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30, 2009

每一次到土地局,一看到那个花园就妒忌、妒忌、妒忌,
羡慕、羡慕、羡慕,
流口水、流口水。。。
那么简单,就可以美得冒泡了。
恨不得把整个花园来个乾坤大挪移,移到家里去。

我有那么多花草树木,为什么美感却连它的百分之一都达不到?

连新劝我要放下,要放下,已经是时候放下。。。

就从花园开始放下吧。我的梦想——只有棕榈树和草的庭院,就像土地局的一样。

谁都知道,有舍才有得,有得必有失,狠下心来,把大部分的盆栽植物送出去。才发现我们不要的东西,却原来是别人梦寐以求的。要送掉植物,竟然易如反掌。

然后把像垫褥那么厚的草割掉,才发现原来那片草地其实并不是很难看。
一部分的虎尾兰和常年开花,百子千孙的水仙花也不要了。
挖出来,装满两大袋。带到学校去给学生,许多没预约的学生也闻风而来,所以结果还是还不够分。

我们的草,原来是人家的宝。

当然,人家的草,也可能是我们的宝。

Monday, June 29, 2009

来了四位实习老师,全是男的。

男老师?四位!

快看看,

天是不是正在下着红雨?

Saturday, June 27, 2009

Hari Kantin

今天好像很多学校举行义卖会,校长向某国小买了一百块钱的固本给我挥霍,要我带几个童军去。所以今天就趁混乱时溜进礼堂里把五个童军带走。

由于收错了风,竟然找不到那所国小。想象中,举行义卖会的地方一定很热闹、交通大混乱,结果整条路上静悄悄,风平浪静,根本没义卖会的迹象。兜了两圈,终于找到那所国小。

只见车辆稀稀落落,跟我们学校的义卖会完全不一样。所有的摊子都摆在小小的食堂。除了食物,根本没有任何其他的商品。

比较特别的是入口处的骑马活动。一次三块钱。学生很希望我去骑,因为这样他们就可以看到我跌倒出糗。可是我很同情那匹只有五岁的童工马,所以学生的诡计不能得逞。
小鬼们最有兴趣的是射击。钱全花在这里,可是没有人有本事连射中五个铝罐,所以空手而返

负责跟校长接触的钟老师把我带到办公室去闲聊。我就很鸡婆的告诉她说物品标价太低了。

标价那么底,哪里会筹到多少钱?钟老师说:“这里的家长的能力不是很高。”

噢,我忘了那是国小,不像我们的名牌华校,出钱毫不手软。

十点半因为要回赶学校上课,催学生快点把固本用完。他们又去射击,只剩下五角钱买了一包薯片五个人一起吃。然后笑眯眯地说:“原来一百块钱这么容易花完的。”

Friday, June 26, 2009

要钱请做好准备

政府部门,到处一样,双重标准兼工作人员之间互相不知道彼此在干什么。所以我去土地局拿borang permohonan bantuan untuk menampung kos pendaftaran memasuki ke institusi pengajian tinggi时只能拿到一份,宏宏宏还得亲自再跑一趟帮朋友拿。结果柜台职员一开口就问他:“你要多少?”简直是要多少给多少,害他以为我在欺骗他。

一定是因为我不是帅哥,所以只能拿一份。

今天宏宏宏拿着厚厚一大叠,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份的表格来,托我拿去土地局交。柜台有三个工作人员,刚好其中一个印籍职员面前没人,就交给他检查。他只着重在检查申请者呈交的银行户口持有人的姓名。凡是不是申请者父亲的,就打回来。

一旁的马来女职员在检查着其他人的文件。我听到她说:“对,表格上是写着学生或父母的银行户口都可以,可是我们这里只收父母的复印本,学生本身的不可以。”说完就拿出一支笔来把Pelajar涂黑。

这样玩人家也可以。要涂掉,应该在人家拿表格之前就涂了吧?

