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2, 2008

mia ma 人

在megamall附近的路旁停了车,立刻有个黝黑猥琐的家伙来示意我付钱。我说里是市政局的地方,是用固本停车的。那个家伙怪声怪气地说:Lu mau taruh kupon pun boleh,lu suka ma—— 还把语气拉长。
什么意思?我想起这天不是星期日,又强调:这是市政局管的。
那个家伙指着对面的夜店说:gua jaga pub mia.
既然是看守酒廊的,我在下午四点半,把车停在与酒廊隔一条街的地方关他什么事?我说我要放固本。虽然那是公共假期,但想起某外国人在那儿有幸接到牛肉干的惨事,还是用八角钱买一个安心吧。
我打开抽屉,拿出固本。那个家伙继续念念有词:
“lu suka lah. lu mau taruh kupon pun boleh, lu mia suka ma—— gua tak marah mia. Lu mia suka ma——”
到底是什么人,这么多mia 和ma. 难道是miama 人?
还说他不会生气的。他当然不生气,因为生气的是我,所以我把车移到酒廊前面去了。

看完戏,车还完好。谢天谢地。我们到为食街去跟无聊少年们会合。吃饱饭离开时在路口远远看到S.Jin 的父母正从家里走出来。子健、天下无敌和柏林立刻假装好孩子,一唱一和地自导自演:“安哥、安娣。安哥、安娣,我们回了,再见。”自己讲自己爽了之后,天下无敌竟然跟我说:“老师,你也去叫安哥安娣啦。”
我——去——叫——安哥——安娣?
这家伙想害我被S.Jin的妈妈打成肉饼,还是想害S.Jin的妈妈气到爆肺,把晚餐省起来?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