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21, 2014

寄放的人

钟声响了,我跟宝宝说,我要去教五年级最后一班了。

宝宝露出苦笑。她教六年级最后一班的音乐课,她也很沮丧。

我已经没那么沮丧了,因为那班上的那个疑似野人的X权已经转校。他从新年前就不曾来学校上课。听说他自己胡乱传话,跟家长说学校开除了他,所以他的家长就很生气地为他办转校了。

这样我就不必再跟他交手,终于可以好好教书了。

我也不用再沮丧了。宝宝很替我高兴。

我轻松地走到他们的课室去。我一走进去,学生就跟我说:“老师,X权回来了!”

我……我……我要哭了……

可是为什么今天我没有看到X权走来走去,也没有听到他大喊大叫的呢?难道他哑了?

学生指了指课室前面的角落,X权竟然静静地坐在那儿看着我。他竟然没有讲话,也没有像往常般,如入无人之境,走来走去。

我没多问。他能够静静坐着我已经很高兴了。我让他们排队到生活技能室去。X权竟然能够一直不吵不闹,乖乖排队。

他们进入生活技能室之后,训导主任走过来跟我说,X权已经不是我们的学生,教育局已经批准他转校,可是他要去的学校不肯收他,他现在只能寄放在我们学校。

他是个没有学校可去的孩子!

而他的家长本来还以为此地不留人,自有留人处。

我走回生活技能室上课,发现X权坐在第一桌,跟三个男生挤在一起。那不是他原本的组。我不高兴地问他,为什么坐在那儿。他说是旁边的同学叫他坐的。

我问他:“他叫你坐这里,你就做这里?你这么听话?那么我叫你今天乖乖不要被我骂,你愿意听话吗?”

他笑眯眯地点点头。我注意到他以往总是红红的双眼今天很正常,眼中那种“你xiao eh”的不屑不见了。我就让他坐在那儿。

今天要继续做衣架子,大家都已经有材料了。我跟X权说:“你不是我们学校的学生,我不能给你材料。”

他小声地说:“我不要做。”

我当然没有这么心狠手辣。我说我可以给他额外的材料,他可以做另一种衣架,不需要那么长的铁线。他点点头。

不过最后,我还是给他跟同学们做一样的东西。他真的认真听从指示,量好铁线,把铁线剪好,磨好,穿管,全程没有多讲话,没有骂人,没有捉弄别人,最后自己的做好了,还对其他同学伸出援手!

我一直称赞他。他一直微微笑。

他应该发现自己是可以把工作做好的正常人了吧?而老师,其实很温和,并不是专程去骂他的!

6 comments:

  1. 大王,你你。。。
    我很感动。

    ReplyDelete
    Replies
    1. 我我。。。我其实要表达感慨,但文不及义。

      Delete
  2. 明天、后天、大后天,大大后天....他如果还是寄放在妳的学校..........


    妳想哭的话,尽管在我怀里哭。

    ReplyDelete
    Replies
    1. 坏学生忽然变乖,教学顺利得多了,怎么会想哭呢?

      Delete
  3. 三岁定八十。我很怀疑您这位学生只有两岁。^^

    ReplyDelete
    Replies
    1. 可能是吃得好,看起来像12岁的样子^^

      都不知道哪一个才是真面目...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