那个马来女职员终于有空了。她听到这个印籍职员跟我说:“妈妈的户口不可以。。。”她立刻纠正说可以,然后就把一部分的表格拿过去检查。

到底可以还是不可以?又不是第一天做这份工作。

幸好这个女职员比那个男的好得多了,她一边检查,一边用笔把缺少了的文件圈起来。这时才知道竟然有人既要钱,又不肯把工作做好。其中竟然有两个人还没有交学费。没交学费,不是代表不接受大学的录取吗?干嘛还要申请那五百块钱的援助?枉宏宏宏还特地驾那么远的车去到土地局去帮他们拿表格。其实宏宏宏可以不用理会其他人,因为他的表格我已经帮他拿了。

所以说虽然宏宏宏外表看起来凶神恶煞的,其实是个外冷内热的人。

这又来了一个马来人,也是因为资料不足而被打回头。那位女职员很温和的向他讲解说他必须呈上他父亲的银行户口复印本。他一直说:“可是我爸爸要做工啊,没空啊,不能啊。。。”

那位女职员始终很温和,我想如果是我面对这样的人,我就会告诉他:“没空?不能?不要申请援助金啦!”

其实那位女职员大可以把他的表格和文件收了,然后就交给垃圾桶处理掉。反正又不是每个人都肯定会得到那笔钱。只要说一声“不符合资格”就可以把一切推到干干净净了。

我抱回了那叠共八份,被打回头的表格和文件,有点不是滋味,心里认为他们大概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少了这个,少了那个?不用紧的啦,管他!”

既要政府的钱,又不肯跟政府合作,要政府如何乖乖把钱汇入你们的户头?幸好宏宏宏的表格过了关。

告诉了宏宏宏,原来他早知道有些朋友还没有交学费。他嘴硬地说不用管他们,不要就算了。

我才想到,其实我可以把他们的表格丢掉,反正神不知鬼不觉,他们最多以为没被选中而已。

不过因为宏宏宏面恶心善,我就算如何面恶兼心恶,也下不了手。

Wednesday, June 24, 2009

脑残症状

报章上说,如果你有
1. 发烧
2. 咳嗽
3. 喉咙痛
4. 头痛
5. 无精打采和疲倦
6. 身体疼痛
7. 呕吐和抽搐
就应该立刻就诊或联络州医院

我只有七分之四的症状,当然要照常生活。幸好今天什么症状都消失了。

放学后买了一包饭回学校。有人问:“那包红色的是什么?”

阿泰很了解我,立刻就帮我回答了:“她的饭啦,红色的是辣椒。”

打开来才开始要吃,KIT就来了。他一看到我的饭,就问:“那是什么东西?”

那是辣椒啦,饭菜是它的配料。

KIT一边看我吃辣椒,一边谈起A型流感。这人竟然希望槟城的学校也关闭,因为他来不及为考试做好准备。我想起昨天的不适,就问珠珠:“你有没有A型流感的症状之一,无精打采和疲倦?”

珠珠哈一声笑起来,说:“有啦!”

立刻有一大堆人接着回应:“有,当然有,我们每个人都有!”

这时我才发现斜对面的文老师还没回家。那些书本和作业簿已经高到把她淹没了。难怪大家都有“无精打采和疲倦”的症状。不过经我这么一问,她也打起精神来,开始高谈A(H1N1)了。

她说:“如果要去验体温,就不可以吃了辣椒后去。”

有这样的事情吗?吃了辣椒,体温就会提高?

我刚好把我的辣椒饭吃完。幸好等一下我要去的是移民厅,不是医院。要去医院的人是KIT。我问他:“喂,你有哪一个症状吗?”

他说:“有啦,无精打采和疲倦!”

哗,每个人都有这个症状,不管是老师还是学生。看来大家都必须自我隔离了。

虽然今天没有头痛,没有咳嗽,没有无精打采,身体也没有痛,可是头脑好像坏了,认路能力大大降低。去移民厅时,竟然无缘无故地把车开进一条陌生的小路,找来找去找不到移民厅。

昨天才刚去呢,哪有可能走错路。

Sunday, June 21, 2009

普天同庆

宏宏宏要入读北大了,这是他梦寐以求的大学,也是他申请的唯一大学,由此可见他一定很高兴得到自己的“dream U”。来来来,让我们来为他放烟花庆祝。
小魔女一早就打电话来,邀请我去她家——庆祝父亲节——

可是我并不是她的父亲,去她家跟他们一起庆祝父亲节?很奇怪哩。她越说我越不敢去,到底是什么宴会?开那么多席,请那么多亲戚,如果我去了,我。。。我应该要站在哪里好?

小魔女说:“开十多桌,请百多人,亲戚和邻居,除了庆祝父亲节,也促进邻居之间的感情。。。”

我问她,是不是还包括庆祝宏宏宏进大学?

