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29, 2010

Holy water

今天我们来制造紫色的神水。

首先,你必须找到一堆洛神花果。你可以到我的学校的花园来采 ,它们就是那样东倒西歪地躺在地上任你采,采之不尽。你可以像我一样,在烈日下带一把剪刀去剪,然后才发现这些果子其实可以轻易地折断。剪刀是守卫来骂你的时候,你防身用的。

这果子不是整个可以吃的。 你必须把中间那个果实/子房弃掉,只要花萼(其实不知道是什么,总之是深红色的部分)。这么简单的工作,徒手就可以完成了。
至于中间那个果实,可以摆在白色的磁盘中当摆设品慢慢欣赏一天。
欣赏果实的同时,我们可以动手把花萼切碎,加水煮熟。要浓要稀,自己决定。不要忘了加糖。它不是天然甜的!
花萼煮软后,你就可以盛在杯里加冰块,一杯酸甜的洛神花汁就出现了。至于要不要过滤里头的花渣,就自己决定好了,反正它是可食用的。
咦,为什么此神水不是紫色的?

.

.

.

其实这一切制作过程都是蛇杜撰乱炮的,信不信由你。不过,

信蛇者得神水是肯定的。

Monday, September 27, 2010

新品种

又来到游花园的时刻了。带4G班的学生去花园看植物,他们顺利的找到九重葛、槟榔树、仙人掌......巨大的仙人掌竟然已经被砍倒分尸了,剩下一丛丛的遗骸散落在地上。每年学生一看到那棵巨型仙人掌就高兴得尖叫的情景变成往事只能回味了。

学生分散在花园里,有两个蹲在花盆前研究。我走过,他们问我:“老师,这棵仙人掌为什么这么奇怪的呢?”
那明明是铁海棠。他们说:“它是仙人掌,你看它的身体跟仙人掌一样的。”

我告诉他们,仙人掌就在花园中间,要他们过去那边看。他们还是不肯离开,因为:“那边的仙人掌很难画,这棵比较容易。”

为了要方便画画,竟然坚持要把铁海棠鱼目混珠,当作仙人掌!这些小孩子简直是蛇。

“好吧,那你们用手把顶端的叶子盖住,不要画出来,只看着它的身体,它就是仙人掌了。”

他们这才满意地继续画他们的“仙人掌”。然后又有别的同学走过来说那是仙人掌,这两个指鹿为马的学生立刻向他们讲解:“这不是仙人掌,它是.....”

忽然又有学生大喊:“果子树!果子树!”

我看到他指着扇子树这样喊,百思不解,便走过去看。他指着树上的国旗说:“看,国旗树!树上长了国旗!”
我被他弄得啼笑皆非。结果一大堆学生就围过来,七嘴八舌地说:“噢,我们学校有国旗树,我们发现新品种了,要立刻叫记者来。”

我拿出手机说要拍照,那些"发现新品种树"的小鬼马上摆好甫士。

他们当然不知道我的手机有自动过滤小鬼的功能.....

Sunday, September 26, 2010

抓狂的升级

已经来到九月了,校工还是很坚持很有原则,明知有课外活动,课室不开就是不开。学生把两托鸡蛋从车上拿下去之后只好先放在课室外看守着。

这一次比较好一点,至少让我找到有钥匙可以开课室门的校工。


还没从校工室走到课室,就已经看到好几个穿着便服的小孩子在玩那些鸡蛋。看守鸡蛋的队长无法制止他们。我骂了他们一顿,叫他们离开。最矮小的顽皮学生是张生面孔,走起路来一副Mark哥的样子。我觉得他是他们的大佬。


由于还有很多准备工作要做,看不到我们的童军团长,我有点担心他没有来学校,因为星期五那天他没有问我他每次活动前必问的问题:“老师,你的男朋友有没有来?”


幸好我才问起团长有没有来,团长就出现了。他一看到我就问:“老师,你的男朋友有没有来?”


果然这是非问不可的例牌问题。我说没有,他就露出松了一口气的表情。有时候还会说:“幸好,他没来,我没这么压力。”这个年代,连小朋友都有压力!


把活动交给团长去主持,我可以先去开了童军室,再到工具室去拿了十套炊具、六把刀和十盒火柴。这些东西,一个人,一手就可以一次过拿完...我怀疑我是神。


我要求嘉恩帮忙带学生去童军室把以前收集的树枝拿出来生火用。她问我童军室在哪里。


一些学生有资格考脚车,我又得去拿体育室的钥匙。我让其中一位老师把刀放在篮球场中央,学生可以在那里劈柴,我们可以看得一清二楚。一部分的学生去拿砖块,然后他们就在篮球场上准备起火


在篮球场上起火!我们的老师到底在做什么?


