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30, 2010

万能国警察的高超效率

万能国的警察吃大便。
万能国的警察吃大便。
万能国的警察吃大便。
万能国的番薯警察最有资格吃大便。


太空船菜市场路的交通永远大混乱,路旁永远摆满胡乱停放的车子。警察到底在哪里,没有人知道。

其实就是没有警察。正确来说,是警察没有做工。

有一天,警察终于蒲头了。跟大队胡乱停车(我认为)的宏宏宏就接到牛肉干了。每天那么多人胡乱停车阻碍交通,为什么宏宏宏会中招?那是因为他驾出去的是肥肥的车,肥到很耀眼跑不掉,才会被同等肥的警察捉到的。

宏宏宏是不是一等公民不晓得,可是却第一时间去警察局还罚款。他碰了第一道壁:“交通警察局已经搬到XXXXX去了。”所以宏宏宏就终于想起这个住得那么靠近交通警察的老师了。

靠近交通警察的老师虽然不曾犯交通规则,可是却因为帮别人缴交交通罚款而累积了几次碰门钉的惨痛经验,知道柜台只开放到三点,所以必须匆匆忙忙在三点之前抵达警察局。所以就帮宏宏宏接下去继续碰第二道壁、第三道壁。。。
警察局面向西方,短短的凉棚无法挡住下午毒辣的阳光。大家站在柜台前排队晒咸鱼。

第一次去,晒到热烘烘后,只得到一句话:“Belum masuk sistem lagi, bayar minggu depanlah.”

那时是宏宏宏接到牛肉干的第三天。OK,我等。

过了一个星期,第二次去警察局。继续晒咸鱼。得到同样的一句话:“Belum masuk sistem lagi, bayar minggu depanlah.”

唯一的差别是:第一次是男声,第二次是女声。


这已经是宏宏宏接到牛肉干的第十天。十天的时间还不够他们把资料输入电脑系统。

一定是因为警察没有空。他们很忙,忙着吃大便。

Tuesday, June 29, 2010

见不到面

放学了,我们还在忙忙忙,训导主任还在讲讲讲。。。

今天的瑜伽课,我们又迟到。明明已经坐在垫子上了,大家还是讲讲讲,似乎有说不完的话,忘了是要去学瑜伽的。结果就和平时一样,明明说好1:45pm开始的,又拖到两点多才开始。

三两下子,又来到大休息了。当然又睡着了。幸好/可惜听到老师的声音又醒来了。

其他老师的优惠配套到今天就结束了,大部分的人都决定要继续下去。瑜伽老师问:“要不要换时间,把1:45换成2:00,大家就不会迟到了。”

她不了解我们的坏习惯,就算换成三点,我们还是会迟到的。我坚持反对换时间。

瑜伽老师很体谅地问:“一点四十五分你们是不是来不及?”

笑话,我们不到一点就放学了,哪里会来不及?

阿如笑着说:“我们讲话嘛——”

瑜伽老师建议我们:“你们来这里才讲啦!”

阿如说:“除了这几个,我们还要跟别人讲话。我们很难见到面的。”

我们很难见到面的!

听起来有点悲伤,却是事实。

大家都忙到要死,真的很难见到面的!虽然我们在同一所学校上课。我们甚至一整天都见不到旁边桌位的同事!要谈天,就得等到放学后了。

除了训导主任。只有训导主任每天像樱樱美代子一样,在办公室走来走去找人讲话。

很想扁他!

Sunday, June 27, 2010

一起来打结

原来家里的大大小小全是瑜伽高手。枉我还得花钱去学。
一定是因为个个瘦巴巴的,没有肥油肚腩堵着才可以这样360度乱乱转。
不过要这样嘛,就有很高的难度了。
一定是因为没有胸才能做到的。
谁叫她不吃早餐、不吃午餐,甚至可能也不吃晚餐。不久她可能可以把两个肩膀折起来了。


Saturday, June 26, 2010

独占

“你的手机老是不开声音,不接我们的电话,我们要找你很难。”大家七嘴八舌。

“我心情不好,所以把声音关掉。等几个月后,我心情转好之后才开声音。”

“可是我要打电话给你呀,你都听不到电话响。”

“我知道你会打电话给xx找到我的。”

“真是的,还要通过别人才能找到你。不如你把手机设定成只有我打给你才会响。”

噢,所有的人都说不会设定。

到底能不能?

