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13, 2008

针对

走进课室,气氛有点僵,地上都是水。小胖子又不塞衣服,像个流浪汉。已经警告过十多次了。叫他过来,在白衣底下画了一只小乌龟。
下次再不把白衣塞进去,第二只乌龟会比较大,爬得比较高,可能塞进校裤里之后还会剩下一个头。
小胖子黑着脸走回自己的位子。这时才看到叮咚在哭。很讨厌学生哭,叫她伏着,不要给我看到,哭够了才说原因。一会儿,叮咚说是因为小胖子用水泼她。
小胖子又被叫出来。一出来就指着叮咚大声骂她:“是你先做我的,你还恶人先告状告诉林老师,害我被林老师打。”那个表情很令人讨厌。
“我叫你出来是要你解释,我有没有叫你出来骂叮咚?”
小胖子低下头:“没有。”
可是我已经对他扣了分,我要把所有的错都往他身上推,让他知道先大声就先错。
“刚才叮咚起身时大力把椅子往后推,压到我的手。我大声说她压到我,她还回头瞪着我。”小胖子没说出当时他一说完就立刻拿起水瓶往叮咚淋过去。
那为什么小胖子的手会放在桌子边沿呢?当然谁都可以把手放在自己桌上的任何地方。但小胖子不是你我他。他握着一瓶浆糊,心怀不轨,想要黏任何经过他桌子前的女同学。
“没有,我只是握住浆糊放在桌子上而已,我没有伸长长出来。”小胖子继续睁着眼睛说瞎话。他们甚至会在同学的桌椅上涂浆糊让同学坐,从中把快乐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上。
“老师,我讲实话。其实当时他说‘妈的!你压到我的手了!’”叮咚鼓起勇气说。
小胖子大声否认,他的猪朋狗友也说没有。但一些学生鬼鬼祟祟地偷笑。
“以你的性格,我肯定你有!而且我肯定你当时是立刻就用水泼叮咚,根本没给她机会道歉。”老师有的是法眼,你们这些小鬼瞒得过?
小胖子低着头,无法再狡辩。
“如果当时压到你的手的人是其他同学,比如说是家文,你会用水泼她吗?”小胖子长期针对叮咚,每个同学都知道。
“不会。”小胖子轻轻的,肯定的说。
“你希望将来跟叮咚结婚吗?”我已经恐吓他们很多次,如果不想将来跟某人结婚,就千万不要刻意去针对那个人。
“不要。”小胖子很厌恶。
“那么叮咚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你已经用水泼了她,她不需要跟你道歉。林老师也已经打了你,我不想再打。”
小胖子唔了一声,低着头走回座位。我想,他和叮咚将来会结婚吗?叮咚说的也没错。她说:“老师,我不怕,是他针对我而已,我又没针对他。”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