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2, 2008

学联运动会

星期五早上问师傅下午有没有到体育馆去。她说有,阿田载她。我随口说比赛完毕后他们会去KFC庆祝,因为小学组冠军已肯定是我们学校了。师傅一听,立刻说这样她就不去了,因为不要让人家讲她为了吃才去体育馆。我很懊恼,说了不少好话,师傅都说她决定不去了。我把这事告诉爱萍。爱萍说:“知道她会去体育馆的只有我们这些人,师傅说的人家就是指我们。走,我们去骂她。”
后来也不知道爱萍有没有去骂师傅,总之最后师傅有到体育馆去就是了。是非精没出现。太好了。阿田口口声声说我们要和田径队一起拍照,让是非精嫉妒,结果也是说而已。我们的脸皮根本无法练到像是非精那么厚,年年去抢镜头,也没照照镜子看自己是以什么样身份混在里面。
闭幕过后,大家涌向跑道去拍照。我站在跑道的栏杆前看热闹。美婷看到我,说要和我合照,要我等一下。我继续站着看我们的那些老孩子小孩子在跑道上扮鬼怪。美婷走过来站在我旁边,随口叫一个拿着相机的同学为我们拍照。拍好后,一个家长又热心地说要为我们再拍一张。我们便让她拍。我问美婷,知道相机是谁的吗?可爱的美婷才惊觉自己不知到底让谁拍了照片。如果不是教练刚好看到美婷,这会是个谜。照片里的两个人不同学校,而手执相机的人又是另一所中学的学生,唯一的联系就是他们两人都是小学时被我教过的学生……幸好教练说那是他的相机。然后教练说他要跟美婷合照。两人便站在我的前面!而我就这样继续站在他们的后面正中央,像木头一样地毫无反应!一直到他们要按下快门了,我才魂魄归位急急走开。如果我是香港无线艺人,一定会被狗仔封为摄石人。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