她说是。还提议我买一个奶瓶送给宏宏宏当礼物。她说:“像以前那样。”

以前宏宏宏还小,我敢作弄他,现在他那么大只,我还是不要去比较好啦,很尴尬。

推推推,推掉了——真的很尴尬啦!


中午,宏宏宏趁我精神有点呆滞的时候打电话来。

真的要我去庆祝父亲节?我。。。我真的不是他们的父亲啦,很尴尬的。

宏宏宏牙尖嘴利:“哪里有pai seh?如果有pai seh牛就穿裤子了;如果有pai seh,蚂蚁就穿迷你裙了!”

为什么蚂蚁要穿迷你裙?

“因为蚂蚁小只呀!”这位准大学生的歪理论真不少。

那我得带什么去?宏宏宏说:“嘴巴!”

到底是什么盛会?庆祝父亲节,老师去干嘛?宏宏宏说:“一日为师终身为。”

是不是庆祝宏宏宏进大学的盛会呢?宏宏宏认为不是。

我吓他:“其实是的。今晚他们就拿出一条banner来,高高挂起来,上面写着‘恭贺宏宏宏进入大学,光宗耀祖’。”

宏宏宏吓了一跳:“如果这样我就逃走躲起来。pai seh到死。”

哈哈,轮到他会不好意思了。如果有pai seh牛就穿裤子了;如果有pai seh,蚂蚁就穿迷你裙了!



老师真的要去跟他们一起庆祝父亲节?很尴尬啦——

会不会去到那边才发现是婚宴——原来宏宏宏娶老婆了?

Saturday, June 20, 2009

小宝宝出招

阿东把邦旭带回来,然后交给阿输,自己出去买奶粉了。我到得那么及时,刚好看到阿输抱着邦旭,就把他抢过来。他就开始要哭了。我只好带他去看鱼。一离开鱼池,他又哭了。我把他抱到家里去,他哭。把他抱到外面他也哭。阿输不停的拿着那个奇怪的绒毛恐龙来哄他,他就静一下子。然后因为扛不起那张桌子,他又哭了。


我的手快要断了,可是一个五个月大的小宝宝才不管这些。他继续哭。我只好把他抱到外面去。他还是很努力地哭。志强和阿龙在工厂前聊天,阿龙想帮忙哄邦旭,邦旭继续哭。这时,表姐夫骑着摩托车经过,小家伙忽然停下来听。表姐夫看我们手忙脚乱的样子,就停下来取笑我们,顺便帮我们骗一骗小家伙。谢天谢地,邦旭终于不哭了。



这样我可以把他抱回家去了吧。阿东刚好回来了。快快把孩子还给他。不久小家伙又哭了,阿东又把他交给我,因为他要把车上的东西搬下了。哗,一转手,哭得更厉害,我也要哭了。喝奶时间还没到,喝水又不要。一个抱枕塞过来,立刻把抱枕抱得紧紧的,还一边往抱枕涂口水,一副陶醉的样子。原来是要睡了。阿东把他抱到房里去,放在床上,他又大哭起来。摇篮还没装好,阿东又把小家伙交给我。这家伙的头那么大粒,哭声那么洪亮,我的手真的快要断了!


阿东七手八脚装了摇篮,发现少了一个配件。Ohno!怎么办。又把小家伙抱出去外面哄骗。终于看到救星了:那张摇椅!抱着小家伙坐上去,摇呀摇,终于在自己入睡之前把小家伙摇昏了。


小宝宝,好可怕!


祝阿东今晚福星高照。

Friday, June 19, 2009

来一窝蜂瘦身

秀凤穿了一身黑,紧身衣还塞进闪闪发亮的裙子里,好像有点曲线了。问她是不是瘦了。她说是,因为她做运动。然后更小声地说出重点:吃代餐,就是减肥成功从两个变成一个的叶大姐所吃的那种产品。

坐在附近的秀芳听到了,也加入话题。原来她也在吃着同样的东西,好像叫Herbal 什么的。然后她就很兴奋地把这个仙药的神效告诉我们:“吃了之后,该瘦的地方瘦,不该瘦的地方还是很伟大;皮肤变好,痘痘消失blah blah。。。”

哗,这么神奇,那我能不能让我的脸变大?脸这么小好像很没福气,只有笨蛋明星才要巴掌脸。我要一个大饼脸。

我好奇地问了价钱和食用的方法。秀芳指了指梅兰,说她们是跟梅兰买的。这时阿五也听到了。我们原本两个人的对话变成了小组会议了。然后秀芳站起来,她们就觉得她也瘦了。秀芳说肉粽子也在吃着这种产品,大家又说:“是呀,肉粽子也瘦了很多!”

