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17, 2008

谁是骗子?

家文逃学五天,每天鬼鬼祟祟地躲在学校附近的商店旁,终于在第五天被老师逮住。她继续发挥说谎的本领。她说她是下午班的学生。这五天我对她的缺席漠不关心,只当作又生病了。平只要一提起“骗子”这件事,第二天家文就不来上课了。然后再来时还会带着她妈妈写的请假信来。同学们打电话到她家去永远被盖掉。我们都认为她的妈妈和她是一伙的。
“骗子”的案件源于去年年头。很多同学通过家文订购了各种装饰品,钱也交了,但货物一直没到手。家文一直说货物已经拿到了,就在她家里。我把她姐姐叫来问,她却说还没收到货物,而且订购的也不是她本身,而是另一个同学。那时大家都知道家文在说谎,但不知道她姐姐是不是说实话。大家选择等待。等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家文不断的强调那些货物已经拿到了,就在她家里。同学们要她“明天”拿来。这个明天是无限的。最后我就把她交给训导主任。训导主任每天很忙,忙着到处东家长西家短,话题像缠脚布那么长, 哪里有时间去认真处理小朋友的事情,审问了几次后就不了了之。结果大家又选择等待。我怀疑家文本身受骗,她却否认,还是一直说那些货物真的已经在她家里了。
一年过去了。同学们当然还没忘记他们朝思暮想的东西。大家时不时就问家文,那批货物的下落。家文面不改色的说:“在我家里,收在橱里面。我姐姐不开给我。”由于每次打电话去给她妈妈就被盖电话,我们也不愿意再试了,索性就当他们全是骗子。
最近同学们越追越紧,家文从间歇性逃学改成长期性逃学。现在被逮到了,交到副校长手中去。副校长没有缠脚布,只来问了我一些问题后就亲自到家文家去见她的妈妈 。然后又把另一个涉案的同学也找出来,叫了两家人到学校来面谈。
家文家境贫穷,她的妈妈看起来很不友善。她没受华文教育,请假信都用英文书写,字体非常端正。两个涉案的女生已经念中学, 家文的姐姐坚持说已经把钱交云霓,云霓坚持说只收到订购的纸条没收到钱。到底谁在说谎?
其实真正令我百思不解的是家文的做法。她为什么不说实话?我问过她本身是不是被骗了,她却选择骗我。说出实话,让我们帮她解决,不是比不停地说谎来圆谎容易得多了吗?或者说谎会使人上瘾,欲罢不能?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