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4, 2009

道是非

有人开玩笑说下次要跟我讲他的室友的是非,让我强烈的想起某人。我也很想讲他的是非,可是别人也一样要讲他的是非。

我以为跟是非精是好朋友的田径教练有一天不经意地这样说:

“你那个朋友呀,一直念念念……”

“那是你的朋友!”我脱口而出。我不要这样的朋友。

“那是你的朋友!!!”教练凶神恶煞,比我更大声,还用手指笃笃笃。

原来男性也不要这样的朋友。

女性呢?她们这样说:

“你那个男朋友呀……”

一听就知道不会有好事。她们连名字都不愿意提到。她们也不要承认那个人是他们的朋友,她们要诬赖我。

“我只有一个男朋友,像白纸一样单纯,你要说他什么?”

“我说的是你那个学校里的男朋友。”

“那个是阿田的男朋友!”我推推推。

“阿田已经跟他一刀两断了。”

“我已经跟他碎尸万段了!”

我没忘记他们以前来帮我办露营搞小圈子半夜甜甜蜜蜜去装水球的事。我很小气很小气很小气,虽然不再生气,却不曾忘记!

珠珠不善道人是非,不知道怎样说下去,只会叹气。

是非精可以教她的,是她自己不要学,谁叫她不要认那是她的朋友。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