不知道是她们失去思考能力,还是我的眼睛坏了,因为昨天我还在想,肉粽子的衣服真可怜,差点就被她挤破了。

既然那个仙药那么神奇,我们一定不可落在人后,一定要跟大队,那是我们这里的优良传统:做什么都要一窝蜂!我就骗阿五跟我一起买,因为她最好骗。秀凤立刻反对:“喂,你哪里可以美过我?让我美一下啦!”

哪里可以让她一个人美完,我们一定要跟她一样美的。阿五又反对了,只有她可以减肥,我不可以。这些人个个只可以自己美,别人是不可以美的。好,没关系,我们来吃同样的产品,你减肥,我增肥好了。我要一个大饼脸。

美兰拿出一张纸来让我们写名订购。阿五问多少钱,我催眠她不要问价钱,大家买,她也买就对了。写了名字之后,阿五得意洋洋地告诉我:“我比你厉害,我还多买一个蛋白质呢!”

我装出O形嘴说:“我没钱呀!”

她立刻垂头丧气地说:“啊,啊!我竟然没想到价钱!”

看,我们的市场都大多好,不管卖什么,大家都一窝蜂的买,连价钱都不必考虑。

Thursday, June 18, 2009

心理变态

一进入生活技能室,班长就来投诉说“罐子”刚刚用黑板擦拍4G班同学的脸。

这已经是“罐子”第N次作弄同学了,他的恶行真的是数也数不清。

“罐子”承认他真的有这样做。我努力的压抑着我想用黑板擦拍他的脸的冲动,问他想不想让别人也这样对待他。他当然摇头,手已经伸出来等着被打。既然手已经伸出来,就表示说知道自己做错了吧?

过了半小时,给每个学生一人一把手铲,让他们去沙池挖沙,准备培植土。结果又有人来投诉了。又是“罐子”干了好事,人人挖沙往自己的培植袋里装,“罐子”挖的沙是往同学的脸上泼去的。

把“罐子”叫来问。他又把手伸出来。又是说他知道自己做错事了啦。

勇于认错,绝不改过,原来是这样的。

Wednesday, June 17, 2009

哭包童军

放学了,4A班的学生陆续离开,楷宾走来问我:“老师,我妈妈问你,我适合当童子军吗?”

呃,这个嘛——

三天的训练营,出现了两宝。一个是不知如何跟人家相处的林俊杰,另一个就是早午晚一天至少哭三次的楷宾了。天气热,哭;地上烫,哭;人家叫他大肥,哭;脚痛,哭;食物不适合他吃,哭;体能训练做不到,哭。整天哭哭哭,第二晚甚至是嚎啕大哭,还一边哭一边拍门,大喊大叫说要回家。太俊出尽法宝,给他心理辅导都无法让他安静下来。我们都已经摸清他的底了,根本不理会他,只有太俊不信邪,自讨苦吃。最后派他去帮小魔女计算比赛成绩,哈,忘记哭了。再看清楚些,怎么哭了那么久,一滴泪都没有?

这么爱哭的楷宾到底是谁?身份一揭晓,大家的眼镜都差点跌破了,4A班的班长!

那么楷宾到底适不适合当童子军?

三天的训练营他不是挨过了吗?他说:“我可以参加童子军,可是我不要有camp,因为我的脚有点痛。”

我的脚也痛呀,那是因为我们的expedition走了很长的路。我们已经很幸运了,因为那天带路的人竟然没有带错路。平时连参加越野赛跑也会迷路的路痴竟然能够带着我们穿过大街小巷,顺利地回到学校,而不是去到Bukit Tambun,我们真的应该感谢神了。这么一点点痛,算得了什么?

