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13, 2009

春羊

听到两个黄后在“小羊、小羊”的说个不停,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是非精肖羊,难不成她们口中的小羊就是是非精?忍不住去问了另一位老师。果然是,而且还是是非精自己取的。

肖羊的人好可怜,幸好师傅没听到。要不然人家改名,她可能要改生肖。

不久,黄后看到桌上的通告,这个补课的星期六将要举行挥春比赛。黄后说:“挥春比赛?有‘春’的人才能挥,没‘春’的人不用比赛啦!”

我们这些后进班哪来的挥春,就是意思意思派一两个学生去比赛涂鸦而已嘛。有没有春,没关系。

放学后,大家回到办公室,黄后跟是非精提起挥春比赛的事。她说:“诶,小羊,小羊,挥春比赛的条件就是要‘有’才可以参加,你有,你可以去比赛了!”是非精一直笑,可能根本不肯定自己有没有。黄后对是非精说:“我现在委任你做秘书,你立刻去发通告!”

是非精说:“发了通告,我就立刻被告!”

2 comments:

  1. 有春,揮春;沒春,叫春!

    炎黃子孫喜歡說黃話是應該的。

    ReplyDelete
  2. 小傻強:
    可惜沒举办这样的比赛,要不然小傻强可以混进来参加一份。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