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30, 2009

非人生活

年初二是赌博天,赌鬼们聚集一桌,喊打喊杀,很可怕。
小鬼们排排坐满地,让志强表演“变魔术”来满足他的“欺骗小孩欲”。由于不可以说粗口只能用嘟来代替,所以志强只能说:“嘟。。。嘟。。。嘟。。。”
年初三,小朋友们来度假。其实就是来过两天的非人生活。学璋带了一大包食物来,包括两包米粉,刚好就可以代替露水当我们的晚餐。刚安顿好那包食物,学璋就问:“老师,几点弄午餐?”
真坦白。新年炎炎正好眠,就吃火锅好了。
吃饱后,老规矩,不管是少爷还是小姐都得亲自洗碗。不过有人不专心洗碗,还想抢镜头,害我还要花时间去划花他的脸。

小魔女忽然想起我的阿柏怪,便问我是不是肖蛇。

“我不是肖蛇的,我是没有生肖的!不过随便啦,你要当我肖蛇,我就肖蛇好了。”

这时我瞄到天下无敌静悄悄伸出手指来算,他竟然想算出我到底几岁。

“你不用算了,我根本不是肖蛇的。你要算,就给你一个暗示,我比你的妈妈小,比你的姐姐
大。”

这个笨蛋,我不久前还糊里糊涂地把薪水单给了他,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我的身份证号码呢。不过笨蛋是不会看到号码的,只看到SULIT而已!我吓他,说因为SULIT,所以一定要收好,要不然警察会捉他,结果几天后那张薪水单就完好无缺的回到我的手中了。

“有没有比较容易算的方法?”天下无敌希望我用代数来考他,以证明他其实没我想象中那么笨。他要有x,还要有y的算法。

“我比你爸爸小,比你弟弟大。”

越来越难算了。还是放弃好了。没事做,要算老师几岁,想被扁?

晚上多了两个人,喂P和炎炎。炎炎一头金发,原来已经停学了,去年连PMR都没有去考。看样子应该没去当双枪大盗。他戴了一边耳环,我把我的一对耳坠拿出来让他选一个。所以我们一人拥有一个,皆大欢喜。

半夜又再来了国量和俊豪,一屋子都是人。碧清跟着进来聊了一阵子。她说美美已经生孩子了,而且好像又怀孕了。才十六岁多,五个姐妹全走一样的路,不知是否可以用自作贱来形容她们。幸好碧清的目标是当大学生。

虽然一屋子都是人,但都是男的。小魔女开始念念有词了,她不停的考虑着要留下来住,还是要跟宏宏宏回家去。后来小魔女就叫学璋拿出一枚银币来让她抛。得到的结果是留下来,可是炎炎趁她还没注意到时就把银币翻过去。

后来,电脑弄好了,小魔女决定跟宏宏宏回家去。其实我不知道要不要留她。一间屋子有九个无聊少年,里头虽然有一个阿富,可是。。。一个女生应该还是回家比较好吧。

希望小魔女在自家的床可以发无数个美梦,而且美梦还会成真。



2 comments:

  1. 赌博还拍照
    知道不知道警察可以凭照片抓人的?

    ReplyDelete
  2. 哪里有人赌博?那是钱、扑克牌、手、盒子和桌子而已啦。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