童军室里明明收藏着很多树枝,可是放眼看去,各组只拿到寥寥无几的细小树枝,想要把鸡蛋煮熟简直是梦。那些树枝到底去了哪里?学生说:“童军室里有很多,可是老师不让我们拿,她说太大,不能用的。”


大的树枝不可以用,那我拿来那么多把刀干什么?人蠢的确是无药可医的。结果学生就跳上去把活生生的芒果树的树枝拉下来当柴薪。


后来学生又去童军室拿了一些来用。不停地有学生来问:“老师,我们什么时候才可以用那些刀来砍柴?”


原来是云老师不让他们用那些刀。她以为那是我摆阵法用的道具?


幸好还有一个阿玉帮得上忙。我随口要求她去让学生考脚车,结果她三两下子就把事情办好了,还把道具都收拾好了。


好不容易,学生终于把鸡蛋煮熟吃掉。我收拾好了那六把刀,要求无所事事的嘉恩帮忙拿去工具室收起来。她不知道工具室在哪里。我解释了半天,把那些刀交给她。她说:“你可以叫一个学生帮忙拿吗?太重了,我不能拿。”


对,太重了,我刚才只不过一手拿着十个炊具加这六把刀加十盒火柴而已。


我觉得孺子不可教,索性直接叫一个学生把这六把刀送到童军室去收。不过下场是——后来我在生活技能室里看到这六把刀。当我把刀拿到童军室去收的时候,又看到里面还有一大堆干树枝。呜...我还得找另一天来清理这些树枝!


这时云老师看到一个学生在吃鸡蛋,就一直唠唠叨叨地对他说:你不可以这样吃,你应该要那样那样吃.....


连学生要怎样吃他亲手煮的鸡蛋都没有自由,到底要如何训练出有创意的学生来?


我被这两位老师弄得有点抓狂...


收拾好了所有的东西,发现忘了锁好体育室的门,只好又从办公室走去。结果就看到一些学生在玩球。因为体育室没有锁,所以他们就进去拿了球出来玩。我走到体育室,遇到守卫,他又来烦我,向我投诉那些学生拿球出来玩blah blah blah...


我的抓狂已经来到第二级了,把学生骂来收了球,锁了体育室,守卫又来投诉。他说有个学生用粗话骂他。天,又是那个Mark哥!他们都坐在弹簧床上,有些小孩子就在上面弹跳,挑战校规。


一看到他,我的抓狂立刻飙到第三级。我以为他不是我们的学生,可是他说他是三年级的学生。


这个Mark哥否认他对守卫说粗口。他说他当时只是对守卫说tolong。我要他写下名字,他在写着的时候,弹簧床上的小孩子继续弹跳,Mark哥无法写完。我的抓狂飙到第四级,破口大骂那些小孩子。然后我就看到小孩子旁边有个家长。


这些家长都不担心小孩子的安危,我为什么要这样不顾仪态骂他们?平时我只是小小声告诉他们:“不要跳,会敲到头的..."


骂了人,记了Mark哥的名字,我开始担心这些家伙会对我的车进行美化,所以连忙把车移开,放在守卫看得到的地方。


幸好接下来有比较开心的事情要做...

Saturday, September 25, 2010

喃喃自语

有点懊恼。怎么会被一个三年级的学生弄到抓狂发飙,形象全无...

公务员——怎么可以忘了戴上senyum selalu的面具?
懊恼。

那个小恶魔一定是撒旦派来的。

应该甩掉恶魔,快乐与幸福处处有...

幸福只是一种感觉,
只要觉得幸福,
就是幸福了。

Friday, September 24, 2010

再玩火大会

两年前,我们在小魔女家举办了中秋节玩火大会。时隔两年,因小魔女的信口开河,我们就将错就错,把第二届的玩火大会移师到自以为天下无敌的人的家里去。

虽然一个月前就已经说好,主人家只负责场地和布置,可是这位主人家却完全没有准备,连个灯笼也没有。唯一的准备就是整理出一条通道来,好让大家可以从房间门口走到露台去。

平时他们都是用麻绳从底楼爬到露台去的。(我猜测)