Friday, June 25, 2010

校园狂热份子

一个运动会弄得我晕头转向,脑袋装浆糊,无法思考。星期六的课外活动又照常进行,一点取消的迹象也没有,性教育专家又不愿意来主讲。正愁着不知要如何打发那漫长的九十分钟,忽然就来了个太俊。

太俊实在太喜欢教书了,等不及五年的师训课程,竟然牺牲一个星期的假期来学校当代课老师。师训学院的学员来学校当代课老师,真是匪夷所思。

我问他,星期六要不要来帮我。他想了想,问了时间,又问了人数。就开始在脑袋里想好活动了。我以为他还在考虑,又再问一次,到底要不要来。他立刻很肯定很高兴地说要。然后还加一句:“叫你的男朋友也来。”

原来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他大概希望大家都像他一样,那么热爱校园。好吧,我就恩准吧!

太俊打了电话后,又说:“我也叫了这个人、那个人,凡是有空的人都来一起搞活动。”

好像真的可以一呼百应的样子。

这时阿田经过,以为他要回家了,就跟他说再见。太俊向阿田招招手,然后一脸沮丧地跟我说:“我只能等到明年再来当代课老师了。”因为师训学院的假期是跟学校一样的,除了六月有比学校多一个星期的假期。

我取笑他:“毕业后你就要在学校教书,一直到教到六十岁为止,差不多要教书一生一世了。“

他说:“我太热爱校园生活了。我的计划是将来要当中学老师,然后当钟灵的校长!”

为什么一定要当钟灵的校长呢?

他说:“我取代带他,改变钟灵的校风,让钟灵改头换面!”

十九岁肯定有梦,有梦最美丽~

不过

有一天,当他当了校长,不管是哪一所学校的校长,他肯定会忘掉今天的理想,忙着管理学生的发型和眼镜。

Thursday, June 24, 2010

真的这么有爱心?
是好奇吧?



有人来向阿泰订鸡蛋,肥婆也顺便顶了一托,要求要小粒的。

阿泰说:“小粒的?处女蛋?六月开始没有处女蛋了,天气太热,生不出来。”

六月开始没有处女蛋。连九岁的小女孩都生孩子了,地球上已经没有处女了,哪里还有处女蛋?

肥婆说:“我结婚那么多年都生不出孩子来,她竟然九岁就生孩子了。”

然后大家就七嘴八舌地批评——

“XX日报很衰的,什么都登出来!”

不是批评那位九岁的小妈妈。


真的全城都在找那位小妈妈?都是因为看到无良报章的报导而产生好奇心吧?

Tuesday, June 22, 2010

高效率的电讯局

某自以为天下无敌的人搬了家之后,由于没有电话线不能上网,两兄弟简直无法活下去了,就决定自己到TMpoint去申请电话线和streamxy。听到他 们把配套说的那么好康,我也搭他们的顺风车去换了。

雨下了一整天,我还担心他们放学后不能回家,更加不可能来载我,却原来他们已经趁机旷课了。上了中六,好像大家都无心向学。我自己已经上梁不正了,就不敢说什么。希望明年他们的STPM成绩不会像我的一样可观。

喂P驾车的可怕程度虽然还不及他的哥哥,可是分辨东南西北的能力实在有待改进。他一上车就往前开去,可是却不知道自己在往哪里去、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什么路上。到了TMpoint,他又找不到停车位,兜来兜去差点就兜到天不吐去了。我觉得他很有孝心,在带老师游车河。

游呀游的,我们总算游回到TMpoint。等了一阵子,轮到他们,职员就向喂P要了身份证,又给他一份表格填写,然后就自顾自地看着电脑屏幕,也没看喂P的身份证。我看到那份密密麻麻的表格,幻想着等喂P填好了,职员就跟他说:“噢,对不起,你不足龄不能申请。。。”然后他就在那边哭,所以不等喂P填写,我就很鸡婆地问那个职员:“不足十八岁可以申请吗?”

