照。结果就听到一对情侣在吵架。我很努力地偷听了很久,还是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只看到那个女生美的冒泡。无可奈何的男生最后泄气地走到里头去休息备战,美女就站在门口嘟嘴玩手指。我为了偷拍美女,只好假假地拍了很多老柱子的照片。
拍够了,就舍石阶取石道走下斜坡。要走出去,当然又要经过充满美食诱惑的小径。我们的手又不听使唤地拿了一块又一块的高热量食物往嘴里送。
进入一家卖纪念品的商店,看到贱人贱踏蛇王的贴纸,忍不住就拿起手机来拍照。当然就被警告了。一走出店外,丽娜的先生也在外面埋怨:“我只是从外面往店里拍照也不可以?我们华人都是这个鬼样子。。。”

虽然整个肚子已经装满了饼干肉干,丽娜一家人还是去排队买了猪扒包来吃,然后又说要去喝奶。原来他们要去吃炖奶。他们肯定比我多出四个胃,我甘拜下风。
我们点了什么什么双皮炖奶,也不知道那是什么。问店员,双皮炖奶的双皮是指什么,得到的答案是:“噢,呃,我也不知道。”

吃完不知道是什么的炖奶,我们就搭巴士到某个有著名猪扒包的地方去。下了车,我们继续步行,经过博物院。由于是公共假期,入门免费,我们就进去了。管理员请我们先往左边的展览室参观。我们这几个乡巴佬一看到那透明的走到,僵在那儿不敢走进去,怕死会掉到下面去。后来看到别人没跌死,我们才跟着进去。
中秋节没粽子吃,可是看到这个龙舟的残骸,心里也是觉得很踏实了。
从博物馆出来,继续走了一小段路,就有来到有最出名猪扒包卖的地方,好像叫大利来记咖啡室。
结果又吃了猪扒包。
经过我的精湛拍摄,猪扒包被拍成了不知名的恐怖东西,有点像。。。没有壳的蜗牛?
吃饱了,有继续走,走到钜记饼家,买了很多杏仁饼,进贡了不少港纸。
幸好对面的葡式餐馆也休假,要不然丽娜一家人又要进去吃葡餐,我就会禁不起诱惑,又跟他们同流合污了。

吃不成葡餐,我们只好提着一包包的杏仁饼,往赌场走去,准备要搭乘赌场的免费巴士回码头。走了很远很远的路,双手双脚都要断了,终于走到威尼斯人度假村。丽娜带我们进入里头参观。酒店上面有个广场,一抵达就觉得怪怪的,天突然间就暗下来了。

天空是假的。好好的一片天就在头顶上,可是人们偏偏要造个假天空!
走走看看,以为来到了云顶。原来天下文章一大抄。
不过这里划船的可是真人,还一边划船一边唱高音摆甫士。
看完杂技表演,我们就到酒店外等巴士。
这一回不敢在渡轮上填写入境表格了,只好麻烦丽娜的女儿帮我写。我只能像脖子扭伤无法动弹的僵尸一样全程闭目养神,养到差点睡着。
回到香港,幸好德士司机愿意载五个人,我们总算顺利回到酒店。

6 comments:

  1. 报告大王:大王傻啦?做末是中秋节咧?
    还吃粽子?一定被贱人踏到蛇王的影,魂不见了~

    ReplyDelete
  2. “我只是从外面往店里拍照也不可以?……”

    眼睛型袖珍相机的出现,相信也只是时间的问题。不久以后,记忆体容量可以超越一百TB,人们可以记录自己每天看见的事物,然后可以从新查看,找寻在记忆里遗忘的东西……

    最后,大概会有一种超级试验,让无意识的人(复制人?),看某人一生/部分的经历,是否会产生同样的人格和意识。又或者,让超级(当然是现代的人觉得超级)电脑去处理某甲一生的经历,从而判断出其人格和主要意识,以人造智商取而代之,延续世界名人/超人们的智慧与判断力。

    当然,与现代世界有着宽大的技术鸿沟,属于天方夜谭……

    ReplyDelete
  3. *眼镜

    眼睛型相机太恐怖,除非是给盲人使用…

    ReplyDelete
  4. 我最爱吃杏仁饼了,
    刚刚就有人请我吃澳门杏仁饼,
    好味!
    大王蛇,妳的杏仁饼吃完了吗?

    ReplyDelete
  5. leejiajia:
    中秋节不是念作duan wu jie吗?

    你一定是看错了字,快揉眼睛。

    David:
    到时就会发生满街抢眼镜砸眼镜的暴力事件了。

    苦妈:
    还剩三块。下次你去澳门记得帮我买一打回来。

    ReplyDelete
  6. 不会,不要用现代人的眼光去看以后的人。

    一个人在做,别人没份,叫垄断。一堆人在做,并且直接破坏或威胁到不做的人,叫犯罪。都在做,罪恶就会被合理化。有的国家,人人都在犯罪却不破坏其自组性,依然可以建立稳定的社会结构。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