小魔女看到68号,就像金鱼佬看到小妹妹一样,双眼发亮。她兴奋地说:“今晚我要讲嫦娥奔月的故事给她听。”然后她很快就把小妹妹骗到手,大家都跑到楼上去了。

然后,我竟然看到小魔女在楼上上网玩电脑。她竟然欺骗了68号,把她晾在露台,自己忙着上网!老师当然要责骂她一顿。

小魔女说:“我在找嫦娥奔月的故事,等一下我要说给68好听。”

原来是在临时抱佛脚。不过68号应该不会在意的,因为她说那位自以为天下无敌的人说过英文的给她听。

要向三岁的小妹妹说嫦娥奔月的故事,原来是要用英语来说的。

既然小妹妹已经听过英语的嫦娥奔月,那么华语的就可以省下来了。我们就去布置露台。
主人家毫无准备,幸好我们自己带了灯笼去。我们才开始要点蜡烛,自以为天下无敌的人就从口袋摸出一个打火机来。天,原来他偷偷抽烟,随时备有打火机在身上!那个“有羽毛的扑克牌”其实是香烟!
点好了蜡烛,我们就把灯笼歪歪斜斜地挂在栏杆上。不久就发生第一宗火烧灯笼的惨剧。我们只会大叫,自认天下无敌的人立刻跳过去把火踩灭了。小魔女惋惜地对他说:“哎呀,你为什么不拍下来?”

真是的,动作这么快!应该让我们拍了照才去灭火的,反正那是他的家。

后来喂P回来了。我们让他猜那个像乌龟的蛇灯笼到底是什么。他一看就毫不犹豫地说:“青蛙啦!”

这个灯笼果然是个百变灯笼,形象变化多端,想什么就是什么。可惜这么多变化的灯笼竟然被烧破了头。一定是主人家供应的蜡烛品质不够好!
后来又发生了第二宗火烧灯笼事件。我们又再动口不动手拼命喊。反正主人家一定会跳出来灭火的。可惜的是,我们忙着喊,又忘了拍照。

我又错觉月光会跟生日会是一样的,所以也带了气球去。然后小魔女不知何时得到一枝笔,就开始在气球上拼命写愿望。她的愿望多如繁星——找到男朋友、三哥去不成台湾,留下来当清道夫、老师监考开心、妈妈早日康复......

可是她把愿望都写在深紫色的气球上,我们费了很大的劲才读得出那些密密麻麻的句子,玉皇大帝应该是没这个闲情去读的。
要让上帝/玉皇大帝/佛祖看到,当然要把愿望写在粉红色的气球上,而且还要逼别人写来祝福我们才有效。不过——我要的是身体健康,不知道为什么还有恭喜发财...

Thursday, September 23, 2010

监考风波

小魔女在许愿气球上为我写了祝福语——监考开心。

监考其实并没有什么不开心。从第二天,主考官让我去第三个课室监考开始,我就知道之前看到的都是片面的假象,其实妖魔鬼怪都集合在第三间课室里。进行着这么严肃的考试,他们还是无法克制自己,交谈、推桌子、敲铅笔盒,捏塑料袋,一波接一波地来,搞得我无法离开他们的面前半步。

终于挨到第三天。考英文试卷二的时候,主考官又让我去第三间课室监考。我们必须等待领取考卷,学生已经先在课室外排好队等候。我抱着考卷走去,来到第二间课室就听到有人大声说:
“ Cina balik Cina !”

然后他们看到我,立刻静下来。我没出声,只是用眼神扫射他们。其实我根本听不出是谁在喊,可是做贼的人自己心虚。我瞪了他一阵子,走入课室,听到他们小声说糟了。

一进入课室,我就忙着分考卷,彻底的把这件事情忘掉了。而且我也完全认不出他们的样子,个个黑黑肮肮脏脏的,根本看不出谁是谁。不过前面两个捣蛋鬼我倒认得他们,所以就暂时没收了他们的铅笔盒跟塑料袋,只给他们用铅笔,结果就风平浪静,闷到不得了。

午休时间,我们到会议室去吃午餐。他们的校长走过来忽然拍拍我的肩膀,示意我过去,然后就跟我道歉。

我真的完全忘掉发生什么事情了。

她说:“刚才我的学生对你说了不好的话,请你原谅。我已经教训他了,等一下我叫他来跟你道歉。”

她说了很多次对不起,然后走出去把那个出言不逊的学生叫来,要他跟我道歉。我又不能把他装在网里头进行凌迟,只好接受他的道歉,劝他以后不要再犯了。

其实如果要赏他巴掌,我也根本不记得他的脸。

其他老师纷纷问我到底那个学生对我说了什么。我只含糊地说:已经过去了。

主考官这时才提醒我们,如果事情发生在课室里,我们必须告诉他,因为他必须呈报。

我其实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肯说出来。

为了免得引起动机?