那个职员立刻说:“噢,不能,sorry,不能。”

他们立刻变成泄了气的皮球。

轮到我了。我说我要换配套,职员就立刻叫我进入旁边的房间去见另一个职员。意思就是:要换配套的人是不必按号码排队的。真是混吉!肯定有人像我一样傻傻地等。

我又依依不舍地继续追问:“为什么我的妹妹签了combo的配套却还得另外付电话费?”

那位职员很有耐心地从电脑里查了后说:“哦,那是因为她没有申请取消电话费。”

有点像大骗局。

他又继续查,发现那是通过代理签订的。就是说代理只帮客户签互联网和电话的配套,却没帮客户取消原本的电话配套。然后他说:“噢,已经签约了,要换的话。。。你还是叫她自己来好了。”

接下来我再问一百道问题所得到的答案都是很客气的:“你叫她自己来。。。”

我只好离开柜台,准备到旁边的玻璃房去见另一个女职员了。这时喂P他们两兄弟决定要立刻把他们的大姐请来,以免夜长梦多,两人因无法上网而不能活下去。玻璃房里还有两个人在等候,我们决定先去KFC吃午餐。外头继续下着雨,天气很冷,TMpoint里更是冷风冷风飕飕,我忽然很想吃冰淇淋。所以我的午餐是——一团饭和一杯冰淇淋。

两兄弟当然不像老师这样神经病,到KFC去只吃饭团和冰淇淋。我们从KFC出来,经过7-11,他们忽然想起恶少的表弟因为吃冰淇淋而得到了一个PSP,结果他们也说要吃冰淇淋。两人就进去买了两枝冰淇淋来吃。

结果我们三个在雨天吃冰淇淋的疯子一进入TMpoint就冷得直发抖。

玻璃房里的女职员给了我两张表格,他们的大姐也来了,我们就个别填表格。自以为天下无敌的人一直在看我的表格,我不要给他看到我的资料,就左闪右闪,结果到最后竟然忘了看清楚那两张到底是什么表格就递上去给玻璃房里的职员了。

他们不必进入玻璃房,只需要在柜台处理。弄好后,我听到喂P跟他的哥哥说:“这样就是说你还得等大概一个月的时间才可以上网!”

原来你必须等一个星期,技术人员才会登门帮你装电话线,然后再过两个星期,才可以上网。

自以为天下无敌的人说:“哗,效率这么呀!”

电讯局的效率的确超高,看来有人可能会死掉。

回到家,我才想到:我到底有没有填表格申请取消原有的电话配套?我会不会步上妹妹的后尘,一个月收到两张帐单,新旧都要付费?

呜。。。这么糊涂,我要去撞墙了。

Monday, June 21, 2010

澳门修行记

中秋节是香港的公共假期,ccw 决定当她的侄儿们的保姆,一家团聚,不陪我们到澳门去。我决定无论如何都要黏着丽娜,不管他们要不要让我这个“半陌生人”一起去。

酒店提供免费巴士送住客到码头搭渡轮。我们决定买八点过后才回程的来回票,虽然要多付二十港元,不过看样子如果有十点过后才回来的票的话,丽娜一家可能也会选择十点过后才回来。我们的腿又要多断一次。
从香港要到澳门去,同样的一个国家,还是得出示护照,排队过关卡。出境表格就被收了。地球人真是麻烦。
上了船不久,就有职员来派入境表格。又要填写入境表格。船开了一阵子,好不容易把表格填完,一抬头就立刻晕船了。后来就抱着马桶呕了两次,以为胃已经呕出来了。
其实当时我们乘的并不是船,简直就是过山车。报告说:由于天气恶劣,船将会延迟抵达。。。我想我可能会在船还未靠岸之前就因为胃被呕出来而死掉了。

