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23, 2010

监考风波

小魔女在许愿气球上为我写了祝福语——监考开心。

监考其实并没有什么不开心。从第二天,主考官让我去第三个课室监考开始,我就知道之前看到的都是片面的假象,其实妖魔鬼怪都集合在第三间课室里。进行着这么严肃的考试,他们还是无法克制自己,交谈、推桌子、敲铅笔盒,捏塑料袋,一波接一波地来,搞得我无法离开他们的面前半步。

终于挨到第三天。考英文试卷二的时候,主考官又让我去第三间课室监考。我们必须等待领取考卷,学生已经先在课室外排好队等候。我抱着考卷走去,来到第二间课室就听到有人大声说:
“ Cina balik Cina !”

然后他们看到我,立刻静下来。我没出声,只是用眼神扫射他们。其实我根本听不出是谁在喊,可是做贼的人自己心虚。我瞪了他一阵子,走入课室,听到他们小声说糟了。

一进入课室,我就忙着分考卷,彻底的把这件事情忘掉了。而且我也完全认不出他们的样子,个个黑黑肮肮脏脏的,根本看不出谁是谁。不过前面两个捣蛋鬼我倒认得他们,所以就暂时没收了他们的铅笔盒跟塑料袋,只给他们用铅笔,结果就风平浪静,闷到不得了。

午休时间,我们到会议室去吃午餐。他们的校长走过来忽然拍拍我的肩膀,示意我过去,然后就跟我道歉。

我真的完全忘掉发生什么事情了。

她说:“刚才我的学生对你说了不好的话,请你原谅。我已经教训他了,等一下我叫他来跟你道歉。”

她说了很多次对不起,然后走出去把那个出言不逊的学生叫来,要他跟我道歉。我又不能把他装在网里头进行凌迟,只好接受他的道歉,劝他以后不要再犯了。

其实如果要赏他巴掌,我也根本不记得他的脸。

其他老师纷纷问我到底那个学生对我说了什么。我只含糊地说:已经过去了。

主考官这时才提醒我们,如果事情发生在课室里,我们必须告诉他,因为他必须呈报。

我其实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肯说出来。

为了免得引起动机?

幸好我也没有不开心。大概是小魔女为我写的祝福语奏效了。

18 comments:

  1. 真过份!
    应该讲:ular balik hutan!

    唉!小小年纪就被洗脑了,
    大了可就不得了咯!!

    ReplyDelete
  2. 你必须呈报上去,你的主考官说的不错。因为那是侮辱监考官。把事情搞大,才是杜绝同类事件的办法。
    所以这个国家没有执法,因为华人息事宁人。马来人就看准了这点。

    ReplyDelete
  3. 应该说出来,我们就是太会姑息~养奸了!

    ReplyDelete
  4. “我又不能把他装在网里头进行凌迟……”

    (你的潛意識還蠻暴力的)

    老師沒讓他人打倒,好榜樣。

    ReplyDelete
  5. 你是念在他们是孩子吗?如果是我,我也接受道歉算了.当然,如果对方是大人,我必闹大它!

    ReplyDelete
  6. 楼上的Botak和leejiajia,又再发懒揸吖!

    连尊重当事人选择的权益,都要以大义禀然的模样来否定??!!这摆明是虚胖嘛!


    2750廿三号

    ReplyDelete
  7. 那兩個叫華人滾回中國的校長都沒事了,小孩還能將他怎樣啊?~

    ReplyDelete
  8. 我们民政党的贱种就是那样的想法。

    凡事妥协才符合国阵精神。

    要不我们的许子根也不会翘起屁股让人插了。

    2750廿三号

    ReplyDelete
  9. 差一点就可以看你上报了~~

    ReplyDelete
  10. 大王蛇是谅解小孩。 那些观念,是大人的错。而且小孩子有时只是说爽,不知道什么叫歧视。大王蛇扫射一下也可以让他们收敛了。

    而且也不可能给孩子们上一课, 那是番薯国的政策问题。

    ReplyDelete
  11. 苦妈:
    ular lebih suka sembunyi di sini。

    Botak,leejiajia:
    他不是对我说,而是自己发疯。我们的华裔孩子也常常私下辱骂其他种族...

    小强:
    我是暴力童军教练。

    薰衣草夫人:
    我没那么大量,而是因为他并不是对着我说。

    2750二十三号:
    你是墙头草?

    555:
    只能用眼神扫射他。

    Jerry:
    如果上报,我一定要求把你的名字和照片也一并刊登。

    moot:
    我是没放在心上。
    我不是人...

    ?

    ReplyDelete
  12. 我的观点,整件事是这样的:

    甲方的爷爷留了一间家给他,在没有大王的年代,法律是"I come, I see, I conquer!"的,乙方无家可归时,借宿于甲方家。甲方和乙方共同创建家园。过了几十年,双方的后代有‘争执’时,甲方的后人说:“你滚,我们再也不需要你。”,乙方的后人说:“你不能说这间家属于你的,它也有我们的血汗建成的。”

    确实从另一种角度来看,和种族其实是没有关系的,即使同族也会发生一样的事。只能说把这些挂在嘴边的人心胸狭窄而已。真正牵涉种族的是文化差异所造成的‘争执’。每个人和别人有争执时,都会叫别人滚,是很正常的现象,不明白为什么和政治有关,以前我中学的训导主任很凶,骂人时也叫华人回中国、印度人回印度,我们都当他在放屁而已,因为自己心里明白,就算我们想回,中国也不一定要回收我们,我们已经不能算是中国人了,要懂得入乡随俗。

    马来人无非是发泄心中不爽而已,就是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有优势,我们永远不可能骂回他们:“马来人回马来西亚!”,历史早已把他们变成马来人,他们付出的是时间成本,我们付出的,是物资成本。既然两者都有付出,何必去计较那么多?时间,才是人最大的敌人,人没有办法超越时空,历史里永远都有洗不清的冤案。

    ReplyDelete
  13. 蛇蛇是不是打算时候在后巷里把那个家伙给吃掉?=0

    ReplyDelete
  14. 倫家有點疑問.......不能罵馬來人回去馬來西亞,那.....可以罵他們回去森林嗎?

    ReplyDelete
  15. 无名氏9:36pm:
    有同感。

    Ulat:
    吃了这种生物,舌头会肮脏的。

    无名氏3:12pm:
    不如试试看骂他们回云南。

    ReplyDelete
  16. 倫家,有历史根据吗?其实,所有的人类也可以被这样骂。从他们踏上这个土地,就有皇朝了,怎么说也比土人进步,人家又不住森林。你的思想比别人快一点,就叫人回森林,如果有人思想比你进步,是不是也可以叫你回森林?这样说话会显得我们很嚣张,好像自己很厉害一样,如果马来人的出发点是他跟不上你的脚步,所以老羞成怒,我们再表示自己很厉害,会使情况更糟糕。有没有不比较合理的?比如你去朋友家,吵架了,他叫你滚,你会怎样回应他?

    ReplyDelete
  17. 伦家如果去朋友家跟朋友吵架,那不用他叫伦家滚,伦家也会自滚,那叫不欢而散。这个比喻用得不太恰当.......而且啊...伦家还真的没遇过跟别的伦家吵架,而且还是吵到会叫人滚的....偶们都嘛有受过教育......

    ReplyDelete
  18. 只能说这是大马教育的失败。。。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