幸好我也没有不开心。大概是小魔女为我写的祝福语奏效了。

Wednesday, September 22, 2010

蛇提灯笼

中秋节到了,好学不倦的Botak想要知道蛇是如何提灯笼的,那么老师就有义务提供正确的知识,以免botak的好奇心杀死无辜的猫。

蛇应该是是很难提灯笼的。不过蛇可以用头来顶灯笼。灯笼放在蛇头上,简直是完美的组合,好像灯笼天生就是长在蛇的头上似的。

蛇头顶灯笼唯一的缺点就是——蛇头可能会着火,蛇的脑袋可能会熔掉,最后只剩下顶着灯笼骨架的蛇身,看起来不是很悦目,会吓坏小孩子。
如果不要用头顶灯笼,蛇可以用尾巴勾住灯笼。这样看起来比较优雅,如果尾巴着火,别人也不是很看得出来,只要赶快把灯笼摔掉就可以了。由于通常提灯笼的时候都是把灯笼放在前方,所以蛇用这种方法勾灯笼时,就很难移动身体,因为尾巴和头可能会互相抢着要在前面而打成一个蝴蝶结。

如果要让灯笼在后方其实也可以,只要这条蛇提早练就一身好筋骨,有本事提着尾巴爬行就可以了。不过中秋节过后,这条蛇会变成U字形,有违常理。

除此之外,蛇也可以用舌头来卷住灯笼,这样就可以像大家一样,把灯笼放在前方走动了。这种方法还有一个好处就是不怕烧伤自己,舌头不会着火。如果蛇用这一招来提灯笼,小朋友应该会很赞成,因为这样蛇就无法开口骂人了。

如果今晚大家看到一条提灯笼的紫蛇,还是先逃为妙,因为它可能会向你借钱。

Tuesday, September 21, 2010

监考ZZZ

令人丧胆的UPSR又卷土从来了。如果抽幸运奖,应该没这么幸运,可是抽的是去监考,一抽就中奖了。监考的惨痛过程只有一个字可以重复形容——
Z
Z
Z Z
Z Z Z Z Z Z
Z Z Z Z Z Z Z Z Z Z

马来学校跟华小的考试情况到底有没有分别呢?好像没有。平时像猴子一样的小朋友来到今天,也不由自主地变回人类,个个噤若寒蝉、严正以待。

考国语作文时,看到个个很努力地在写,以为他们都是精英班的写作高手。后来才发现有一个不停地重复写:Bahagian A mengandungi bahagian B, Bahagian B mengandungi bahagian A...

原来他们也跟我们的学生一样。

考数学试卷二的时候,主考官让一个马来男教师跟我在同一个课室监考。这时才看到,不同的不是学生,而是老师。这大叔在监考期间,不停地玩手机,听电话、传短讯,仿佛一关掉手机,他就会损失几百万生意似的。

这样的事情应该是不会发生在华裔老师的身上的。

而我没玩手机是因为忘了带。

由于课室里没有提供椅子给老师,所以我们站到腿都要断了。不过一想到明天早上九点多就可以回家了,就很开心。这就是去国小监考的唯一好处。

至于星期四必须监考到下午三点多的悲惨事件,就暂时忘掉好了。

Monday, September 20, 2010

蛇与乌龟

从“淡水”国小开完会回到学校,看到大家在办公室里做手工,黏灯笼。

原本买给学生做的十二生肖造型灯笼变成了老师的玩具。由于工作步复杂艰难,学生做的第一批作品都成了垃圾,所以老师就有了一个借口:学生不会做,不用做,老师做就好了。

其实是因为今天四五年级的学生都没来上课,老师闲得很,又对这些五彩缤纷的灯笼垂涎三尺,所以才把小朋友的手工都抢过来做了。

我连忙把我出去开会之前就剪坏掉的灯笼收起来,假装没事发生地走过去凑热闹。Leong一看到我,就说:“做鸡的,你做鸡!”

我要做蛇的。可是看来看去都看不出哪一包是蛇。Leong很坚持要大家都“做鸡”,除了她。后来我才发现,形状是靠不住的,必须看字,所以我终于找到一条蛇灯笼,才不至于被骗去“做鸡”。
由于Leong的坚持不懈,强迫别人都要做鸡,结果黏好一大堆灯笼后,阿田发现每一个生肖的灯笼都有两个,除了鸡!没有人愿意做鸡!
阿田把大家做好的灯笼拿到窗口去挂,打算过后拿到楼下去挂在走廊上。黄老师走过来,看了看说:“乌龟的最美。”

乌龟?我们呆了一下,才大笑起来:“十二生肖没有乌龟的啦!”