楷宾又再问我:“我妈妈要知道,我到底适不适合当童子军。”

我的心说:“你当然不适合,童子军又不是哭包团体。”

不过我的口说:“你不适合当童军,可是你需要当童军。”

Tuesday, June 16, 2009

过招

要拿政府的钱,真不容易。马是狸呀女士一年一花招。前年要我呈交学生名单和各种花费收据,支票就直接开来。去年说支票必须开给供应商,害我还找了个同党来联手取回那笔钱。

今年的花招好像又跟前年的没什么分别,支票又会开给我。为了凑足七百块钱的整数,所有的单据都挖出来,结果早就超出七百。不足七百不可以,因为我申请了七百块钱的津贴。那么超出可以吗?不是不可以,可是最好不要。因为超出的钱从哪里来?你必须写一份报告,解释你怎样生出那笔多余的钱。

马是狸呀说:你必须凑足整数七百,因为你申请七百,你要想办法生出那些单据来,让那些三十一仙呀,八十五仙的花费凑成零。好,没关系,我和我的同党有备而来,我们有一大堆空白的单据,任我乱填。甚至还有印章!剩下一张,就走出去逼学校旁边的迷你市场老板帮我盖个印。大功告成!

要七百,就七百;要骗钱,有什么困难的!

Monday, June 15, 2009

开学的沮丧

两个星期的假期好像两个月那么长,把学生全忘掉了。

最讨厌星期一,节数多到要死,还要教4J班!真沮丧。

才两个星期没见面,那班家伙就忘了规则,门都还没真正打开就冲进来了。我已经那么沮丧了,还要这样来刺激我。结果就全被赶出去,等我把两扇门都打开了,才重新进入生活技能室。不知道是因为我这一副晚娘面孔吓着他们,还是他们自己知道犯错了,竟然个个静若寒蝉,还互相提醒同学不要吵。

哗,4J班的学生能够闭上嘴巴,天降红月亮了!

由于两个星期没用,桌椅都蒙了尘,大家只好先打扫。切好一个瓶子,叫一个学生拿到办公室去放在那儿的洗手盆上。我知道,我知道他们的资质有限,我缓缓的,重复了三次,还比手划脚指着办公室给他看:“你走进办公室,直走,不要转左边也不要转右边,就是直走。走到尾端你就看到一个洗手盆。你就把这个瓶子放在洗手盆上的盒子里。”

一个印度学生听到了,就自告奋勇地要陪他去。他们去了好一阵子,回来时不但把那个瓶子也拿回来,里头还装了一块肥皂,就是那块老师的洗手盆上的肥皂。

唉,我知道,我知道就是因为资质差才会念J班,可是真的差到这样吗?

幸好后来带他们去寻树寻花时,他们找到后高兴得又叫又跳,雀跃的样子很可爱,要不然我的沮丧不知要持续到何时。

好不容易挨到下课。智鸿走进了,拿出两包药来吃。他说被摩托车撞伤了。幸好只是皮外伤。志峰跑进来,拿起智鸿的药看了看,说:“哗,你吃相思豆!”

我拿过来一看,果然很像相思豆。

因为不是他们的班主任,所以他们全都很可爱!可惜,再过几个月又要离开我了。

Sunday, June 14, 2009

献血者日

因为心里悲伤,所以要去捐血。。。
虽然路途遥远,可是我坚持要去捐血,因为悲伤,因为今天是世界献血者日,我必须把我的悲伤像放血一样地放掉。

大家已经在教师节期间捐了血,只好找别的牺牲者。想到Kit,他却在别人的婚礼中做鸡婆,还说昨天刚喝了酒,不能捐血。有这样的规则吗?为什么医生从不曾问过我有没有喝酒?因为我不像会喝酒的人?

Kit还反问我两次:“你不知道吗?你不知道吗?”然后还踹我一脚:“你叫你的男朋友陪你去啦!”

如果他在我面前,我一定踹他三脚,让他飞掉!

然后因为上一次在斗母宫捐血的经验太惨痛,所以今天先打个电话去询问。对方有点支吾,人数大概不会少。可是因为心里的悲伤无处流放,还是坚持要去。幸好打了这通电话,要不然一定跑到德教会去碰门钉。

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什么用途。拿了编号后就是等。193,就是说还没到达两百人的目标。到了197,工作人员开始大声讨论、期待。最后他们当然达成所愿。


等待的过程不是很长,看看人,看看花,
还看到被蒙上眼睛的神像,不知用意何在。
原来这是德教会的济慈善社。
到处都是这些内容怪异的卡片。
他们书写之前大概没征求过华文老师的意见吧。

护士为我插针时,温柔的安慰我。大概我的脸色已经讲明我很怕了。其实我真的很怕。两名工作人员拿着我的捐血卡站在我的床尾,窃窃私语。我就祷告他们把所有剩下的礼物全送给我当奖励。

虽然很怕,可是护士把血包拿起来时,我还是偷偷看了一眼。这一次鼓鼓的一大包,比平时多了很多。悲伤真的可以化为力量!

