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14, 2009

Monday mood

我们有优良的传统文化。冷漠的、各扫门前雪的优良传统文化。

星期六剩下一包鱼丸,剪开后来不及煮,也不知道是P老师自己收到冰箱里去,还是叫学生拿去,总之它不是在冰箱的冷冻库里就是了。

今天一到办公室,就有人问我:“冰箱里的鱼丸是不是你的?它弄到整个冰箱很臭,XX叫你把它绑起来。”

我找了一条橡皮筋,打开冰箱来看,果然很臭腥味。我把那包鱼丸绑起来,开着冰箱门一阵子,让气味消散。

心中有种被乌云笼罩的感觉。。。

一大早,XX打开冰箱,嗅到臭味,看到一包鱼丸,猜想是我的。然后就告诉YY,要YY等到我去学校问我,然后要我把那包鱼丸绑起来。

如果我请假三天,他们必须忍受那股腥味等我三天。如果我去参加三个月的课程,一个月后,大家每天就必须用脚拨开地上地蛀虫才能走到洗手盆那儿去。。。

* * * * * * *

乌云已经笼罩头顶了,躲在生活技能室还来了个疯子。叶露露拿钱来还,问我:“你们那边有没有人收购酒店的餐具?”

这个神经病,我住在这样山卡拉的地方,会有人收购酒店的餐具?不过倒是有神经病在这样的地方建酒店。我想起“河两条”那儿有一户出售酒店二手家私的住家,就提议叶露露去那里问一问。

叶露露就问我:“他们卖的是新的还是旧的?”

“小姐,人家卖的是酒店用过的二手家私!二手家私!”

叶露露说了一句哦,又继续盘问我。其实我已经很后悔把这家店的存在告诉她了。我只是经过时看到屋子外的布条而已,可是叶露露问到好像我已经是长期顾客那样,烦死了。

我说那家店就在Klinik的对面。叶露露就问:“clinic?华人的还是马来人的?”

政府的Klinik!Klinik!Klinik有分华人跟马来人的吗?

原来她以为我说的是私人诊所。唉,上天为什么要在我已经被乌云笼罩的时候派一个这样的人来折磨我?

叶露露又问了一大堆,简直把我当作是那家店的代言人。我已经要抓狂了。我是个笨蛋,我是个笨蛋,我是个笨蛋!

问完各种各样的问题后,叶露露又说:“可是你必须要去看他们卖的东西是新的还是旧的。”

叶——露——露——小——姐——

人家是卖的是酒店的二手家私!二手家私!二手的!酒店用过的!

你到底想怎样?

11 comments:

  1. 有人喜欢和你讲话总是件好事
    不要像我在这边
    快要变自闭儿了
    不想讲话

    ReplyDelete
  2. 露露姐:“你咪当我係露露喔!”

    大王:“#&$¥%#@@!”

    露露姐:“係,我係露露…”

    各扫门前雪确实优良的,不然有时虽然想帮忙反而会变成‘多手’。现实常常就是,人家的事让他自己去解决,不要‘多事’。

    现代人很无能兼现实的,别人‘多手’,做得好就静静,静观其变,做得不好就大锅了,等着被骂吧。(我也是现代人,所以我在骂自己,不用理我。)

    各扫门前雪,政府部门最厉害的了,如果填表格什么之类的,一定要再三检查。填错后果签名者负责,他们不会‘多手’更改的。比如“Pulau Pinang” 不小心写成“Pulau Pisang”, 分分钟钟拿到XX证时上面写着“Pulau Pisang”。这年代“后果自负”是金玉良言。没办法,大家心里太忙太疲劳了。如果不关你的事,还是推给别人。如果有一点点和你有关, 没办法,自认倒霉,吾洗多讲,啦啦声搞掂佢…

    ReplyDelete
  3. 下次她发问时,你假装“撞聋”,叫她用纸和笔写下来然后你也用这样的方式回答她啦~~再问回同样的问题是就用手指给她看!!还是啰里啰唆的话,扮文盲好了,连字都不会写!

    ReplyDelete
  4. 把那些鱼圆都丢给她,说:是新的。。那就两件事一并解决。

    ReplyDelete
  5. 为什么教育工作者,智商与举止那么有问题的???

    ReplyDelete
  6. tamiya, 你相信大王说的?可能她只是心情低落,所以写的东西看起来有问题罢了。大王称呼别人‘疯子’其实很不厚道。人家怎么知道大王不知道?或者本来是想借桥(二手家私的事)去开解下,自己反而被气头上的人骂,耳听未为真,眼观未为实呀…其实大家调试一下心里,问题有时根本就不存在的。我常把这类争执看成‘自然反应’或‘面子问题’。

    有个故事说,有个盲人怕夜晚人家看不见他,就让友人帮他点个灯笼,提着。走着走着,灯灭了,当然他不知道。突然有个人撞了上来,他就大声喝,“你瞎的吗,没看见我的灯笼吗?”,谁知道那人回答:“不好意思,我确实是瞎的”…

    ReplyDelete
  7. 叶露露小姐也是一名老师?

    ReplyDelete
  8. Liam:
    有时候办公室冷冷清清,没有人聊天的确有点寂寞。不过当我躲到生活技能室里去时,就表示我不想讲话了。

    David:
    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我想如果是你被叶露露那样“盘问”,你可能会在桌子上挖一个洞把头埋起来。有机会我会把我们直接的对话记录下来,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没有交流的双向交流”。

    老头:
    我比较希望可以用控制器,pi一声把她变不见。


    Botak:
    丢鱼丸的时候,我是不是要说:“那是从酒店收购回来的吃过的新的鱼丸”?

    Tamiya:
    小学老师习惯当王了,无法放下身段。有些人就脑袋太老了,只有她讲没有你讲,她的脑袋里已经program好了她要的答案,如果你所答的跟她要的不一样,她就继续问继续问,问到你发火她当机为止。

    小傻强:
    叶露露小姐是资深老师,专业老师。我们的生活圈子那么小,认识的人都是老师。

    没有家禽朋友。。。

    ReplyDelete
  9. 那么说来叶露露是高人了,我只能观见窍门,她却可以看见诀窍。她段数很高,你的发火在她眼里看来平平无奇,是不是这样?

    ReplyDelete
  10. 怎么老师那么弱智?

    Why why tell me why?

    ReplyDelete
  11. David:
    你看过“钱不够用2”了没有?里头那段妈妈与孩子的对白,“你回来了,吃饱没”,可以当作是我和叶露露的交流。

    小傻强:
    因为还没有到“夜”。

    请自己回想接下去的歌词。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