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24, 2014

沮丧的一课

昨天经过五年级最后一班,国语老师正在教书,学生大声叫我,把国语老师当作不存在。

我不认识他们,正觉得奇怪为什么他们会这样热情地叫我,有一个男生从后门跑出来问我明天有没有上生活技能课。

他们真的不当国语老师存在!

我看到那个男生的脸,觉得有点面善,听到他这样问我,才恍然大悟——我今年教他们生活技能!上个星期五是假期,难怪我忘记他们了。现在我要哭了...

我说有,示意他进去上课,我快点逃走走开。

今天,我终于要跟他们见面。我一走进他们的课室,他们就七嘴八舌地跟我说:“老师,你说要给我们丢鸡蛋的……”

我没那么大胆,叫学生带鸡蛋来,我只是叫他们带蛋壳来。我打算让他们塞黏土进去,当作完整的鸡蛋,让他们想办法从三楼丢下来不打破。不知道哪一个家伙想出这样的活动。。

我还来不及说什么,又有学生向我展示手中的破烂蛋壳,跟我说:“老师,我的鸡蛋破了。”

我一眼就看到他是故意把蛋壳捏破的。他脸上还露出洋洋得意的表情。

这些奇怪的小孩子,小心翼翼地把蛋壳从家里带来,然后在做实验之前故意把它捏破,要看看老师有什么反应。OK,我忍!我心里暗骂一句:蠢人!

接着,又有人走来走去,大喊大叫问谁拿了他的鸡蛋。我差点以为我是死物,他没发现我存在。

OK,我再忍!我假装温柔又有爱心地把这山番劝告到甘愿坐回自己的座位之后,就开始讲课。

学生静静听了几分钟之后,又有人弄破鸡蛋了。全班有21人,我进入课室的时候,只有三个人手中有鸡蛋,其他的鸡蛋在我来到之前,已经变成碎片撒落满地,现在又有两人在我面前把鸡蛋弄破,所以全班只剩下一个鸡蛋。

OK,我忍!

我又假装很温柔地安慰他们:“不要担心,老师已经准备好七个鸡蛋给你们用了。”

我给他们两个星期的时间,每个人准备一个空鸡蛋,并想好方法如何把鸡蛋从三楼丢下来不弄破。两个星期!他们什么都没想出来,什么都没准备。OK,我继续忍!

我继续教课,但他们根本不听。他们一直问:“老师,我们要去丢鸡蛋了没有?”

丢鸡蛋只是活动,课程内容是“解决难题”,我要如何解决我自己面对的难题?沮丧啊!

我把他们带到生活技能室去,给他们分组,给他们鸡蛋和黏土。他们就开始玩鸡蛋玩黏土。我叫他们准备,他们就问我要准备什么。

天,我已经讲了至少十次了!

我问他们,你们打算如何让鸡蛋从三楼丢下来不破?

他们耸耸肩跟我说:“就是这样loh!”

除了教这最后一班,我也教第一班的。。相差太多了,沮丧啊!

后来,有一组的学生说要用更多黏土把鸡蛋包起来。我终于没那么沮丧。其他的学生不是玩鸡蛋玩黏土,就是发呆,几个山番又开始要找碴吵架了。

我忍无可忍,只好问他们,到底要用黏土把鸡蛋包起来,还是要用报纸。他们才说要用报纸,就一窝蜂跑去拿报纸,把鸡蛋包起来。

那个故意把鸡蛋捏破的肥仔忽然走出去,很不在乎地跟我说:“我不要做。”

我差点以为生活技能室是一间茶餐室,谁不想坐了就可以自由走出去。

我比他们更加想要走出去,我很沮丧啊!

肥仔走出门口,我已经怒不可遏了。我把肥仔拉回来,告诉他,他没得选择。

我也没得选择。有得选择的话,没有人要教这样的学生,他们拖累了其他有心要学习的同学。我走到架子那儿去拿了两根藤条,跟他们说:“我说过我教生活技能的时候不打学生的,现在我反悔了,我决定要打你们!”