捐了血后又得到两个袋。我的环保袋已经很多了,不要再给我了,直接给我钱吧!

护士又来跟我谈话,想要给我心灵安慰。她问我捐血多少次了。我说二十三次。她应该明白我的怕是不能医治的了,所以就换个角度来惋惜我竟然捐了二十三次的血却还没有打B型肝炎的预防针,没享用到政府给我的福利。然后就叫我三个月后再捐血,就可以去医院打针了。

工作人员把我的卡拿去,原来是为了多打印了一张证书给我。幸运号码是23。我很想追问他们,第一次捐血的人是不是拿到一号?

“放了血”,心情好像也好多了。到Econsave去买鱼,结果因为坚持要用自己带去的纸袋装鱼,就被三个称鱼的马来仔取笑了很久。

这么没知识,难怪只能在那儿称鱼。

Friday, June 12, 2009

辍学生的歪理

炎炎一打电话来,我就心跳一百,很怕他跟我说:“老师,我要结婚了。”

幸好他说的是:“老师,年尾我也不能去你家了。”

因为上个星期他不能来,所以就约他十一月假期才来。

我还没有百分百放心,问他:“你不是要结婚了吧?”

炎炎大笑说不会那么快,他会自爱的。

哈哈,姑且信之。

那么年尾为什么不能来呢?炎炎说:“每次到了学校假期,我们就特别忙,要到处去‘跑sales'。”

真的定下来工作,不念书了?

炎炎自豪地说:“一个月有两三千的收入,我是top sales。”

我大吃一惊,谁还要念书?

“你确定你做的是正当的工作吗?”

炎炎信心十足:“正当,绝对清白的,不是黑道。”

我说我有点担心。他说:“你还是担心阿富、喂P那些‘读书仔’比较好。他们读完书出来都不知道有没有工作做。”

啊~

比目鱼

致Blur女人,

比目鱼不是我踩扁的,真的不是我!


Thursday, June 11, 2009

训练营

因为话剧比赛,小朋友发明了猩红椰子树叶梗花束。
等不到老师买饭回来,只好去拔河。消耗更多体力,晚饭就不会被浪费掉。
劈炭也要摆好姿势。
好诡异的演唱会~
太俊老师带领的台上街舞,


化装比赛,
烈日当空,小朋友努力地拾柴生火煮午餐,老师和中学生烧炭吃火锅。
咦,小魔女吃杯?
第三天,小朋友自制三文治。
吃完三文治,步行到老人院表演。神奇的阿田、太俊、柏林和一强竟然能够在短短的两小时之内个别排好一支舞蹈。
四组小朋友呈现的舞蹈都很成功
临时还来了文康,加了吉他演奏。

表演完毕,院方安排大家去用餐,还送我们礼物!所有的人都有,小朋友,老师,中学生助手。。。我们面面相觑,很尴尬。我们空手而去,没捐献任何东西,竟然还又吃又拎!




这次的训练营,上帝派了很多天使来帮我。很多很多的天使。。。

我却因为眼中的一粒沙,看不到这些天使们,

所以该死!

感谢所有的天使们!

Wednesday, June 10, 2009

遗憾

不能好聚好散,遗憾。。。


给你一碗桂花酿
碗底全是碎花瓣
甜的那么淡
心是多么伤
满脸是泪的我
你看也不看

为了和你好聚好散
不敢说出多悲伤
你的心已淡
我的情未断
怎能相信我们
还来日方长

请你喝完桂花酿
从此不再为你想
怕你又是我的方向
永远都为你心乱
心乱

请你喝完桂花酿
如果你真的可以忘
不再说该谁欠谁还
相不相爱都无关
~张宇 桂花酿

这一天就该散了

谢谢不用再见

妈的,还跟你这贱男耗了这么久!

你妈的!