黄老师指着我手中的蛇灯笼,不解地问:“可是她拿着的是什么?”
我肯定地跟她说:“乌龟!”
看,我已经讲了,蛇是紫色的。青色的,当然是乌龟!

Sunday, September 19, 2010

混蛋男

有些人在中秋节会变成狼人,有些人在中秋节要结婚,即使只有十八岁。

一年后,十八岁变成十九岁;小新娘变成小妈妈。受尽折磨的小妈妈躺在床上动弹不得,我第一次与小妈妈的妈妈交谈,她竟然毫无戒心,差点就对我交心。我小心翼翼地问:“她的爸爸有时候会回来住的是吗?”

小妈妈的父亲有N头住家,分布国内外。

小妈妈的妈妈说:

“没有回来的啦,已经十四年没回来了。我怀这个小女儿的时候就怀疑他有外遇了,可是他不承认。我生了她之后,有一天发现他的衣领上有口红印,所以就证明了他有外遇。我驾着一辆老爷摩托车去到大山脚找那个女人谈判,可是那个女人不愿意离开他,后来还割脉自杀。”

笨蛋狐狸精。

“我又去了一次,他来跪着求我,不要再去闹了,他两边都要。我死心了,心想不如就叫他拿家用来好了。起初他还对我们很好,不但家用照给,人也常常回来。”

有钱拿,又不用侍候丈夫,多划算。

“过了几年,一切就变了,不但没钱给,人也不再回来了。他两边都决定抛弃。”

这好像是必然的步骤。

“他有很多女朋友,有些甚至比这个女儿还要小。有一个情妇还帮他生了至少两个孩子。不知道为什么,那些女子看到他都说他很英俊。”

天,那副德性叫做英俊?身高好像还不足160,还挺着一个肚腩。原来肚腩代表英俊?

她说:“我和他拍拖了六年才结婚,从来都不觉得他英俊,就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个个都说他又年轻又英俊,女孩子都都喜欢他。”

小老婆甚至还曾经打电话给这个大老婆,要求她联手去打其他的狐狸精。

她说:“你就是一个狐狸精。”

她多次申请离婚,可是混蛋男人完全不理会不出现。他跟孩子说:“我不要跟你妈妈离婚,免得她去嫁给别人。”

我联想到另一个不回家又不离婚的混蛋陈世美。他是不是也抱着这样的想法?

后来她把电话服务终止,就这样与那个混蛋男人断绝来往了十多年,独自抚养三个孩子。一直到家族中有人去世,混蛋男人才获得孩子的电话号码,与孩子重新联络上了。

然后女儿要结婚了,混蛋男人就要求回来主持婚礼,当个方便老爸。不过可能为了弥补,混蛋男人一手包办了婚礼的费用。

我说对于他的钱,是不用客气的,能扳回多少就扳多少。她比较有骨气,说不稀罕他的钱。幸好她的儿子跟我有同样的想法。

日日好日


Friday, September 17, 2010

误导性教育

某自以为天下无敌的人的十八岁生日适逢第一次被发现兼被列为公假的马来西亚日。这天,此人生意兴隆,电话响个不停。我不幸听到了他与豪放女同学之间的甜蜜暧昧对话。

.............. (我猜测:晚上有没有节目?)

“晚上。。。应该是没有。”

..............

“多叫一个人可以吗?我弟弟。”

..............

“开房?好啊好啊。”

..............

“好啊好啊,大家一起去开房啦。”

我快要昏了。

“我反对!”我大声反对抗议。

自以为天下无敌的人被豪放女电到晕陀陀,才不理会我的反对。

我们买了东西,走到收银处去付钱。我看到柜台上有一盒盒的“扑克牌”。我提醒自以为天下无敌的人:“喂,你今晚不是要去开房吗?这里有你需要的东西。”

他一看,立刻露出一副兴奋的样子走过来。摸不清状况的恶少问我:那是什么?

我说:“赌博用的牌。”

的确有赌博性质,而且还是赌人命的。

自以为天下无敌的人看了看说:“他们说有羽毛的比较好用。”

什么有羽毛的?又不是寒衣。我更加要晕了。“他们?谁是他们?”

他说:“当然是有用过的人。”

说完就伸手去拿那些“扑克牌”来看。我只看到写着together的,哪里有什么羽毛?

