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6, 2009

改变

阿田问我还有没有被轰炸。原来是要问我还有没有跟肥婆坐在一起。虽然还是隔一班,但座位却隔了一条通道。轰炸的程度就减少很多了。一抬头,对面还是看到一把温柔的刀。左边还是阿泰。好像没什么改变。

桌子换大张的了,正在努力恢复很久以前桌面干净无杂物的美好情景。温柔的刀忽然说:“现在我的抽屉在右边,桌上的文件也放在右边,真的方便很多了。”原来三年来她的抽屉在左边,人坐在右边,桌上的文件也堆在右边,那样的不方便她竟然能够忍受三年,三年都没想过要把那堆文件推到左边去。原来我对面坐了一个笨蛋。

当我还沉醉在不必被肥婆疲劳轰炸的快乐时,肥婆开始禁不住寂寞,跑到我的旁边来跟温柔的刀发牢骚了。温柔的刀老是伪装得那么温柔地聆听与慰问肥婆,被疲劳轰炸是她罪有应得的。但我是无辜的。可能我要学小胖子那样,把一瓶浆糊放在桌子边缘。。。或者摆放一排仙人掌。。。

后方跟我们相亲相爱背靠背的是五年级的老师。两个“黄后”就坐在我们后面,黄色语言满天飞,小朋友真的不适合进入老师的办公室,耳朵会坏掉。黄后好像也不把是非精当作一回事,在他面前也大开黄腔。不知道是不是“石头后面有虾”。

由于通道太小了,我们几个人背靠背的人开始练习像蛇一样的走路,可能再过不久,我们就会有S形的身材了。

4 comments:

  1. 正面看是S字形,不是側面,咔咔咔!

    ReplyDelete
  2. 笑笑没烦恼,哈哈哈……

    ReplyDelete
  3. 小傻强:
    正面看是Z字形!

    Estarfly:
    快乐。。。(昧着良心)

    David:
    这个“笑”是福建话!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