Sunday, June 7, 2009

又一天

到JUSCO去,还没吃午餐,不知何去何从。有人提议吃KFC。又是鸡!所以当我看到KFC对面有卖意大利面的餐厅,我就说我要这个,忘了抬头看看人家的招牌。然后一打开菜单,就有种待宰的感觉了。

我又不是天人,为什么要付天价来吃一顿午餐?我说我要走了,我真的要走了。所以我真的走了。大家就只好跟着我溜走了。

后来才知道,那是Secret Recipe。结果我们的下场就是回到KFC去排队。墙壁上贴着一张卡片,写上各种食物的热量。结果原本看中的东西立刻放弃。只好吃草。

吃草完全没有热量,因为连千岛酱都被遗漏掉了。看到鸡肉丸的热量不是很高,就点了一份。一看到那个盒子就差点笑掉牙了。那么“”!打开来看,噢,好呀,足足有两“大”粒!真不知KFC的那些“剧照”是用什么相机拍出来的,那么骗人!
草没有热量,鸡肉丸那么“大”,那么“多”,只好又点了一份fun饭。那块鸡肉就“益”旁边的肉食动物好了。
吃饱后,到超级市场去,命令某人买两粒桃给我,结果得到三粒。某人问我,桃需要选的吗,我说不需要,因为全部都看起来美得不得了。结果得到两粒破的。所以结论是:桃是需要选的。
过后大家到大众书局去翻书,一边翻,一边品头论足,笑餐饱。然后就依照惯例,空手离开。

要离开商场,又分不清方向了。有人说车停在二楼,有人说我们是从KFC那一层进来的。经过一家拉面店,看到人家用木材做装饰兼当围墙,立刻拿出相机来拍照。

某人就鬼鬼祟祟来到我旁边说:“小姐,这里是不可以拍照的。”所以我就拍两张。他们却闪进电梯里去了。竟然想撇下我!我哪里会让他们得逞?我们进了电梯, 还是搞不清我们到底是从哪里进入商场的,结果就在电梯里讨论,任由电梯又上又下的,还是没有结论。最后就从底层出去,再到另一端搭另一部电梯从二楼出去停 车场!

结论是:整车人都是方向白痴!

离开JUSCO,我们又到另一家商场去大肆采购训练营要用的东西。推着那一大堆货物,我们很像要逃难的人。然后又把这些货物载到学校去收。也不知道到底应该收在哪里最安全,哪里都有老鼠!生活技能室当然不落人后有最多老鼠,只好用篮子把所有的食物盖起来。可是那些无聊少年又发挥无穷想像力:老鼠用长长的牙齿把篮子咬破。。。老鼠合作把篮子抬起来。。。

还是催眠老鼠吧——这里没有食物。。。这里没有食物

天价电话费

Maxis的收费是以天价计算的,我憎恨它。

它给我们各种优惠:久久送我们一点钱,几千个免费的SMS,用五块钱增值十块钱。。。

生日当天可以免费通话,当然还是只限Maxis。所以今天我才能跟连新讲久久,讲到手机发烧耳朵痛为止。我要得回票价。

讲够之后,我还是憎恨Maxis。什么时代了,还以天价来计算通话收费!

Saturday, June 6, 2009

谁生日

早上,素燕传来短信,祝我生日快乐。

中午,小魔女又传来短信,祝我生日快乐。

我开始失去信心。。。

我的生日,到底是今天,还是明天?

Friday, June 5, 2009

坏心情快快走开

心情很差,连新竟然撇下我跑到柔佛去,害我无处诉苦。疯狂购物跟疯狂大吃应该可以让心情平静吧。所以决定去乱吃,然后去Carrefour乱花钱。

Carrefour竟然有 Book Fair,一大堆的书每本只卖五块钱。为了乱花钱,胡乱地拿了三本书,也不管里头的内容是什么。反正买英文书绝对值得,一本就可以看两三年。如果买中文书,一天就看完两本,多不划算。

最先让钱包破个大洞的是这包不起眼的东西,差点就被当垃圾遗漏在手推车上。九十多块钱的垃圾!

然后又“起笑”买了两个DIY的橱。一个“才”RM29.90。
要消除坏心情,除了疯狂花钱,大概还必须加上疯狂耗体力、耗时间。
不理这双手的死活,一回到家就开工。
明知道每次用了螺丝起子后,晚上手腕就会痛到睡不着,可是只要可以让我转移视线,忘掉不开心的事,痛就痛吧!