不过幸好一个小时后,我还来不及死掉,这艘过山船已经抵达澳门的码头了。离开了可怕的过山船,我开始慢慢活回来了。我们走到码头外,寻找我们要搭的赌场免费巴士。蒙查查上了车,我也不知道我们到底要去哪里,总之我下定决心要死死地黏着丽娜就对了。
我们下了巴士,走入一条小巷。
看到这个不知是什么马统的牌子,想起万能国的"马桶"。
原来丽娜要去购买著名的蛋挞。可惜因为这一天是公共假期,人家没开店。我们只好先到一旁去吃早/午餐。丽娜自己没点饭菜,只是在家人的盘里东夹一块西夹一块的。问她为什么不吃,她笑眯眯的,一副很神秘的样子。
吃饱了,我们步行到附近的广场,天开始越来越黑,还下起毛毛雨来。我们继续往里头走。这时丽娜说:“等一下有很多免费的东西吃。”

那条路越来越窄,拐了个弯,变成一条羊肠小径了。两旁都是卖饼卖肉干的商店,店外店里摆满了免费试吃的XX饼,YY肉干,任拿任吃!难怪之前丽娜不吃午餐!
我们吃了杏仁饼、鸡蛋饼、芝麻饼、花生饼、猪肉干、山猪肉干、牛肉干。。。甜的咸的辣的。我们继续走,继续吃,其实我不知要走到哪里去,可是我一定要黏着丽娜,不让她离开我的视线,要不然我就会不见。
原来美食小径的尾端就是圣保罗教堂的遗址。他们为这道庄严的教堂前壁去了一个很无厘头的名字:大三巴牌坊。害我一直以为那是个很多三八婆的地方。
既然来到了,当然要继续往上爬。
爬上牌坊后方的铁架不久,丽娜的女儿也上来了。她说:“我很怕。”当然我也很怕,不过既然有别人和我一起分担这个怕,我就觉得我的怕少了很多了。
拿出手机东照照西照照,就发现了“许愿池”。竟然有人把钱币抛在墙壁上那块突出来的砖头上,把它当成许愿池了。我的钱每一个都像牛车轮那么大,当然不会舍得拿出来许愿。
从牌坊上下来,又站在正门口胡乱拍照。结果就听到一对情侣在吵架。我很努力地偷听了很久,还是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只看到那个女生美的冒泡。无可奈何的男生最后泄气地走到里头去休息备战,美女就站在门口嘟嘴玩手指。我为了偷拍美女,只好假假地拍了很多老柱子的照片。
拍够了,就舍石阶取石道走下斜坡。要走出去,当然又要经过充满美食诱惑的小径。我们的手又不听使唤地拿了一块又一块的高热量食物往嘴里送。
进入一家卖纪念品的商店,看到贱人贱踏蛇王的贴纸,忍不住就拿起手机来拍照。当然就被警告了。一走出店外,丽娜的先生也在外面埋怨:“我只是从外面往店里拍照也不可以?我们华人都是这个鬼样子。。。”

虽然整个肚子已经装满了饼干肉干,丽娜一家人还是去排队买了猪扒包来吃,然后又说要去喝奶。原来他们要去吃炖奶。他们肯定比我多出四个胃,我甘拜下风。
我们点了什么什么双皮炖奶,也不知道那是什么。问店员,双皮炖奶的双皮是指什么,得到的答案是:“噢,呃,我也不知道。”

吃完不知道是什么的炖奶,我们就搭巴士到某个有著名猪扒包的地方去。下了车,我们继续步行,经过博物院。由于是公共假期,入门免费,我们就进去了。管理员请我们先往左边的展览室参观。我们这几个乡巴佬一看到那透明的走到,僵在那儿不敢走进去,怕死会掉到下面去。后来看到别人没跌死,我们才跟着进去。
中秋节没粽子吃,可是看到这个龙舟的残骸,心里也是觉得很踏实了。
从博物馆出来,继续走了一小段路,就有来到有最出名猪扒包卖的地方,好像叫大利来记咖啡室。
结果又吃了猪扒包。
经过我的精湛拍摄,猪扒包被拍成了不知名的恐怖东西,有点像。。。没有壳的蜗牛?
吃饱了,有继续走,走到钜记饼家,买了很多杏仁饼,进贡了不少港纸。
幸好对面的葡式餐馆也休假,要不然丽娜一家人又要进去吃葡餐,我就会禁不起诱惑,又跟他们同流合污了。

