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26, 2010

抓狂的升级

已经来到九月了,校工还是很坚持很有原则,明知有课外活动,课室不开就是不开。学生把两托鸡蛋从车上拿下去之后只好先放在课室外看守着。

这一次比较好一点,至少让我找到有钥匙可以开课室门的校工。


还没从校工室走到课室,就已经看到好几个穿着便服的小孩子在玩那些鸡蛋。看守鸡蛋的队长无法制止他们。我骂了他们一顿,叫他们离开。最矮小的顽皮学生是张生面孔,走起路来一副Mark哥的样子。我觉得他是他们的大佬。


由于还有很多准备工作要做,看不到我们的童军团长,我有点担心他没有来学校,因为星期五那天他没有问我他每次活动前必问的问题:“老师,你的男朋友有没有来?”


幸好我才问起团长有没有来,团长就出现了。他一看到我就问:“老师,你的男朋友有没有来?”


果然这是非问不可的例牌问题。我说没有,他就露出松了一口气的表情。有时候还会说:“幸好,他没来,我没这么压力。”这个年代,连小朋友都有压力!


把活动交给团长去主持,我可以先去开了童军室,再到工具室去拿了十套炊具、六把刀和十盒火柴。这些东西,一个人,一手就可以一次过拿完...我怀疑我是神。


我要求嘉恩帮忙带学生去童军室把以前收集的树枝拿出来生火用。她问我童军室在哪里。


一些学生有资格考脚车,我又得去拿体育室的钥匙。我让其中一位老师把刀放在篮球场中央,学生可以在那里劈柴,我们可以看得一清二楚。一部分的学生去拿砖块,然后他们就在篮球场上准备起火


在篮球场上起火!我们的老师到底在做什么?


童军室里明明收藏着很多树枝,可是放眼看去,各组只拿到寥寥无几的细小树枝,想要把鸡蛋煮熟简直是梦。那些树枝到底去了哪里?学生说:“童军室里有很多,可是老师不让我们拿,她说太大,不能用的。”


大的树枝不可以用,那我拿来那么多把刀干什么?人蠢的确是无药可医的。结果学生就跳上去把活生生的芒果树的树枝拉下来当柴薪。


后来学生又去童军室拿了一些来用。不停地有学生来问:“老师,我们什么时候才可以用那些刀来砍柴?”


原来是云老师不让他们用那些刀。她以为那是我摆阵法用的道具?


幸好还有一个阿玉帮得上忙。我随口要求她去让学生考脚车,结果她三两下子就把事情办好了,还把道具都收拾好了。


好不容易,学生终于把鸡蛋煮熟吃掉。我收拾好了那六把刀,要求无所事事的嘉恩帮忙拿去工具室收起来。她不知道工具室在哪里。我解释了半天,把那些刀交给她。她说:“你可以叫一个学生帮忙拿吗?太重了,我不能拿。”


对,太重了,我刚才只不过一手拿着十个炊具加这六把刀加十盒火柴而已。


我觉得孺子不可教,索性直接叫一个学生把这六把刀送到童军室去收。不过下场是——后来我在生活技能室里看到这六把刀。当我把刀拿到童军室去收的时候,又看到里面还有一大堆干树枝。呜...我还得找另一天来清理这些树枝!


这时云老师看到一个学生在吃鸡蛋,就一直唠唠叨叨地对他说:你不可以这样吃,你应该要那样那样吃.....


连学生要怎样吃他亲手煮的鸡蛋都没有自由,到底要如何训练出有创意的学生来?


我被这两位老师弄得有点抓狂...


收拾好了所有的东西,发现忘了锁好体育室的门,只好又从办公室走去。结果就看到一些学生在玩球。因为体育室没有锁,所以他们就进去拿了球出来玩。我走到体育室,遇到守卫,他又来烦我,向我投诉那些学生拿球出来玩blah blah blah...


我的抓狂已经来到第二级了,把学生骂来收了球,锁了体育室,守卫又来投诉。他说有个学生用粗话骂他。天,又是那个Mark哥!他们都坐在弹簧床上,有些小孩子就在上面弹跳,挑战校规。


一看到他,我的抓狂立刻飙到第三级。我以为他不是我们的学生,可是他说他是三年级的学生。


这个Mark哥否认他对守卫说粗口。他说他当时只是对守卫说tolong。我要他写下名字,他在写着的时候,弹簧床上的小孩子继续弹跳,Mark哥无法写完。我的抓狂飙到第四级,破口大骂那些小孩子。然后我就看到小孩子旁边有个家长。


这些家长都不担心小孩子的安危,我为什么要这样不顾仪态骂他们?平时我只是小小声告诉他们:“不要跳,会敲到头的..."


骂了人,记了Mark哥的名字,我开始担心这些家伙会对我的车进行美化,所以连忙把车移开,放在守卫看得到的地方。


幸好接下来有比较开心的事情要做...

6 comments:

  1. 如果妳的男朋友有来,
    妳就不用抓狂了。。。。

    ReplyDelete
  2. 人无生气,犹如机器;人太生气,有如乐器。

    ReplyDelete
  3. 只是不解这些小孩为什么这么关心你的男朋友有没有来?

    ReplyDelete
  4. 大王怎么今天你那么看不开?一直要生气???

    ReplyDelete
  5. 苦妈:
    这跟男朋友无关,那个Mark哥有巨大的负磁场,让人一见就抓狂。

    David:
    我也觉得我像个鼓。

    薰衣草夫人:
    这个团长很尽责,很怕做得不够好。有些小孩子是想知道有没有游戏玩,或会不会被玩...

    tamiya:
    我也觉得很奇怪,那天根本就是应该很开心的一天。那Mark哥的负能量太大了。

    ReplyDelete
  6. din ask me there....
    then u current leader ma more tension lo....
    how got so stupid de ppl... omg...
    long time din go kwang wah lo....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