他们一看的我拿了藤条,竟然静若寒蝉,乖乖地把手中的鸡蛋包好,静静地跟着我走到三楼,一组接一组地把鸡蛋丢下去。

原来真的有人不见藤条不流眼泪的。

所有的鸡蛋都破烂了。

由于藤条还在我的手中,所以他们乖乖地把他们制造出来的垃圾丢进垃圾桶里。

他们终于走了,但我觉得我已经死了。。

多羡慕古代的老师啊!只有想要求学问的人才会去读书,不想读书的人,就自由自在地做他们想要做的事情,不用去学校连累别人……

13 comments:

  1. 我之前也當過代課老師,半年。
    我教的那間小學是小型的,每個年級只有2班,但也有分『好』班和『差』班。
    好班還好,可以順利教書。
    差班就慘了,大家都不是上課的。
    我還遇過一個過動兒童,不能靜靜超過5分鐘的。
    我每次教過動兒那一班,我前一晚就會很大壓力睡不著。
    最後我和過動兒幹了一場,直接導致他轉學校。

    說回那些差班的學生,我也不知道他們那裡出了問題(那時差班已經4年級別了),
    可能從小1年級就遭老師的忽略,或自己本來就腦袋不靈光,
    反正就是一副不想上課,不能集中精神的款。
    雖然差班也會有20%左右腦袋不聰明,但還是很給臉我,努力上課的學生。
    但我要應付、罵、打那其他80%的人,已經沒多餘的力氣去教導那20%的人了。

    有很多偉大的教育家說,每個孩子都很獨特,要愛他們,要用不同的方法教。
    我很懷疑,那些教育家是否只是面對一個時間裡,只是面對一個學生而已。
    如果1班裡有40個學生,每個都“獨特”,沒有老師有時間去愛完他們全部,
    而不影響教學進度,還不包括對其他那些想認真上課的學生的不公平。

    這,是很複雜的問題來的。。。
    祝老熟女大王蛇可以熬過去。。。


    ps:想當年在學校,很多條藤條給我打到開分叉(很多時候是打黑板製造聲音嚇人而已)

    ReplyDelete
    Replies
    1. 我教生活技能是不打学生的,还挖空心思,尽心尽力,安排各种活动给学生做,希望他们可以在玩乐中学习,可是遇到这样的。。。人渣,实在觉得白费心机,又很心疼其他愿意学习的学生。看来只好用藤条了,可是教副科用到藤条,很失败啊!

      Delete
  2. 大王,要明确教他们,不可以在外面把东西从高楼抛下去,会砸死人滴,,,、、、

    ReplyDelete
    Replies
    1. 噢,忘了跟他们说要高空掷物是必须装好降落伞的。

      这些人渣是真的会从高空掷下水罐、铅笔盒之类的东西的。。。

      Delete
  3. 我以前一直在想这辈子老师没当成是不是憾事一桩,现在看来当工程师也不错的,至少让人抓狂的同事是罕见的,有的话至多打一场,不会被告虐待孩童。

    ReplyDelete
    Replies
    1. 做老师是因为上辈子没做好事,这辈子才来受刑的!

      Delete
  4. 這老師太善良,應該說,誰打破雞蛋的,蛋殼要跟令伯吃下去。。。。

    ReplyDelete
    Replies
    1. 然后平时对孩子的所作所为毫无异议的家长就立刻对老师很有意见了,接着
      你就在报纸上看到这则新闻了。

      Delete
  5. 因材施教。遇见废材,把他塞进垃圾桶里。

    ReplyDelete
  6. Jb,
    会弄脏垃圾桶的。

    死剩一张嘴的专家不是说没有教不好的学生mie?所以我猜遇见废材就要给他们废料。。

    ReplyDelete
  7. 让他们想办法从三楼丢鸡蛋下来不打破?
    好怪的活动!
    Lim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