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9, 2009

脖子还在

早上去载馒头慧,告诉她,今天是P老师说他要结婚的日子,我的脖子快要不保了。馒头慧想想,就说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只有一次。从盘古开天辟地一直到地球毁灭为止,零九年九月九日,当然只有一次。可是有哪一天不是只有一次,永不重复的?

到了学校,我和阿田都看不到是非精。他不会是请假去结婚了吧?我摸摸脖子,有点怕了。

上课后终于看到是非精,可是太忙了,没时间问他等一下是不是要早退去结婚。

最后两节教4A班,因为UPSR考试大过天,我们无法进行活动,只好让他们做练习。做完练习就让他们做其他功课。一个学生桌上空空,什么也不做,只顾着转身跟后面的同学讲话。我在地上画了个圆圈,问他要选A坐监牢还是B做功课。他说:“当然是做功课啦!”那为什么刚才不做?他竟然跟我耸耸肩膀,不回答。然后他就自己进监牢里去。

过了一阵子,又看到另一个桌上空空的学生。因为监牢只想开一座,这个犯人也看腻了,便问他到底要不要做功课?他竟然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到底有什么冤情,需要叹那么长的气?

这一次他终于说话了:“我的书放在家里。”

唉,轮到我要叹气了。这些怪人。又不是没有嘴巴。

然后换另一个犯人来接受盘问。这个更糟糕,一句话也不回答,自己走进监牢里去站。

怪人通常都只存在于E班、F班,现在连A班都有。一定是风水有问题。

我其实根本不想让他们坐监牢,只是要吓一吓他们,让他们安静地做功课不要吵到咱们尊贵的考生而已,所以又再问这个怪人二号:“为什么不做功课?”

怪人二号继续保持缄默。这时坐在他旁边的女生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他没有铅笔。”

我噗一声笑出来。怪人真的班班有。没有铅笔,不会跟朋友借吗?

立刻就有好几个学生拿出铅笔来要借给怪人二号了。怪人二号就被释放了。我问他:“你有没有朋友?”

怪人二号点点头。那么谁是他最要好的朋友?他打算跟谁借铅笔?怪人二号指了指怪人一号。怪人一号正好转身把铅笔拿给怪人二号。

原来如此。

放学时间被考试拖延了20分钟,我们闷到结满蜘蛛网。回到办公室,没看到是非精有要结婚的迹象。可以安心回家了。

Kit还是没工开。整个农历七月没人结婚,他的漫漫长假只能在家当英英美代子。还以为会接到是非精的通知,请他去布置婚宴,同时笑纳我的首级,结果还是没机会。

我自己保管好了。

4 comments:

  1. 怎么不当很多人的面问问是非精??
    画面一定很精彩!!!!!

    ReplyDelete
  2. 唉,看来老师和学生都有问题。。。

    ReplyDelete
  3. 很好玩得学校
    为什么我没有好象你酱的老师的
    在小学
    哈哈

    ReplyDelete
  4. Jerry:
    我一问,他就胡言乱语,无中生有,扰乱视线,我们更加无法分辨真伪。不如你帮我问他。

    botak:
    你忘了所有的老师都曾经是学生吗?

    Liam:
    还是没有比较好,才会成为医生。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