他找呀找的,竟然真的给他找到一盒外面印着一根羽毛的。
“可是你们今晚是很多人一起去开房,你应该买together的。可能它一打开是一张棉被。”

他对together没有兴趣,只对羽毛情有独钟。最后没有人买“扑克牌”,只买了罐头。付了钱,自以为天下无敌的人说:“我的某某人说,跟澳洲比起来,我们这里的性教育是零。”

当然是零。你没发现刚才老师说那是赌博用的牌吗?

Thursday, September 16, 2010

紫色的海产

某人说:“我喜欢紫色,所有的紫色我都喜欢。”

我提醒他我是紫色的蛇。

某人说:“哦,那个阿柏怪是吗?”

什么那个阿柏怪?我就是这个紫色的蛇。

“到底有没有紫色的蛇?”我也很好奇。

某人说:“有粉红色的海产。”

什么?

某人再说一遍:“有粉红色的海产。”

什么?海产?原来蛇是海产。

幸好不是海鲜。

Wednesday, September 15, 2010

大鳄公司

你要相信,

一定要相信,

电讯公司是吃人公司。

blockbuster的配套里大大个字写着:RM 110,免月租、全国家用电话免费......

六月签了这样的配套,七月收到天文数字的账单,单上不止月租、国内通话费照收,还加上一大堆来历不明的收费。

浪费了两天的时间、两小时的停车费,到吃人公司TMpoint去查询。得到的答案是:

~因为你在六月二十二日签约,六月二十六日开始启用,可是账单是从二十三日就开始算起,所以你还是必须付月租......

~这些(来历不明的)收费是新旧配套的平均价钱.......

~你的这些账目已经算到八月十九日了.....

.........blah blah blah......

OK, OK 当作我无知,成为俎上的肉,乖乖付钱。

到了八月,继续收到天文数字的账单。除了RM110,月租和国内通话费还是照收,非要把你砍得一颈是血不可。

士可杀,不可辱!TMpoint去死!

又得浪费时间浪费四角钱停车费老远跑到吃人公司去。

包头女职员查了查之后说:“因为你的配套在八月二十二日才开始启用.......”

如果还有第三次,他们就会说:“因为你的配套在九月二十二日才开始启用......”

我不能确定我有没有拍桌子,可是绝对肯定一副要缠绕卷人吞噬的表情,大声说:“这个理由我已经听了两个月了!”

连续被敲诈两个月,佛也有火了,何况是蛇!这个时候讨回公道一定要放中间,仪态暂时摆一边好了。

包头女又说:“可是你的配套在八月二十二日才开始kuatkuasa.”

我问她:“可是RM 110 的收费立刻就开始了!是不是增加收费就早早开始?”

对消费人有利的就两个月后才开始!

包头女老实地说:“ya。”

我继续大声地说:“那么我已经付钱付到八月十九号的了,剩下的两天月租你算给我看,我只付那两天的钱!”

包头女说那是会计部的事情,他们可以给我回扣。她一边说,一边不停地按着电脑键盘,不知在干什么,我怀疑她在通知保安人员有疯人来踢馆。按了一阵子,她就递给我一张表格,要我填写资料,还要做作文,写下要求删除收费的原因。

写作文?要写一千个字都没问题,想要我知难而退,门都没有。我把整个空间写满,还写到溢出来。包头女好像把我的作文打进电脑里,然后问我:“你要回扣多少钱?”

神经病,竟然有得选,我可以写全部吗?

我还很老实地,只要求回扣月租和本地通话费。然后——

还是很无奈的,只有等待,等待下个月的账单的到来,才可以知道有没有获得回扣,抑或继续被砍。

所以你要相信,

相信电讯公司是吃人公司。

Monday, September 13, 2010

多少斤两

到杂货店去买菜,遇到一个“古人”。

一个女人走进店里,匆匆装了一包豆芽,拿到柜台跟老板说:“yan dao e,帮我称二两。”

听到那句yan dao e,我偷偷瞄了老板的大肚腩一眼,已经要偷笑了。大概是已经叫了二十年,改不了口了。

然后,听到“二两”,又忍不住要偷笑。这个时代还有人用“两”来当质量单位?我错觉来到了中药铺。

“英俊”的老板没有反应。

我一边选菜,一边偷偷地在心里算着,二两到底有多重。

那位女古人把豆芽放到枰上,看了看,又叽哩咕噜说她只要一点点就够了,然后就把整包豆芽拿走。

我把我的菜拿去柜台算账。大肚腩“英俊”老板帮我一样一样地称,一边按着收银机。女古人又一边念念有词地拿着那包豆芽走过来,一直对老板说:“帮我称二两,我只要一点点就够了,帮我称......”

