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4, 2009

goodday

看中草场入口处的一棵枯树,它肯定可以当柴薪,让小朋友们高高兴兴地煮好一顿午餐。这棵树到底死了多少年,没有人记得,甚至可能没有人发现它是死的。
带阿富去看,跟他说我要把这棵树拉倒,让学生当拆烧。他说:“它是活着的,那些叶子还是绿色的,还开了那么多花。”

对,整棵树都爬满了绿色的爪状叶子,开满了紫色的花,可是那是牵牛花!

带天下无敌去看,要他帮我想办法。他说:“哗,这么多花,这么美丽,不要!”

为了那些牵牛花,坚持反对我把那棵枯树当柴烧!他瞎了,看不到我们的学校整个草场的围墙都爬满了牵牛花!


竟然话不投机,就各奔东西。回到电脑室工作。师傅还在忙,阿田难得懒洋洋的、歪歪地坐着。问她们有没有去吃午餐,阿田立刻说:“就是现在,现在立刻去,走!。”说完两人就起身要出去了,一边走一边催我。从来不曾见过她们的行动这么快,每一次都是我等到脖子长,她们还不离开椅子的。结果今天害我手忙脚乱。

然后我们就去了“阿伯”咖啡店。这种咖啡店,来来去去都买同样的东西,一点创意也没有。我们只好点椰浆饭套餐。师傅说她请客。咦,为什么?原来她得到一千块钱的卓越服务奖。当然师傅等这个奖已经等到心儿冷了,可是还是意思意思请一餐以示欢庆。我今天偏偏误打误撞,撞上了这一餐。

当我们开始选食物时,师傅打开钱包,大叫一声说带不够钱来。然后就叫我借给她一百块钱,因为我带了很多钱要去缴付电费。我一边把钱交给她,一边大笑。真是搞笑。跟她说我们各自付钱,她又坚持要请客。钱借了给她,可能晚上我就得点蜡烛了。

训导主任看过有两颗心的咖啡图片,所以就点了。结果只来了一颗心。

我们看到套餐的图片,以为附带小小一杯果汁,结果来了一大杯洛神花汁。害我不能多点一杯咖啡。
吃饱笑够,师傅付了账后又把钱还给我,因为她倾囊后刚刚好够付账。然后我们又回学校工作。阿田独自画壁画,我和师傅在电脑室里差点睡着。然后就开始讲人家的是非来提神。讲完是非,打了一轮的牌,走到楼下就看到那个刚才我们正在谈着她的是非的人。

哗,大白天果然不可以讲人。下次讲鬼好了。


下一站,约了天下无敌到他家附近的老人院。之前先去乱兜,寻找探险路线。找到神庙,回教堂,只差兴都庙。那边那么多印度人,想象中一定不可能没有兴都庙的。结果竟然真的被我们找到,还顺道发现了迟钝儿童中心。

接下来就去老人院。竟然是一家酒店式的老人院。我们一到,铁门自动打开,害我不知该不该把车驾进去,想了很久。进去后,又不知道该走到哪里去,因为看起来像大厅的地方正在进行诵经活动,坐满了人。我们往一旁走去。笨蛋天下无敌看到满园的花草树木,就跟我说:“哗,他们的花比你家的还要多!”

笨蛋竟然拿一家“酒店”的花园来跟我的小庭院比较。

瞄到后院还有美丽的花园,叫天下无敌去拍些照片来。他拍了两张赶快跑,怕被当变态佬,因为那是女性宿舍。

兜来兜去找不到负责人,最后问了一个工人,被指示到大厅去。原来里面有个像银行一样的柜台,里面坐着几位工作人员。哗,太商业化了,连那个来跟我接洽的女人看起来也很商业脸。可是她一开始说话,就很友善,商业脸就不见了。我们谈得很开心,我想我看走眼了。

老人比较喜欢什么呢?竟然是看表演。那么这些任务就交给多才多艺的helper们啦。

解决了拜访老人院和探险路线的问题了,接下来只剩下一个谜团:是非精为什么要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之下约其他的helper明天开会呢?真好奇,要不要跟踪他们呢?

7 comments:

  1. 担心下次大白天见鬼!哈哈!

    ReplyDelete
  2. 他们想给你一个惊喜,讨论在老人院安排姑婆屋给你。

    ReplyDelete
  3. 如果你得空没事做发霉发臭了
    不如跟一跟吧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ReplyDelete
  4. Ulat:
    其实我把那女人当鬼,所以才会讲她的是非。下次要讲大声一点。

    小傻强:
    我还是坚持会顺便帮你看一看适合的木板的。

    Liam:
    我可以用比较高科技的方法知道他们谈了什么——打电话问任何一个helper!不过我还是用这个时间来玩别的比较开心。反正到时大家都必须听我的。

    ReplyDelete
  5. 他看得起你的庭院嘛!:P

    ReplyDelete
  6. 为了适应时代潮流,就是慈善机构也得要商业化呀,否则饿死了恐怕也没有人知道。

    里面就安排一点需要帮助的人,然后欢迎各界人士踊跃捐款,可以扣除税额。

    然后和里面的人巴结,帐单开大一点,钱大概又会回来了…

    新加坡就发生过类似事件,肾脏基金过度商业化。负责人开大汽车住大房,出国坐头等仓。让人盲目相信慈善机构,真正需要关注得不知道有没有被关注。

    如果人可以不顾面子,有智慧地去帮助真正需要帮助的人,慈善机构也不必商业化了。可惜不能,广义来看,不会成功,因为人是没有这种智慧的。

    好像被我越描越黑了…

    ReplyDelete
  7. ccc:
    我的确觉得很光荣,又觉得他傻的可爱。

    David:
    你说的都是事实,另一家老人院的院长全家人甚至可以一年出国四次。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