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27, 2008

一日营报告

我们的卓坤山一日营又无惊无险地结束了。这一次森林局很有效率地在我们出发之前回了信。然后我带着这封信却不知道要交给谁好。一个管理员都没有。或许他们在树上装了侦察器,幸好也没有其他团体与我们争地盘。
天下无敌、一只蟑螂、西门小明和闻风而来的“次要”来当助手。其他常出现的都到学校去开会了。真惭愧,没请到Kit和勇P来陪是非精。不过一只蟑螂已经足于弥补空缺了。
出发前不知天高地厚地小鬼问我为什么不去爬升旗山。我没给他们面子地告诉他们:“升旗山?我能爬。你?不能。”他们怎样也不相信。我带童军爬山这么多次,一看他们那副身形,就肯定他们连爬地都有问题了,何况是爬山。结果,只在山脚走了一阵子,就开始有人偷偷地问:为什么这么喘的?当他们发现老师面不改色,也不必停下来休息,他们只好死撑,为了不让老师越过他们,他们竟然真的能够坚持不懈地走到限定的地点为止。
平时问题多多的一贯钱对一只蟑螂一见钟情,爱不释手,一路追着他问东问西。一只蟑螂出尽法宝都无法摆脱他的纠缠。在此我要向一只蟑螂致谢,谢谢他救了我,让我不必被一贯钱烦死。一只蟑螂身材健美,可能已经想要炫耀很久了。到了某地点,我不再让他们前进,他便问天下无敌要不要脱掉上衣。天下无敌跟他一样有暴露狂,当然正中下怀。两人脱掉上衣,一贯钱对天下无敌说:“你比较肥,他比较瘦。”天下无敌惊讶得说不出话来。我好像听到玻璃心掉在地上碎掉的声音。天下无敌问一贯钱:“你有没有搞错?”我也想问一贯钱有没有搞错。一只蟑螂比天下无敌重十多公斤,在一贯钱的眼中竟然比较瘦?情人眼里果然出西施。
下了山,小朋友们就自己找地方生火煮午餐。这时就可以看出他们的真面目了。其中一组取名英才队,临出发就说整组没有人带锅。一个队员缺席,那个笨蛋队长却来问我为什么多写了一个队员的名字给他。无法狠下心来让他们挨饿,只好借了一个锅给他们。然后天下无敌帮他们起了三次的火,我再帮他们起两次,洪老师又帮他们起两次,全都徒劳无功。为什么?我们起了火,他们站在旁边看!就只是看!问他们为什么还不捡树枝来添?得到的答案永远一样:“他们啦,他们不要拾!”命令他们去,他们便拖着千斤重的脚步,摇着屁股去。然后每人拿着一根十厘米长的树枝回来。幸好其他的小朋友都能把午餐煮好,不至于让我们吐血而亡。
吃饱收拾好,就是玩水时间。身为团长却屡次犯规的仁义被罚坐监牢,他的好友学章可能要挨义气陪他,竟然说不要去玩水。我问他是不是生理期,他说不是。不是生理期不可以不玩,他只好去。真笨,这么好玩不去玩。是非精说:“这个学章每次都是这样的,不要下水的。”我以为他很了解学章,便没说什么。后来我们到水池去看他们玩。看到学章玩得很开心,是非精又说:“学章每次都不肯下水,上次来也是一样。”唉,又胡言乱语了,学章今年才参加男童军,我们什么时候带过他出来?
在等待学生换衣的时候,是非精和一只蟑螂到亭子附近的度假屋前聊天。西门小明说:“那两个家伙一定又是在讲女人!”我连忙扶正我的下巴,问他,一只蟑螂真的是这样的人?他说一点点啦。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