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12, 2008

都是校徽惹得祸

一边吃饭,我们一边翻看学校的年历,想找出适合举行露营的日子。
可恨的副校长,把那本年历的封面设计到那么出色。捧茶水的大婶看到了。大婶走过来,看着那本年历上的校徽。
“什么学校的?”平时木无无表情的大婶忍不住开口问了。
“XX小学。”
“你是XX小学的学生?”语气非常怀疑。
“我是YY中学的。”
“哦,我就奇怪你那么大了,怎么会是小学生。”
当然,会有那么的小学生吗?OK,跟她笑。大婶,够了。
“你们在做什么?”好奇心杀死猫。
“我们在找日期,办活动。”
大婶,够了,我们没有空。
“你以前念XX小学,现在念YY中学?”
“是。”
“现在多大了?”
“Form 4。”
“哦,form 3。”大婶有点心不在焉。Four = three
“我所有的孩子以前都念XX小学,然后念YY中学。”
“哦。那一年的?”有点好奇了。
“很久了,现在最小的也大学毕业了。”原来是陈年往事,还念念不忘。有了一点反应,继续讲。
“我的女儿今年刚毕业。。。。。。。。。。。。。。”下删五百字。
大婶,我在吃饭,请不要打扰我好吗?我们不知道怎样应付。好,沉默是金。
大婶不想离开。
“你念YY中学呀,YY中学很好,你念YY中学呀一定能够过的。YY中学的学生一定能的。。。。。。”再删两百字。大婶是YY中学的发言人。
沉默是金。。。沉默是金。。。
大婶看我们不说话了,还依依不舍地靠在桌子旁,久久才愿离去。

以后要在公共场所查阅学校的东西,记得先把校徽涂掉。

3 comments:

  1. 金毛,我哪有“仙”大婶,是大婶在“仙”我旁边那个酷哥。我只是不幸被她那庞大的身躯挡住光线看不到饭菜,影响胃口的无辜者。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