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18, 2009

“吃”课程

第五次的LDP课程,大家先来练瑜珈。一些老师坐着隔岸观火,真是走宝。瑜珈老师愿意在星期四放学后为我们开一班,秀凤擅自帮我报了名,然后说:“我已经帮你写名了,管你呀!”

大家练出魔鬼身材(身体打结了)后就去学习如何吃得健康,让人生变得十全十美。
一字排开,都是搅拌机、搅拌机、搅拌机。问了价钱,一整套四千多令吉。现代人真是发神经,要吃蔬菜水果竟然必须花四千多来买一套辅助机器。直接放进嘴巴里咀嚼不就行了吗?
主持人搅拌了好几种蔬菜汁让大家品尝,连蕃薯叶也出场了。
我们的优良传统就是——凡事都要一窝蜂,大家无法忍受一杯一杯的分那样缓慢的速度,所以就蜂拥而上冲向前去抢滩了。
连陌生人也出现了。总之人家搅拌出什么,我们就喝什么,喝了才猜测。
一台台的机器提醒大家,要健康就必须有钱。有钱才能买到健康!
十谷米终于被搅出来了。最难喝的就是这个主角。也不知道十谷米到底是什么东西。打开说明书看看,每一种蔬菜汁都有不同的功效。我们全喝了,大概所有的功效都化为一了——就是拼命跑厕所!

大家很怕输,奋不顾身非要把所有的蔬菜汁喝光不可,结果拖延了第三个环节的时间。阿嬷私房菜的主持人已经准备了,可是大家怎样也不肯乖乖坐下,把司仪的话当耳边风。大王就开始骂人,可是没有人理睬,因为抢吃太重要了。司仪报告了又报告,劝告了又劝告,一直到所有的蔬菜汁果汁全喝光了,大家才肯回到椅子上。

从照片上看来,阿嬷私房菜的厨师娘娘的。所以我想象会看到一个不男不女的怪人。
可是节目还没开始时,他只是低调的在准备糕点,我们过去拍照,他也只是微微笑,又不觉得有娘味。大概认真的男人是没娘味的吧。
可是当煮食环节一开始,咱们的阿嬷私房菜师傅一接过麦克风来说话时,就破功了。果然不出我们所料,就如照片上看到的那样。他伸出兰花指说:“我不要介绍我自己了,因为我的女朋友、男朋友每天都不一样的。”

坐在我旁边的文老师竟然对我说:“哗,他讲话的方式跟你一样。”

我。。。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每天有不一样的男朋友、女朋友?冤枉啊!

虽然这位容师傅说话娘娘的,可是态度很谦和亲切,反而旁边那个好像是赞助商的大叔很乞人憎。容师傅带来了三种娘惹糕点及示范了三道菜:加必丹鸡、阿叁虾和墨鱼kerabu。煮好后,大家又抢吃一通,盘盘见底。

4 comments:

  1. 如果那些是屎水, 而你又不告訴他們, 他們也會搶來吃.

    ReplyDelete
  2. Botak:
    你真了解他们。

    ReplyDelete
  3. 现代人真是发神经,要吃蔬菜水果竟然必须花四千多来买一套辅助机器。直接放进嘴巴里咀嚼不就行了吗?

    不是现在人才有的事,人一直是如此,不甘心平凡落寞,做什么事总要灌以一些富丽堂皇(好听)的名称/堂。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非要找些好听的借口。听起来的确有点犯贱,其实只是希望一切都被安排得妥当而已。这是内心世界一种复杂的挣扎,而每个人挣扎的等级和层次看起来都不同。

    这一切其实看一个人用心的程度到那里。如果人肯“直接放进嘴巴里咀嚼”固然好,偏偏有些人就不肯,所以身体也就不健康。如果那人固执己见,难道要把蔬菜塞进他嘴里吗?

    我就看过一个故事,有个小孩书法些得不错,因此心生傲慢,这也限制了他的进取心。有天有幸遇见一位有名的书法先生,就向书法先生求教。

    书法先生在明白了他的问题后,提出可以教他,但是必须要用书法先生的笔和纸。书法先生的纸可贵了,要一两银,小孩虽然出身小康,也知道十两银的价值很高。但是由于他真希望能向书法先生学点什么,也就答应了,向父母要求了许久,父母亲也给了他十两银。

    望着十两银一张的纸,小孩久久不敢下笔,深怕写错字…

    太长了,有点懒惰打,你应该也猜到结局了吧。因为他在乎那十两银,所以把字写得很好,先生后来告诉他那叫‘用心’,也把银两退回给他。

    ReplyDelete