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5, 2009

一票难求

去年看了某名校的文娱晚会后,今年快快买票再去看。买了三张票之后,要再买第四张,竟然一票难求!真夸张。幸好后来小魔女给了我一张“票”。说是票,到手一看,竟然是一朵名誉主席的红色襟花!很尴尬咧。她说她还有一张嘉宾的“票”。我想这应该是一张真的票了吧?结果拿出来,又是一朵襟花。不过这一朵是橙色的。就拿这一朵吧。

(真过分,人家送我东西还要嫌东嫌西的!)

为了要霸占好位置,前几天就命令天下无敌等礼堂一开门就冲进去,睡在椅子上,刚好可以帮我们霸占四个位子。他说:“我不做这么白痴的事。”

做不到坦白讲啦,死要面子!

快到目的地时,这人只会打电话来吓我说已经有很多人在礼堂门口等候进入。意思就是说我必须快快快抵达,因为他是没本事帮我们霸位的!我又谆谆善诱地教导他:“你睡下去,刚好就可以帮我们霸占五个位子了!”

越讲越多位子,他必须去拉骨增高才能帮到我们了。

虽然我谆谆善诱,可是这人不能从善如流,我还是不要指望他好了。

接着小魔女又打电话来问我们要坐在哪里。我当然可以别着那朵橙色襟花跟她一起坐在嘉宾席,可是其他人呢?我告诉小魔女,我已经叫天下无敌帮我霸位了,可是他不敢。小魔女立刻说:“这样容易的事情也不会?叫他睡下去就可以了啊!”

看,我们有脑的人都知道要怎样霸位啦。亏那个天下无敌平时还自以为IQ高,这样的招都不会!

路过那某名校,先把恶少和心怡赶下车,叫他们走到礼堂去,我还要去载双头蛇KIT。KIT正在帮一棵树拍照。一上车就跟我说:“如果不是你陪我去看,今天我就不去了。”

我还以为他有一大票同学跟他一起去呢,结果原来就他一人。

真可怜,在这美好的周末还要跟老师一起去看表演。

我们到了那某名校的礼堂前,竟然还看到恶少和心怡站在门口。派他们先去真是白费心机。接下来要进去了,那朵橙色的襟花谁也不敢别再身上。KIT说:“你拿着就可以了,他们就会让你进去了。”说得好轻松,我马上把襟花塞入他的手中,他也马上吓到弹开。

哈哈,什么事情都是叫别人做最容易的啦!所以睡在椅子上霸位这样的工作,当然要派别人做,哪里可以亲自上阵的?

进了礼堂,随便找了一排位子让KIT和心怡暂时坐着,小魔女带我去看嘉宾席。天下无敌看到我,只会说他无法帮我霸到位子。这样啊,我也无法还他钱了。

我们走到嘉宾席,看到一大堆的空位子,也看到一堆学生。立刻叫凯健帮忙留六个位子。他们立刻就行动了:放下水瓶节目表之类的东西。所以我们就移师到那一排去了。

KIT一边看表演,一边赞叹:“哗,他们的人才真的很多!”

我说:“你亏大啦!”

竟然有人在一所中学念了五年书,从不曾去过自己学校举办的文艺晚会。

小魔女千吩咐万吩咐,一定要留一个位子给她,等她的工作(表演?)完毕,她要跟我们一起坐。原本我们的旁边和前方还有很多空位,可是大家很专心的看表演,看呀看的,空位就不见了。小魔女来到时,没位子坐了,只好坐在我的腿上。以她那区区三十多公斤(还是二十多,或是只有十多?)的重量,当然没问题。问题是她比我还要高,还坐在我的腿上,后面的人肯定很想打她,所以她就跑到通道旁去独自坐着。

真对不起小魔女。

后来才知道,原来小魔女演的是那块写着“首都”的布景板。希望明年她演的是女主角了。
然后我们还学了一个生词:中阮。就是那个像吉他一样的乐器。
既然有中阮,会不会还有小阮和大阮呢?

KIT还趁机拿了他的新玩具来给我们看顺便推销——他代理的Transformer魔术方块。
结果台上眼花缭乱,台下也眼花缭乱。

3 comments:

  1. "竟然有人在一所中学念了五年书,从不曾去过自己学校举办的文艺晚会。"

    ...
    我也是从来没有去过。。。T_T

    ReplyDelete
  2. 说真的,是有大阮和小阮这两种乐器的~~
    还有一种叫月琴的乐器,跟中阮也很像的哦~~
    不错哦,还有文娱晚会...我们学校都没有...
    就算有也不会让华人表演的~~呜呜...
    那时他们马来"X"的天下~~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