她一边说还一边伸手过去,想要把枰上在称着的我的菜推走。看来她真很急着要用到二两的豆芽。如果她愿意给我二两金子,我想我一定会让她先称。

大肚腩“英俊”老板始终稳如泰山地坐在椅子上,不缓不急地对女古人说:“不要紧张,慢慢来,让我先把菜称好,慢慢来。”

女古人才稍微把手缩回去,继续念念有词:“我姐姐叫我买二两,我只要一点点就够了,一点点就可以了......”

我的菜终于称好了。付了钱,离开前,听到女古人问老板:“现在有多重?”

老板说:“八两。”

女古人又问:“那刚才呢?”

老板说:“刚才六两,现在八两。”

女古人又重复说:“我只要一点点就够了,我姐姐叫我买二两。这么多我用不完......”

噢,因为太多了,所以不停地去增添?
古人的思维果然跟我们不同。

Saturday, September 11, 2010

911生日蛋糕

阿田开始想念阿祥——泡的咖啡。于是我们决定去喝阿祥咖啡。由于今天也是Kit的生日,阿田坚持要正在打着篮球的Kit臭汗淋漓地来咖啡店找我们,因为阿田要买蛋糕给他吃。

为了要买蛋糕,就有三个不幸的前学生被我们遇到了。我们一下车,他们就看着我们,跟我们点头打招呼。买了蛋糕出来,我们就走过去问对他们进行户口调查兼查家底。坐在中间的生面孔说他是伟坤。

咦,我怎么认不出我班上的学生来呢?我连问了三次:“伟坤?你是伟坤?你真的是伟坤?”然后我叫他站起来给我拍拍他的肚子。虽然那张脸看起来有点胖,可是肚子扁扁的,怎么看都无法跟伟坤那个小胖子联想在一起。时间难道是整形大国手?

他见我不相信,竟然说:“我给你看身份证啦!”说完就拿出钱包来,抽出身份证给我看。

我啼笑皆非。坐在店门口聊天就落得被老师检查身份证的下场?这个学生真可怜。不知道我可不可以给他开罚单,罚他拉耳朵?

我哭笑不得地把他的身份证接过来看,发现姓氏不同,他并不是我想像中的那个伟坤。换句话说,他其实是一个陌生人,一个被路过的老师拍打了肚子后还自动拿出身份证来给老师检查的陌生人!

当然还有两个肯定是我们的前学生,所以我们还是站在店门口聊了一阵子,才前往阿田朝思暮想的阿祥咖啡店去喝咖啡。

我们的咖啡喝完了,满身大汗的Kit才来到。我把蛋糕盒子打开来,原以为只是让Kit看看就够了,阿田竟然拿出一根蜡烛来。
然后阿田就走去向阿祥借了一个打火机来。
打火机竟然比蛋糕还要大。我们怀疑那是点龙香用的,拿来点Kit的“一岁生日”蜡烛,有点大材小用了。我们用三秒为Kit唱完生日歌,他把火吹灭之后,阿田就要求他明年也必须买蛋糕为我们庆祝生日,而因为我和阿田的生日只差几天,就一起庆祝好了。他说:“哗,这样不是要插一大把的蜡烛?”

算算一下,的确是一大把。到时插龙香算了。

Monday, September 6, 2010

蛇之修行~

不听使唤的(咦,在哪里?),又要跟随朋友的脚步去修行了。。。

我应该是会想的,你也意思意思想我一下吧!

Sunday, September 5, 2010

老房子

车子一到槟岛就死在交通圈前了。推到路旁等救兵,就陆续来了两个“热心人士”。第一个满摩托车载着一袋一袋的东西,看起来又不帅,所以就把他打发走了。第二个是个印裔大叔,他说他原是汽车维修员,极度热心地要帮我看看,无论如何都打发不走。看他一副老弱的模样,我们又穷极无聊,就让他看看好了。结果大叔一动手,车就复活了。

我试过N次都无法启动引擎,大叔一试就可以了。所以车子很怕印度人可能就是一个结论。

后来维修员来了,看了一下看不出什么端倪来,就让我们把车子驾到他们的店里去检查。维修员先离开了,我们和印裔大叔还依依不舍十八相送谈个没完没了。其实跟这位大叔谈话是很辛苦的,我的英语这么烂还要打醒十二分精神努力听印度腔英语,兼猜测他到底是在跟谁说话,因为大叔有一对斗鸡眼,实在不知道他的焦点到底对准谁!

