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uary 3, 2009

又一春

星期五回学校开会,无惊无险又过了一天。四年级又缩一班,虽然还是教最后第三班,但却摆脱了JIK无止境的循环。因为主修科目的code是JIK,所以永远在I、J、K三班之间转来转去?什么歪理?没天理。

校长和第一副校长催眠功力深厚,也不知到底在说什么。报告狂换去当下午班主任了。她含蓄地老调重弹:“我们身为老师,应该有老师的形象,不要放学时间还没到就先驾车去排队等放学……老师的衣着方面,也应该要注意一下……”

校长补充:“我知道有些老师很‘潇洒’,去了菜市场就来学校,不过也不要穿着去菜市场的衣服来学校……领口要注意一下……鞋子有些还会咔咔咔的……”

不是我,不是我!不是在讲我,不用管他们!

第一副校长又强调分配时间表不容易云云。谁不知道?然后又不停地强调我们的学校比其他学校的福利好很多blah blah blah…谁不知道也有些学校比我们好更多?我们的流动性那么低,就是回报了。沦落到拿别人来比,就是说我们不是最好的啦!

开完会又回去办公室收拾打扫。

终于脱离坐了三年的末席,换到靠门口的第二排去。我和阿泰的桌子还是小得那么可耻。附近四张比较大的桌子宁愿放着摆空城,也不让我们用,因为有人说“这样比较好看”。什么屁话,好看竟然比我们这些做牛做马的班主任的福利更重要!

用武力就可以解决的问题根本就不是问题!不争取就没福利,在背后喃喃自语是没用的。先下手为强,立刻把马来老师的书架推走,再把可耻的小桌子也推走,把大桌子拉过来,它就是我的了!谁敢来要我的新桌子,请留下手臂!

结果?阿泰和秀凤就立刻有样学样了。我们三人换来三张大桌子,还不是那么“好看”!然后快快把全部家当塞进去,名牌贴上去,谁还敢来移动我们的新桌子?

不争取,只有看跟叹的份!

今天在报章上看到一则“男教师闯会议室伤人”的新闻。幸好昨天我们忙着聊天,没发现不满,没摔桌椅。

3 comments:

  1. 我没有我没有!你那条道上的?说!

    ReplyDelete
  2. 天呀,如果被你的学生看见了,会不会多几个流氓?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