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5, 2009

绝症电脑

听说电脑修理好了,就到黑店去取回。电脑杀手把电脑搬上车之后,我便要开车离开,结果就有人来敲车窗,说我还没有付钱。

“付什么钱?我不要付钱!”我早已经想好台词,只差没拿出扳手来。

“你拿电脑来修理,修好了就要付钱。”那看起来一副社会新鲜人模样的家伙小声的说。

“你们卖了一台这样的电脑给我,视窗一直不见,让我不停的拿来修理,还要我付钱?我不要付钱!”我还想要向他喷火呢!

“我不知道,店里的人叫我来跟你说的。”可怜的新鲜人遇到喷火恐龙,只好为自己辩护。

我想到从不曾见过他,一定是个无辜的新人,黑店卖黑心电脑给我其实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我骂错人了。可是他那个态度很讨人厌,黑店派他出来给我骂大概是上苍的旨意。

“OK,OK,我不是要骂你,我骂错人了。我要骂的是你们的店。”我凶巴巴地向他道歉。

“我也是不知道的,他们叫我来跟你说的。。。”新鲜人的态度还是那么讨人厌,注定他活该被我骂。

其实他真的是无辜的。

我决定下车,看还有谁要出来跟我收钱,让我更大声的捉来骂,好让四周围的人都认识这家黑店。

两个女店员正从店里走出来,也不知道是不是要来跟我收钱的。另一个技术人员刚好从对面的店里(黑店竟然有两间店面,还用不同的名称!)走过来。我立刻叫住他。

“我的电脑的保用期到底是多久?为什么要我付钱?”我继续凶巴巴。

“一年。还在保用期内拿来修理,我们不会跟你收钱的。”他轻轻的、温和的回答我。

我的火焰没那么旺盛了。那个新鲜人还在用着不悦的眼神看着我。笨蛋新鲜人,向前辈学习啦!

“你们的电脑里没有记录的吗?我今年一月才买这台电脑,你们查不出的吗?”上次来,她们立刻就可以查出我是通过学校买的,不会查不出那一天出货的吧?

“你的电脑还在保用期内,不用付钱的,不用付钱的。”这人简直是软皮蛇,没有骨头没有刺。我的火焰继续趋向熄灭。

“我看过你很多次,你一定也见过我了吧?”难得见到技术人员的阿头,电脑永远修理不好的牢骚一定要发,发到他怕了我,帮我把电脑彻底修理好为止。

“有,有。”软皮蛇还是很温和。

“你看到我这么多次,也看到sien了对吗?你可以彻底把我的电脑修好吗?”

“我们一定会帮你把问题找出来,解决它的。”软皮蛇跟其他技术人员一样,开空头支票了。

我继续发牢骚,一心一意要把他烦死。软皮蛇不愠不火,任由我念个不停。新鲜人还是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站在一旁看我。

讲呀讲的,忽然想起那台黑心电脑还有其他的毛病忘了叫他们修理。电脑和Modem之间时常失去联系,那个电脑的开关也常常失效,无法启动。是按钮要坏了吗?

“哦,不是按钮坏了,可能是power supply 要坏了。”软皮蛇徐徐地说道。

哗,我才买几个月而已咧!这是什么鬼电脑?黑店果然卖了一台黑心电脑给我。

“这。。。我把电脑留下来给你检查好吗?”我很害怕过六天必须再送去修理的恶梦重临。

“也好。”软皮蛇还是那么不愠不火。

我向车子走去,又看到那个新鲜人还在朝我看。我又毫无诚意的向他再次道歉。这一次,他点点头后,走回店里去了。

结果那台黑心电脑又送回黑店里去了。

不知何日再见。



9 comments:

  1. 买新的啦,不过看来你对黑店好像开始有感情了
    随便你啦

    ReplyDelete
  2. 你的电脑应该比较喜欢呆在黑店吧

    ReplyDelete
  3. 让我想起《大时代》里面的刘松仁,吃东西被人冤枉没给钱,还被人打…

    香港戏/电影有句话很好笑,“哎呀,叫鸡吾俾钱?”。听起来好像是叫鸡不给钱比较严重,其它的事情不给钱就比较无所谓的感觉。

    其实也不能说人家是黑店,只能说经营不当而已。电脑商的竞争日益严重,赚利已经很小了,还要维持店面的日常操作和工人的工资。前景大不如前,已经不是什么赚大钱的门路了。

    我想知道你的电脑多少钱的?如果在吉隆坡的,千五左右的就不错了,没有用一年半哉不会看见问题的,槟城的价钱应该会高些。

    下次买电脑找个有点经验的人一起去买比较好。如果我是槟城人,这点小忙我很乐意的。你是不是平时得罪太多人,所以没人要帮你???

    ReplyDelete
  4. 软皮蛇遇到蛇王,谁赢?当然是蛇王。

    ReplyDelete
  5. 不明白,为何你要向那新鲜人道歉?他的态度一开始就有问题啊。而且他是黑店的人,他根本就没有借口不知道你的电脑是应该免费维修的。骂他就骂他罗。

    ReplyDelete
  6. 哎呀,要凶就凶到底拉。。。
    干脆要他们给你一台全新的电脑作为赔偿,不然就告到消费人事部去,说怀疑他们把复新的烂电脑当作新电脑来卖给你。。。嘿嘿嘿,commercial fraud可不是小事。。

    ReplyDelete
  7. 真的要凶一点,要不然吃亏的还是自己.

    ReplyDelete
  8. liam:
    独痛苦不如众痛苦,我也想买一台新的电脑,可是在这之前一定要先把黑店烦死,让他们跟我承受一样的痛苦,反正现在我还有手提电脑可以用。

    Jerry:
    说的也是,宏宏宏说我跟电脑的八字不合。那台黑心电脑可能很想念黑店,很想回去,所以才常常自毁。

    David:
    这台黑心电脑不是我去买的,而是学校先买了一台,师傅觉得价钱合理,介绍给我,我也跟着买的。

    我得罪的人的确很多,他们不敢不帮我,不过应该是会暗中害我。

    无名踢馆氏:
    蛇王哪有赢?还输多一盘。

    Botak:
    新鲜人是新人,根本不知头尾,只是那么倒霉被店员叫出来跟我收钱而已。他也很委屈的。

    Ulat:
    我要求他们换一台新电脑给我很多次了,他们都不肯。我可能真的会去消费人事部告他们。

    薰衣草夫人:
    所以有人说我是泼辣婆。

    ReplyDelete
  9. 香港俗语有说,“宁欺白头翁,莫欺少年穷。”

    穷的可以是口袋也可以是脑袋,新鲜人虽然不懂事,但是一样会记住仇恨的。

    凶,很容易就给人一种老羞成怒的感觉的,看过恐慌的猫儿吗?它们的毛会站起来,张牙舞爪…老虎对一般人时就不会。

    可能大王比我们任何一人都老虎,千万别教她要凶…不然的话世上会多一个凶徒,明天打开报纸又多一起凶案发生…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