十八相送了那么久,我们都快被烤焦了,终于离开案发现场,兜了大圈子把车子送到店里去放在那儿,然后就由“半million女友”载我们到处去。

最后我们终算到了我们的目的地——老房子。
当时我们是唯一的顾客。我以为大家快要饿死了,所以不停地说要最快可以上的菜,要快快快,所以服务员就介绍了当天的套餐,三菜一汤。然后我们在继续研究菜单点其他的东西。结果果然都快,不但饭菜很快送上来,连热咖啡也一并送来了。

我大惊小怪地问,咖啡不是等到饭菜吃完了才送来的吗?

服务员笑眯眯地说:“一起来,比较容易嘛!”

果然很有大排档的感觉。幸好她不是说:都是因为你要快嘛!

其实看到店里门可罗雀的情况,我已经开始替他们担心了。或许可能是因为我们去得太早了。幸好后来又陆陆续续来了一些顾客。我竟然就替他们高兴起来了。

神经病,我以为这是我的店。

吃饱了,我们就学游客到门外去拍照。原来它不是我的店。

而且修理车子破财了。

Friday, September 3, 2010

没饭吃的宝

成宝虽然取名“宝”,但父母应该并没有把他当宝。在他们的饭摊子前总是看到他们一家人黑口黑脸,活像全村人都欠他们十万九千七一样。

有一天放学后,看到食堂小贩阿枝塞了一包面包给成宝。成宝有点心不甘情不愿的,似乎不肯把面包接过去。阿枝还一边对他叮咛:“你饿了就要吃的,这是我特地去拿来给你的。记得吃哦。”

看成宝那个表情,阿枝好像在拿热脸去贴一个冷屁股。

第二天,阿枝又拿了一包面包到办公室来,交给成宝的班主任,要她拿去给成宝吃,以免他挨饿。

我很不以为然地问她们,为什么要给成宝面包。阿泰虽然去接管贷书主任的位子,暂时没再当成宝的班主任,可是依然对他们照顾有加。她简单地说了一句:“这个孩子回家后没饭吃,必须等到晚上才有饭吃。”

我还记得他们家的饭摊子客如云来,一家人做到脸黑黑的情景。怎么会没有饭吃?

过了一会儿,阿泰又走过来跟我说:“他们这里的摊子没做了,他爸爸欠人一大笔钱,只好跑到槟城去开档,做到半夜才回来,才拿饭回来给孩子吃。成宝每天回家后就一直睡觉,睡到他的父母回来才有饭吃。”

我还没把我的下巴拖回原位,阿泰又说:“他的姐姐跟了一个有妇之夫,被他的爸爸打到半死,一怒之下就用剪刀把三个弟弟的衣服全剪破了。成宝唯一没破的衣服就是穿在身上的这件校服,所以他一直都穿着同一件衣服,黑黑肮肮脏脏的。”

我惊讶过度,忘了问她有没有拿学校收集的校服给成宝替换。

阿泰知道了成宝的惨况,就向阿枝订购饭菜,每天供应给成宝当午餐,而阿枝知道了,就每天到工厂去拿面包给成宝。

而成宝不知道在想什么,接过人家给他的东西时,竟然是那一副鬼样子。


有那样的父母。。。

Wednesday, September 1, 2010

一颗种子

梁某人在校园里种洛神花,已经有了收获。向她要了一些来煮糖水。看到这些美丽的果实,虽然也会想起很久很久以前我们自己种的洛神花,可是印象最深刻的却是印度租客请我们吃的恐怖洛神花叶子花生羹。

他们种了那么美丽的花果,就是为了吃它的叶子——把叶子和花生磨碎熬成不黄不青的浓羹!吃过一次,的确一生难忘。
既然学校的贫瘠花园能种,我想我也不可以落在人后,所以就向秀老师要了洛神花的种子。
她用白纸包了给我,走回自己的座位后又不放心地跟我说:“一颗种子会长出一棵树来。”

我很没有礼貌地大笑起来。我还没种过“一颗种子会长出两棵树来”的植物。

回到家后打开来看,竟然有那么多种子,我还以为一个果实就是一颗种子。不过我其实有点怀疑秀老师错把咖啡豆包来给我,而且是已经炒过碾碎的那种,种一百颗也长不出一棵。。。

这样我就不能熬恐怖洛神花叶子花生羹来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