吃不成葡餐,我们只好提着一包包的杏仁饼,往赌场走去,准备要搭乘赌场的免费巴士回码头。走了很远很远的路,双手双脚都要断了,终于走到威尼斯人度假村。丽娜带我们进入里头参观。酒店上面有个广场,一抵达就觉得怪怪的,天突然间就暗下来了。

天空是假的。好好的一片天就在头顶上,可是人们偏偏要造个假天空!
走走看看,以为来到了云顶。原来天下文章一大抄。
不过这里划船的可是真人,还一边划船一边唱高音摆甫士。
看完杂技表演,我们就到酒店外等巴士。
这一回不敢在渡轮上填写入境表格了,只好麻烦丽娜的女儿帮我写。我只能像脖子扭伤无法动弹的僵尸一样全程闭目养神,养到差点睡着。
回到香港,幸好德士司机愿意载五个人,我们总算顺利回到酒店。

Sunday, June 20, 2010

上山顶

丽娜一家人是觅食团,早已瞄到酒店附近有茶楼,所以第二天一早的第一站就是喝早茶。那些早点送上来的时候是连带蘸料一起送来的,大家忙着吃主料,根本搞不清楚那一碟配哪一道,最后所有的酱料完璧归赵,还被人家取笑了一番。
吃饱了,就上山顶。四人搭德士,两人搭巴士,分头上山去。
山顶上一片白茫茫,凌霄阁看起来好像是一艘飞船,有点恐怖。
从山上看下去,蒙查查的。
走呀走的,就走到狮子亭了。



然后我们就很乡巴地发现了栏杆上有蜘蛛网。大家就拼命拍蜘蛛网,好像太平山上不可以出现蜘蛛网一样。

拍够了蜘蛛网·,我们就打回头,走到商场去逛。
就看到一个大椰子。原来是购物袋的回收箱。
住好点,住O点?

我和ccw研究了很久,也不知道右边那一行字是什么意思。
看到一个熟口熟面的机器。原来是个神。
这个神有一把神口,只要付了钱,把手伸入真神之口,就可以知道自己的命运了。当然最准确的就是你肯定已经破财五港元了。
来自万能国的乡巴佬一看到这么美丽的厕所,当然又要拍照了。这样回到自己的万能国逼不得已要进公厕的时候,至少还可以打开手机里头的照片来欺骗自己一下。
走完商场,又到对面的凌霄阁去逛。看到梯级就上去。这么美观的梯级只能抵达一个目的地:Burger King。只好又下来。
咨询中心的女职员告诉我们,下山的缆车票每人$160。当我们看到缆车站外清清楚楚写着的$25时,我们以为是幻觉。再三询问,肯定正确后,我们决定坐缆车下山。

到最后,我们还是想不透,为什么咨询中心的职员会跟我们说$160。可能是要倒米的。
从缆车站出来,我们就迷路了,分不清我们到底在什么地方,也看不到哪里有餐馆,只好不停地走,不停地下斜坡。
走了很久很久,终于来到大家乐。
看在那杯即磨咖啡的份上,点了一份快餐。一拿到食物,只能用啼笑皆非来形容。一根鸡翅膀和一块咖喱角,加一杯咖啡。简直是小猫一餐的分量!
所以接下来,我再也不理会ccw的反对,坚持要吃街边的八爪鱼了。
虽然白天已经走到腿要断了,可是天黑后我们还是不辞辛苦地步行到庙街去。当我们去问路时,得到的答案是:“庙街?很远的!你们做德士去啦!”

可是我们以行动证明,我们的双腿是铁造的!当然回到酒店后,一躺到床上去,就怀疑那双腿不是我们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