天还没黑,手腕已经开始痛了。。。

还有什么可以做,让坏心情彻底消散?

Thursday, June 4, 2009

goodday

看中草场入口处的一棵枯树,它肯定可以当柴薪,让小朋友们高高兴兴地煮好一顿午餐。这棵树到底死了多少年,没有人记得,甚至可能没有人发现它是死的。
带阿富去看,跟他说我要把这棵树拉倒,让学生当拆烧。他说:“它是活着的,那些叶子还是绿色的,还开了那么多花。”

对,整棵树都爬满了绿色的爪状叶子,开满了紫色的花,可是那是牵牛花!

带天下无敌去看,要他帮我想办法。他说:“哗,这么多花,这么美丽,不要!”

为了那些牵牛花,坚持反对我把那棵枯树当柴烧!他瞎了,看不到我们的学校整个草场的围墙都爬满了牵牛花!


竟然话不投机,就各奔东西。回到电脑室工作。师傅还在忙,阿田难得懒洋洋的、歪歪地坐着。问她们有没有去吃午餐,阿田立刻说:“就是现在,现在立刻去,走!。”说完两人就起身要出去了,一边走一边催我。从来不曾见过她们的行动这么快,每一次都是我等到脖子长,她们还不离开椅子的。结果今天害我手忙脚乱。

然后我们就去了“阿伯”咖啡店。这种咖啡店,来来去去都买同样的东西,一点创意也没有。我们只好点椰浆饭套餐。师傅说她请客。咦,为什么?原来她得到一千块钱的卓越服务奖。当然师傅等这个奖已经等到心儿冷了,可是还是意思意思请一餐以示欢庆。我今天偏偏误打误撞,撞上了这一餐。

当我们开始选食物时,师傅打开钱包,大叫一声说带不够钱来。然后就叫我借给她一百块钱,因为我带了很多钱要去缴付电费。我一边把钱交给她,一边大笑。真是搞笑。跟她说我们各自付钱,她又坚持要请客。钱借了给她,可能晚上我就得点蜡烛了。

训导主任看过有两颗心的咖啡图片,所以就点了。结果只来了一颗心。

我们看到套餐的图片,以为附带小小一杯果汁,结果来了一大杯洛神花汁。害我不能多点一杯咖啡。
吃饱笑够,师傅付了账后又把钱还给我,因为她倾囊后刚刚好够付账。然后我们又回学校工作。阿田独自画壁画,我和师傅在电脑室里差点睡着。然后就开始讲人家的是非来提神。讲完是非,打了一轮的牌,走到楼下就看到那个刚才我们正在谈着她的是非的人。

哗,大白天果然不可以讲人。下次讲鬼好了。


下一站,约了天下无敌到他家附近的老人院。之前先去乱兜,寻找探险路线。找到神庙,回教堂,只差兴都庙。那边那么多印度人,想象中一定不可能没有兴都庙的。结果竟然真的被我们找到,还顺道发现了迟钝儿童中心。

接下来就去老人院。竟然是一家酒店式的老人院。我们一到,铁门自动打开,害我不知该不该把车驾进去,想了很久。进去后,又不知道该走到哪里去,因为看起来像大厅的地方正在进行诵经活动,坐满了人。我们往一旁走去。笨蛋天下无敌看到满园的花草树木,就跟我说:“哗,他们的花比你家的还要多!”

笨蛋竟然拿一家“酒店”的花园来跟我的小庭院比较。

瞄到后院还有美丽的花园,叫天下无敌去拍些照片来。他拍了两张赶快跑,怕被当变态佬,因为那是女性宿舍。

兜来兜去找不到负责人,最后问了一个工人,被指示到大厅去。原来里面有个像银行一样的柜台,里面坐着几位工作人员。哗,太商业化了,连那个来跟我接洽的女人看起来也很商业脸。可是她一开始说话,就很友善,商业脸就不见了。我们谈得很开心,我想我看走眼了。

老人比较喜欢什么呢?竟然是看表演。那么这些任务就交给多才多艺的helper们啦。

解决了拜访老人院和探险路线的问题了,接下来只剩下一个谜团:是非精为什么要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之下约其他的helper明天开会呢?真好奇,要不要跟踪他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