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15, 2009

葬礼

一场葬礼,折腾了五天,劳民又伤财
老人家明明是九十多岁,讣告一登出来,却已经变成百岁人瑞了,因为“年龄不适合”。不适合?那么到底应该几岁死掉才算适合呢?

活到九十多岁,好好的一个肉身已经变成一截枯枝了,多可怕!还要活到一百岁?让枯枝变成粉屑?简直是折磨。

纸扎铺的秃鹰们很快就闻风而来了。到底子孙们要穿什么色的衣服呢?神仙和死人都不说话,代表会帮他们说话:“孩子媳妇穿白衣,孙子穿粉红色,曾孙穿大红的。”

第一次听到孙子要穿粉红色的衣服。大概是店里那些粉红色的衣服一直销不出去,所以就趁此机会,一次过清掉整百件!

反正连年龄都可以随意更改了,穿什么颜色的衣服又有什么所谓?结果一眼看去,白白白。。。粉红粉红粉红。。。鲜红鲜红鲜红。。。连续四晚人山人海一片喜气洋洋。

前两晚只是诵经,一片祥和,九点多就人道结束。

第三晚开始打斋,依照惯例,大家被斋姑和道士耍到团团转。幸好乡下的村屋空地是以上万平方尺来计算的,要不然根本无法容纳这么庞大的人群。整个打斋过程简直就是烟熏活动。

第四晚,手中的香从直径三毫米换成六毫米,烟熏活动更进一步了,个个眼红红泪汪汪的,拼命把香往高处举,怕被人烫又怕烫到别人。
终于来到第五天,又因为人数太多拖延了拜祭的时间。拖到中午,灵车才终于可以开动了。道士要穿鲜红色衣服的曾孙们走在灵车的前方,让他们拉着一条红布条。有些小娃娃走到路中央去,结果就被凶巴巴的法事助手骂了。大家纷纷交头接耳,不知到底要走到哪里才可以乘车。结果走了1.5公里路!

天,他们竟然没发现那些孝子孝媳们个个白发苍苍,还要这样折磨他们,让他们在烈日下走那么远的路!

到了火化场,又被法事助手骂。总之一直骂骂骂。希望他骂多一点,让愚蠢的人们早点觉悟。
棺木一送入焚化炉,这一边的仪式就告一段落了。可是恶梦还没结束。大家洗了脸,又回到丧府去继续受折磨。又要烧香又要跪拜又要被骂。
八婆说:“听说整个葬礼花掉三万多。”

听说收到的赙仪也是三万多。那不就抵消了吗?

八婆说:“人家讲三万多就真的是三万多吗?人家讲而已嘛!我爸爸说要叫他们算出来给他看!”

那个表情,那个语气——除了“唯恐天下不乱”之外,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形容词可以用。有了这些搅屎棍,小事肯定化大,大事肯定变暴乱!接下来肯定还有一轮没完没了的战争。

6 comments:

  1. 几年前我外曾曾祖母去世的时候,我穿过粉红色的。

    ReplyDelete
  2. 前阵子才看到你写四姑去世了,这次是谁?约好的吗?

    ReplyDelete
  3. 最討厭做忤作這行的, 總在人家心亂的時候吵死人. 其實很多儀式都是他們創出來的, 傳統根本沒有. 如果是我我會罵人.

    ReplyDelete
  4. 最讨厌这些人了! 我觉得做这行的可能本身就有点自卑(不是什么光宗耀祖的职业),所以这时候特别爱耍威风,仗死人的势欺人。

    我说大王阿,你怎没发威,把他们骂个狗血淋头呢?

    ReplyDelete
  5. 五代同堂啊,办笑丧吗?

    有些人就是宁可信其有的心态,花钱买罪受。

    ReplyDelete
  6. syan:
    我听过玄孙穿红色孝服,也看过曾孙穿粉红色的,就是没看过孙子穿。可能不久会出现孝子穿紫色孝服的也说不定。

    老头:
    某人的母亲,某人的祖母,某人的曾祖母,请自己对号入座。我也很怕她们是约好的,今年出席太多次葬礼了。

    Botak,小庄:
    家里死了人已经很伤心了,还要日夜被疲劳轰炸,那些道士斋姑真的很没道德。可是愚昧的华人俯拾皆是,结果这样的陋习一代一代地传下去。

    不过由于不是用到我的钱我的屋子,所以我没有骂人,只当看作看闹剧。

    tamiya:
    我们到了送殡回来才知道原来办的是笑丧,也不知道是谁出的馊主意。老人家明明还不到一百岁,也还没五代同堂,可是却当作一百零一岁。可能办笑丧收费比较高,所以大家就蒙查查被耍了。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